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8年9月18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2018年9月17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七: 基督教的詩學——激情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七: 基督教的詩學——激情
 
拉斐爾『西斯廷聖母像』 WIKIPEDIA

[提要]夏多布里昂認為,基督教本身就是一種激情,它改變了人的激情的性質,使激情與愛混合為一,從而形成藝術創造的原動力。那些殉道者、忍受孤獨的沙漠教父,都以一種崇高的激情,追求人類的至善與博愛。在這些激情轉向藝術創造時,人類精神世界最偉大的作品誕生了。

問:上次你談到夏多布里昂認為基督教最有利於藝術創作,何以見得?

答:如果我們熟悉西方藝術史,從詩歌,繪畫,雕塑,音樂,戲劇,各個藝術種類看,你會發現有相當一部分偉大的作品,都是基督教精神的形象化、形式化。夏多布里昂的分析是從聖經開始的,他用荷馬史詩和聖經作比較,認為兩者同樣崇高偉大,但是聖經的語言風格卻更多樣化,有摩西堅定簡練的宣告,有約伯哀歌式的祈求。荷馬史詩中的崇高是漸漸達到的,聖經中的崇高卻如閃電,一下子擊中你。他列舉許多重要的作品,有米爾頓的《失樂園》,塔索的《耶路撒冷的解放》,但丁的《神曲》。他仔細分析基督教的精神是如何給作者靈感,而這些基督教的題材又如何升華人的精神世界。在夏多布里昂看來:“基督教是一種具有兩面性的宗教,它關心精神存在的本性,也關心我們自己的本性。它使上帝的奧秘和人心的奧秘齊頭並進,為了揭示上帝,它揭示出了真正的人”。夏多布里昂認為,在基督教中,宗教性和道德是單純的,是一回事兒。聖經告訴我們來自何方,我們的本性是什麼,為了我們,上帝之子犧牲了生命。摩西、耶穌基督、使徒、士師,呈現的都是人的形象。在基督教中,上帝和人是始終聯在一起的。他斷言:“這就是詩人應該在基督教中注意到的,無可估量的優越之處”。

問:這是談文學,要說藝術家創造的基督形象,那繪畫更直接具體。

答:繪畫在這方面的功績,並不是要簡單地去彰顯上帝的形象。別忘了猶太教的《舊約》中是嚴禁為上帝造像的。摩西《十誡》第二條就規定:“不可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做什麼形象,彷彿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可有關基督的形象,在西方又是到處都有,那些教堂彩繪玻璃,講的全是聖經故事,很多大教堂會把耶穌基督最後走的苦路一站站雕刻在牆上。這其實是傳教的需要。2000多年前基督教誕生時,沒有幾個人能識字兒,怎麼辦?畫連環畫,讓信眾直接看到聖經中所宣講的內容。這個口子一開,偉大的藝術作品就如雨後春筍,像東正教專擅的聖母像Icone,在聖彼得堡的埃爾米塔什博物館,專門有一個大展廳,裡面全是美不勝收的聖母像。當然,文藝復興的意大利,繪畫傑作多和基督教有關,像米開朗基羅的《創世紀》,拉斐爾的《西斯廷聖母像》,達芬奇的《最後的晚餐》,全是絕世傑作,無價之寶。何以能夠如此呢?夏多布里昂的解釋很獨特,他認為畫基督教形象的大畫家們有一個老師,這個老師就是上帝,它是第一位藝術家,因為它用它有力的雙手輕輕地團了一塊泥,用它自己的形象造了一個人。夏多布里昂認為:“對我們來說,這畫的第一筆,就存在於上帝的永恆觀念中了,世界看到的第一尊雕像就是這團泥,它被造物主的呼吸灌注了生氣”。因此他斷言,基督教比其他宗教更有利於繪畫,因為它給繪畫提供了一種神秘的精神,讓人物的面貌呈現出更崇高的色調,從肉體中能夠更好地感覺到靈魂。它給藝術提供的主題比古代神話更豐富更感人。

問:無論夏多布里昂如何解釋,基督教給繪畫藝術提供了取之不盡的題材,這是個不爭的事實。

答:當然,而且基督教精神不僅激發了詩人、畫家,也激發了音樂家。他在書中專門寫了一節,論基督教在音樂中的影響。在他看來,那些具有宗教性質的音樂,擁有兩個基本條件來達到和諧,那就是美和神秘。他說:“歌聲來自天使,和諧的源泉在天上”。無獨有偶,夏多布里昂從宗教中看到的東西,老黑格爾從哲學中也看到了。他說:“如果我們可以把美的領域中的活動,看作是一種靈魂的解放,那麼把這種自由推向高峰的就是音樂了”。音樂的這種解放靈魂的功能,在宗教中更突出。夏多布里昂列舉格利高里聖詠、佩爾格萊茲的《聖母悼歌》,他讚美格利高里聖詠的五聲音階和自然相和諧,卻認為佩爾格萊茲的作品,超出了宗教所需要的單純性。我們只能在夏多布里昂的論域內理解他的意思,因為從音樂學的角度看,五聲音階並非自然音階,他所謂的自然是指真正的大自然,比如他說:“自然不斷地彰顯對造物主的讚頌,沒有比橡樹和荒漠里的蘆葦,在風的伴奏下,唱出的頌歌更具有宗教性了”。他甚至認為,宗教音樂家“應該了解樹和水發出的聲音,他應該聽得見隱修院中回蕩的風聲,聽得見瀰漫在哥特式教堂、墓地草叢和地下墓室中低沉的嗡鳴”。

問:可宗教音樂並不都是簡單的吟唱啊?

