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5月24日法廣第二次播音-北京時間19-20點
RFI - micro en studio RFI - Issy les Moulineaux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4/05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4/05 11h00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5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5月24日法廣第二次播音-北京時間19-2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現代自由理念的捍衛者本傑明·貢斯當之三: 捍衛個人自由是捍衛一切自由的基礎

現代自由理念的捍衛者本傑明·貢斯當之三: 捍衛個人自由是捍衛一切自由的基礎
 
法國思想家本傑明.貢斯當 BnF

[提要] 古代人以捍衛城邦,參與城邦政治來享有公民自由。同時,也以壓制個人自由,以集體的專斷剝奪公民自由。在現代社會中,所謂“沒有了國家,你什麼都不是”,是一句愚蠢邪惡的話,它為一切以國家人民的名義,剝奪個人自由的罪行背書。

問:上次你留下一個伏筆,為什麼對古代自由的模仿,會在現代社會中剝奪人的自由?今天,你是不是可以給聽友們解釋一下。

答:好。在回答這個問題時,我們首先就面臨貢斯當對盧梭的批評。我們在前面講盧梭時,已經給聽友們介紹過,有些人認為盧梭的人民主權說,公意說,契約論,給現代專制主義提供了思想資源。比如英國大哲學家羅素稱盧梭是偽民主獨裁的政治哲學的創始者。但是,最早看出盧梭公意說有可能用來為專制政權辯護的人是貢斯當。我們知道,盧梭在社會契約論中說,由於結成契約關係的個人,是自願向社會共同體交出了自己的權利的,所以他並沒有放棄自己的自由權利,因此他才放心大膽地去論述主權的不可分割。他認為:“正如自然賦予了每個人以支配自己各部分肢體的絕對權力一樣,社會公約也賦予了政治體以支配它的各個成員的政治權力。正是這種權力,當其受公意所指導時,如上所述,就獲得了主權這個名稱”。貢斯當看到盧梭這種說法,使一個政治體,也就是一個國家,一個組織可以擁有侵犯個體的權力,才指出古代自由和現代自由的區別。貢斯當說:“這位卓越的天才,把屬於另一世紀的社會權力,與集體性主權移植到現代。他儘管被純真的、對自由的熱愛所激勵,卻為多種類型的暴政,提供了致命的借口”。貢斯當批評的不僅是盧梭,他更嚴厲的批評矛頭所向是馬布利。我們知道,馬克思、恩格斯在構想他們的共產主義社會時,從馬布利的思想中汲取了不少靈感。正是馬布利宣稱:“我擁護斯巴達人的做法,以貧困、自製、節制和勇敢自豪的斯巴達人是幸福的”。馬布利的理想社會,是沒有私有財產,人人平等,國家嚴厲地監視着每一個人,讓人人都過一種禁慾的、沒有個人享受的清教徒生活。

問:他的這些理想在蘇俄和中國的共產制度下,已經實現了不少啊。

答:是的,我們就親身經歷過這種軍事共產主義的生活。但是貢斯當卻看穿了馬布利學說的實質,他指出:“馬布利犯了與古代人相同的錯誤,即誤將社會機構的權威當作了自由。他譴責人的獨立性,希望法律管制瞬息萬變的思想與意見,毫不留情地監視人們,不給人們留下任何逃避其權力的避難所。他像憎惡自己的敵人那樣憎惡個人自由”。但是貢斯當並不是為了和盧梭、馬布利展開論戰,而是指出在法國大革命中,那些極端派,比如熱愛斯巴達的羅伯斯庇爾,把盧梭和馬布利對公意的推崇,對個人生活的鄙視,變成了嚴苛的法律。甚至依照盧梭的宗教思想,設立了“至上崇拜節”。於此同時,卻是斷頭台林立,血雨腥風遍布法國。雅各賓黨人以無比熱情的理想主義和追求自由的決心,造成了大恐怖的時代。他們認為這是法國人為獲取自由該付出的代價。貢斯當眼看這種以自由為名的新暴政,在法國大有市場,所以他奮起疾呼:“個人自由是現代人的第一需要,因此任何人絕不能要求現代人作出任何犧牲以實現政治自由”。他說:“個人自由是真正的現代自由,政治自由是個人自由的保障,因而也是不可缺失的。但是,要求我們時代的人民像古代人那樣,為了政治自由而犧牲所有個人自由,則必然會剝奪他們的個人自由。而一旦實現了這一結果,剝奪他們的政治自由也就輕而易舉了”。請聽友們注意,這是一條極重要的原則。我們知道在蘇俄式的共產專制制度下,意識形態宣傳最喜歡宣揚集體主義,愛黨愛國。他們要管控個人的一切空間,從日常生活到頭腦思想。正是這種對個人自由的完全剝奪,也同時剝奪了在這種制度下生活的人的政治權利和政治自由。權力部門甚至可以低俗為借口,禁止人們開玩笑,但問題在於誰有資格來判斷什麼是低俗,更不要說老百姓天然就有“低俗”的權利。這是純屬個人空間的事情,侵入這個空間,就是對人身自由的侮辱和剝奪。

