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9年1月18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1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現代自由理念的捍衛者本傑明·貢斯當之三: 捍衛個人自由是捍衛一切自由的基礎

現代自由理念的捍衛者本傑明·貢斯當之三: 捍衛個人自由是捍衛一切自由的基礎
 
法國思想家本傑明.貢斯當 BnF

[提要] 古代人以捍衛城邦,參與城邦政治來享有公民自由。同時,也以壓制個人自由,以集體的專斷剝奪公民自由。在現代社會中,所謂“沒有了國家,你什麼都不是”,是一句愚蠢邪惡的話,它為一切以國家人民的名義,剝奪個人自由的罪行背書。

問:上次你留下一個伏筆,為什麼對古代自由的模仿,會在現代社會中剝奪人的自由?今天,你是不是可以給聽友們解釋一下。

答:好。在回答這個問題時,我們首先就面臨貢斯當對盧梭的批評。我們在前面講盧梭時,已經給聽友們介紹過,有些人認為盧梭的人民主權說,公意說,契約論,給現代專制主義提供了思想資源。比如英國大哲學家羅素稱盧梭是偽民主獨裁的政治哲學的創始者。但是,最早看出盧梭公意說有可能用來為專制政權辯護的人是貢斯當。我們知道,盧梭在社會契約論中說,由於結成契約關係的個人,是自願向社會共同體交出了自己的權利的,所以他並沒有放棄自己的自由權利,因此他才放心大膽地去論述主權的不可分割。他認為:“正如自然賦予了每個人以支配自己各部分肢體的絕對權力一樣,社會公約也賦予了政治體以支配它的各個成員的政治權力。正是這種權力,當其受公意所指導時,如上所述,就獲得了主權這個名稱”。貢斯當看到盧梭這種說法,使一個政治體,也就是一個國家,一個組織可以擁有侵犯個體的權力,才指出古代自由和現代自由的區別。貢斯當說:“這位卓越的天才,把屬於另一世紀的社會權力,與集體性主權移植到現代。他儘管被純真的、對自由的熱愛所激勵,卻為多種類型的暴政,提供了致命的借口”。貢斯當批評的不僅是盧梭,他更嚴厲的批評矛頭所向是馬布利。我們知道,馬克思、恩格斯在構想他們的共產主義社會時,從馬布利的思想中汲取了不少靈感。正是馬布利宣稱:“我擁護斯巴達人的做法,以貧困、自製、節制和勇敢自豪的斯巴達人是幸福的”。馬布利的理想社會,是沒有私有財產,人人平等,國家嚴厲地監視着每一個人,讓人人都過一種禁慾的、沒有個人享受的清教徒生活。

問:他的這些理想在蘇俄和中國的共產制度下,已經實現了不少啊。

答:是的,我們就親身經歷過這種軍事共產主義的生活。但是貢斯當卻看穿了馬布利學說的實質,他指出:“馬布利犯了與古代人相同的錯誤,即誤將社會機構的權威當作了自由。他譴責人的獨立性,希望法律管制瞬息萬變的思想與意見,毫不留情地監視人們,不給人們留下任何逃避其權力的避難所。他像憎惡自己的敵人那樣憎惡個人自由”。但是貢斯當並不是為了和盧梭、馬布利展開論戰,而是指出在法國大革命中,那些極端派,比如熱愛斯巴達的羅伯斯庇爾,把盧梭和馬布利對公意的推崇,對個人生活的鄙視,變成了嚴苛的法律。甚至依照盧梭的宗教思想,設立了“至上崇拜節”。於此同時,卻是斷頭台林立,血雨腥風遍布法國。雅各賓黨人以無比熱情的理想主義和追求自由的決心,造成了大恐怖的時代。他們認為這是法國人為獲取自由該付出的代價。貢斯當眼看這種以自由為名的新暴政,在法國大有市場,所以他奮起疾呼:“個人自由是現代人的第一需要,因此任何人絕不能要求現代人作出任何犧牲以實現政治自由”。他說:“個人自由是真正的現代自由,政治自由是個人自由的保障,因而也是不可缺失的。但是,要求我們時代的人民像古代人那樣,為了政治自由而犧牲所有個人自由,則必然會剝奪他們的個人自由。而一旦實現了這一結果,剝奪他們的政治自由也就輕而易舉了”。請聽友們注意,這是一條極重要的原則。我們知道在蘇俄式的共產專制制度下,意識形態宣傳最喜歡宣揚集體主義,愛黨愛國。他們要管控個人的一切空間,從日常生活到頭腦思想。正是這種對個人自由的完全剝奪,也同時剝奪了在這種制度下生活的人的政治權利和政治自由。權力部門甚至可以低俗為借口,禁止人們開玩笑,但問題在於誰有資格來判斷什麼是低俗,更不要說老百姓天然就有“低俗”的權利。這是純屬個人空間的事情,侵入這個空間,就是對人身自由的侮辱和剝奪。