答:當然,像巴洛克音樂,在作曲技巧上,在對曲式、對位、和聲的理解上,都已經達到了極高的水平。夏多布里昂似乎不知道巴赫的音樂,巴赫1750年去世,宗教音樂在他手中已經登峰造極,但是巴赫死後,他的作品就湮滅無聞,直到19世紀,門德爾松發現他,重新演奏他的作品,人們才發現以往對音樂真是一葉障目不見泰山。所以貝多芬才會有“巴赫是大海!”的讚歎。像他的《b小調彌撒》,《約翰受難曲》《馬太受難曲》《371首眾讚歌》,把宗教音樂,或者說把音樂中的基督教精神發揮到了極致。而夏多布里昂的《基督教真諦》1802年出版,所以他不知道也在情理之中。我相信,以他的悟性,一曲巴赫,就能讓他折服絕倒。但無論如何,他對基督教精神影響音樂的判斷,還是相當準確的。

 

 

 

 

 


同一主題

  • 法國思想長廊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六——基督教的真諦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五——論僭主政治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四——對革命的思考

    想了解更多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一: 對革命的反思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一: 對革命的反思

    [提要] 托克維爾研究美國的民主制度,並不是出於理論的興趣,而是為了他的祖國的未來。他的晚期寫作,集中於法國政治,他仔細考察了法國大革命的前因後果,對這場震驚世界的革命,他發表了真知灼見。他指出了大革命的必然性,理想主義和英雄主義的激情,也指出革命有可能為新形式的暴政鋪平道路。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數的暴政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數的暴政

    [提要] 多數原則是民主社會的基本原則,它建立在人民主權之上,但它又確實可能造成對少數的壓迫,形成多數的暴政。托克維爾指出了美國民主制度的問題,也指出了美國政治制度設計中對這些問題的防範與解決。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九: 警惕多數的暴政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九: 警惕多數的暴政

    [提要] 托克維爾認為,在美國,多數對政府的統治是絕對的。在民主制度下,誰也對抗不了多數。但是,他又極為睿智地指出,多數並不具有絕對的無上權威。如果多數的權威是不加限制的,反而會引起立法與行政的不穩定,甚至造成禍端,因為無限權威是一個壞而危險的東西。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八 :自由——民主社會的最高價值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八 :自由——民主社會的最高價值

    [提要] 在托克維爾心目中,建立民主社會的目的,不僅僅是創造一種新的統治形式,而是要造就出熱愛自由,懂得自由的人格。他們不是社會中汲汲於私利,在專制權力下碌碌生活的庸眾,而是捍衛民主價值,創造更高精神生活的獨立自足的個體,也就是葆有民主人價值的自由人。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七:民主的危險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七:民主的危險

    [提要] 托克維爾相信,民主在全世界的進展是不可阻擋的。但是作為一個冷靜的思想家,他也尖銳地指出,民主的實現,民主社會的民情,隱藏着一種危險,這就是民主可能會不知不覺地將社會帶入一種新型的專制,它會使人陷入一種“嚴密的、溫和的、平穩的奴役”。

  • 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六:人民主權原則何以能在美國實現

    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六:人民主權原則何以能在美國實現

    盧梭的人民主權說,曾遭到貢斯當的批評。但托克維爾卻仔細考察了這個原則在美國的命運,考察它是如何運用於美國的社會生活和政治生活中的。貢斯當和基佐等人看到了人民主權原則在法國大革命期間被推向極端,引起社會混亂和專制權力膨脹。但是托克維爾卻清醒地知道,民主社會一定要立基於人民主權之上。他對美國民主的考察,使他相信這個理想是可以實現的。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五: 民主何以會在美國生根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五: 民主何以會在美國生根

    [提要] 當福山提出歷史終結論時,他不過是把托克維爾一百多年前認定的歷史真相加以現代的說明。托克維爾早已斷言:“以為一個源遠流長的社會運動能被一代人的努力所阻止,豈非愚蠢!以為已經推翻封建制度和打倒國王的民主,會在資產者和有錢人面前退卻,豈非臆想!在民主已經成長得如此強大,而其敵對者已經變得如此軟弱的今天,民主豈能止步不前!”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