問:其實當權者說老百姓低俗,可一旦這些人在權力鬥爭中失敗落馬,揭出來的事情都是些男盜女娼。

答:所以貢斯當回說,政府越沒有權力去干涉個人自由,自由才越有保障。他提醒人們注意:“古代自由的危險在於,由於人們僅僅考慮維護他們在社會權力中的份額,他們可能會輕視個人權利和享受的價值。現代自由的危險在於,由於我們沉湎於享受個人的獨立,以及追求各自的利益,我們可能過分容易地放棄分享政治權力的權利”。這一點我們從當前民主國家的人對政治參與的冷漠中,看到了這種危險。貢斯當從兩個方面來設想防止這種危險。第一,他堅持國家一定實行代議制度,大眾委託一些人代表自己的利益行使權力,同時“也必須對他們的代錶行使一種積極而持續的監視,必須保留權利,以便當代表背棄了對他們的信任時,將其免職,當他們濫用權力時,剝奪其權力”。第二,他反覆強調政治權利是個人絕不能忽視的,因為離開政治自由,個人在私人領域的各類自由,便不可能有切實的保障。他告誡說:“放棄政治自由,將是愚蠢的,就如一個人僅僅因為居住在一層樓上,便不管整座房子是否建立在沙灘上”。“政治自由是上帝賦予我們的最有力、最有效的自我發展的手段“。

問:其實貢斯當對兩種自由的區分,並沒有要人們忽視哪一種自由,對他來說,兩者缺一不可。

答:你看得很准。他在演講結束時特彆強調:“我們絕不是要放棄我所描述的兩種自由中的任何一種,我們必須學會將兩種自由結合在一起”。他還指出,那種能使公民升華到更高的道德境界的制度,才是更好的制度。在這一點上,他又回到了古典政治理想。

 


同一主題

  • 法國思想長廊

    現代自由理念的捍衛者本傑明·貢斯當之二 ——分析自由以捍衛自由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現代自由理念的捍衛者本傑明·貢斯當之一:魂不守舍的天才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八—— 《墓畔回憶錄》與雷加米埃夫人

    想了解更多

  • 加繆—荒誕世界的反抗者:地中海之子

    加繆—荒誕世界的反抗者:地中海之子

    [提要]  阿爾貝· 加繆(Albert Camus, le 7 novembre 1913 - le 4 janvier 1960) 是法國二十世紀最偉大的文學家和思想家之一。他出生在法屬阿爾及利亞的孟多維,一個地中海邊的城市。從加繆的作品中,我們可以感受到地中海的陽光與陰影。他常常被人歸為存在主義思想家。但他本人否認這一點。不過,我們從他的作品中,確實能發現存在主義所關注的命題。

  • 朱利安·班達第七節  班達為知識人所應持守的價值定義

    朱利安·班達第七節 班達為知識人所應持守的價值定義

    [提要]班達在批判了國家主義、秩序主義和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之後,轉而明確表述他心目中知識人所應持守的價值的特質。在他看來,一切追求現世實用目的的理論,儘管也可以名之為真理、正義、理性,但卻不是知識人所應持守的。

  • 知識分子價值的捍衛者朱利安·班達第六節  知識人與共產主義意識形態

    知識分子價值的捍衛者朱利安·班達第六節 知識人與共產主義意識形態

    [提要] 面對法國知識人分裂為左右兩派,班達一方面批評莫拉斯為代表的民粹國家主義思潮,另一方面對勒菲弗爾等信奉辯證唯物主義哲學的左派知識人,也同樣批評。他認為,堅持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人,同樣也背叛了知識人的基本信條。

  • 知識分子價值的捍衛者朱利安·班達第五節:  捍衛民主的道德價值是知識分子的責任

    知識分子價值的捍衛者朱利安·班達第五節: 捍衛民主的道德價值是知識分子的責任

    [提要] 班達指出,推崇秩序至上的知識人,其本質是反民主的。因為民主制度中的公民平等原則,已經否定了秩序等級,否定了所謂有着歷史合理性的不平等。班達認為,民主制不僅有其歷史的正當性,而且有道德上的正當性。

  • 知識分子價值的捍衛者朱利安·班達第四節  什麼是知識分子的永恆使命

    知識分子價值的捍衛者朱利安·班達第四節 什麼是知識分子的永恆使命

    [提要] 在德雷福斯事件和隨後的一次世界大戰中,班達看到當時法國知識界泛濫的一股思潮,那就是以政治激情的指向,來判定何為價值,何為道德上的善。用今天的話說,就是政治正確。但問題在於,遵循政治激情的指向,是知識人的正確選擇嗎?

  • 朱利安·班達:知識分子價值的捍衛者之三重審與赦免——知識界的分裂

    朱利安·班達:知識分子價值的捍衛者之三重審與赦免——知識界的分裂

    [提要] 隨着德雷福斯事件的進展,法國知識界日益分裂。一些著名的文人,面對這起冤案的鐵的事實,竟然閉目不看。在他們心中,正義真理、個人尊嚴與自由,這些價值遠遠比不上陸軍榮譽、國家臉面來得重要,因為前者太抽象,屬於不實用的價值,後者卻反映現實的政治正確。

  • 知識分子價值的捍衛者朱利安·班達第二節  左拉——《我控訴》

    知識分子價值的捍衛者朱利安·班達第二節 左拉——《我控訴》

    [提要] 在德雷福斯事件戰鬥的關鍵時刻,偉大的作家、法國自由知識分子的代表左拉,以《我控訴》一文,揭示了這場鬥爭的實質。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