問:其實當權者說老百姓低俗,可一旦這些人在權力鬥爭中失敗落馬,揭出來的事情都是些男盜女娼。

答:所以貢斯當回說,政府越沒有權力去干涉個人自由,自由才越有保障。他提醒人們注意:“古代自由的危險在於,由於人們僅僅考慮維護他們在社會權力中的份額,他們可能會輕視個人權利和享受的價值。現代自由的危險在於,由於我們沉湎於享受個人的獨立,以及追求各自的利益,我們可能過分容易地放棄分享政治權力的權利”。這一點我們從當前民主國家的人對政治參與的冷漠中,看到了這種危險。貢斯當從兩個方面來設想防止這種危險。第一,他堅持國家一定實行代議制度,大眾委託一些人代表自己的利益行使權力,同時“也必須對他們的代表行使一種積極而持續的監視,必須保留權利,以便當代表背棄了對他們的信任時,將其免職,當他們濫用權力時,剝奪其權力”。第二,他反覆強調政治權利是個人絕不能忽視的,因為離開政治自由,個人在私人領域的各類自由,便不可能有切實的保障。他告誡說:“放棄政治自由,將是愚蠢的,就如一個人僅僅因為居住在一層樓上,便不管整座房子是否建立在沙灘上”。“政治自由是上帝賦予我們的最有力、最有效的自我發展的手段“。

問:其實貢斯當對兩種自由的區分,並沒有要人們忽視哪一種自由,對他來說,兩者缺一不可。

答:你看得很准。他在演講結束時特彆強調:“我們絕不是要放棄我所描述的兩種自由中的任何一種,我們必須學會將兩種自由結合在一起”。他還指出,那種能使公民升華到更高的道德境界的制度,才是更好的制度。在這一點上,他又回到了古典政治理想。

 


同一主題

  • 法國思想長廊

    現代自由理念的捍衛者本傑明·貢斯當之二 ——分析自由以捍衛自由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現代自由理念的捍衛者本傑明·貢斯當之一:魂不守舍的天才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八—— 《墓畔回憶錄》與雷加米埃夫人

    想了解更多

  •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六節 克拉夫琴科審判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六節 克拉夫琴科審判

    [提要]蘇聯的擴張姿態,使西方國家的政治領袖明白,雅爾塔會議上羅斯福的設想,由和平共處的大國合作,來保障世界和平,已完全落空。蘇俄共產體制根深蒂固的輸出革命的衝動,使他們一有機會就來試驗民主國家的勇氣。北大西洋公約的簽訂,為戰後格局的穩定建起一道防線,但很多人看不清楚它的意義。雷蒙阿隆為此大聲疾呼,此時維克多·克拉夫琴科審判,更撕裂了法國知識界。

  •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五節 面對冷戰的阿隆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五節 面對冷戰的阿隆

    [提要] 1946年冷戰開啟,這是以兩個講話為代表。歐洲的知識分子面臨站隊的問題,從當時陣營的畫分看,是集權暴政的蘇俄與自由民主的英美相對峙。從表面上看,是個簡單的非黑即白的問題,但在現實中,尤其在思想理論層面上,卻要複雜得多,呈現出多層次的灰色地帶。

  •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四節  戰後時代的分化與對峙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四節 戰後時代的分化與對峙

    [提要] 二次大戰之後,反納粹德國的統一戰線迅速瓦解,雅爾塔會議對東西方勢力範圍的畫分,實際上是西方民主國家與集權國家和平共處的幻想。同樣面對納粹,對英美來說,保家衛國是捍衛民主自由的普世價值,對蘇聯而言,衛國戰爭事實上是捍衛另一種價值,戰爭的結果是維護了集權統治,甚至在可能時要擴展暴政的範圍。這是人類歷史上的關鍵時刻,對法國知識界當然有極大的影響。

  •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三節  學習與思考的年代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三節 學習與思考的年代

    [提要]從二十年代末到三十年代末,雷蒙阿隆有一個漫長的學習與思考期,他曾去德國生活工作過幾年,德國哲學給他相當深的影響。三十年代又正是德國納粹主義崛起的時代,法國也社會動蕩不斷,左右兩派激烈鬥爭,左翼聯盟“人民陣線”曾一度掌權,推行改良主義的社會政策。雷蒙阿隆就在這個背景中開始了他的學習與思考。

  • 介入的旁觀者— 雷蒙·阿隆第二節:虛幻的光明

    介入的旁觀者— 雷蒙·阿隆第二節:虛幻的光明

    [提要] 一次大戰結束之後,出現了人類歷史上第一個共產黨執政的社會主義國家蘇聯,它給許多不滿資本主義、一心追求人類自由與和平的知識分子帶來希望。那時可以說對共產主義的追求在法國知識分子中激起一股不小的浪潮,人們對蘇聯這個國家既好奇又嚮往,法國知識界中對蘇聯共產體制抱有好感的人不在少數。

  •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一部分:  雷蒙·阿隆的時代背景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一部分: 雷蒙·阿隆的時代背景

    [提要] 在二十世紀的法國思想家中, 雷蒙·阿隆(Raymond Aron,1905年3月14日-1983年10月17日)是相當特殊的一位人物。他是學術精英圈子的一員,在這個圈子裡卻又顯得像個局外人。他是典型的法國知識分子,又和德國近當代哲學社會學聲氣相通。他重新發現托克維爾思想的重要性,舉起自由主義的旗幟,反抗二次大戰前後泛濫於法國知識界的左傾思潮。他繼承法國知識分子介入社會問題的傳統,是一位堪稱典範的公共知識分子。

  • 生命自由的探索者柏格森第三部分: 綿延是自我意識的本質

    生命自由的探索者柏格森第三部分: 綿延是自我意識的本質

    [提要] 柏格森認為,真正的自我意識不是靜止不變的,也不能被看作是一個個思緒的片段。它總是現在包含着過去,並趨向未來,而未來又可能返回過去的根源,所以它是分分秒秒在變異着,生成着,這就是綿延的實質。正是這個綿延使世界從內到外都活躍起來。這也就是生命的本質。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