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11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8年11月19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9/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11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專訪:法國馬克思主義研究專家談他在中國如何“受騙”

作者
專訪:法國馬克思主義研究專家談他在中國如何“受騙”
 
習近平在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紀念活動上發表演講 2018年5月4日 路透社

法國知名的馬克思主義研究專家,曾經是國家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員的(Gérard DUMENIL)杜美尼勒先生在法國以及美國出版了多本研究馬克思主義的專著,他本人也自稱既是馬克思主義的“原教旨主義者”,同時又是一位“修正主義者”。在馬克思誕辰兩百周年紀念日的前後,杜美尼勒先生頻頻出現在法國媒體,5月4日在法國文化(France Culture)電台舉辦的一次有關馬克思主義的專題討論會上,他談到了中國的馬克思主義研究,並且令人驚訝地披露說,他在中國曾經受騙,說他再也不願意去中國了。

杜美尼勒先生在上個世紀六十年代曾經在法國東方語言學院學習中文,對中國文化,歷史情有獨鍾,在法國五月風暴的前後,同許多法國熱血青年一樣對中國前領導人毛澤東十分着迷。近幾年來,隨着中國國內的馬克思主義研究熱的掀起,杜美尼勒先生多次應邀前往北京參加討論會,並且曾經在中國大學任教。

究竟是什麼原因使杜美尼勒先生認為自己在中國“受了騙”? 作為馬克思主義的原教旨學者,他如何評論中國的馬克思主義研究?中國主席習近平近日在馬克思誕辰兩百周年紀念會上聲稱中國選擇馬克思主義是正確的,中國式的社會主義就是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實際應用,那麼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與馬克思主義思想是否有關聯?

帶着以上一系列問題,我們電話採訪了杜美尼勒先生。

Interview: Pourquoi Gérard Dumenil s'est fait piéger en Chine? (version française)
SPECIAL Marx_Itw Gerard Dumesnil_VERSION FRANCAISE 16/06/2018 收聽

法廣: 杜美尼勒先生,首先請您向我們介紹一下您的學術研究領域以及出版的相關著作。

杜美尼勒先生:我是一位CNRS 的研究經濟的學者,今天已經退休,我與另一位學者多米尼克·勒維斯(Dominque Levis)一起發表了多本研究著作,她也是CNRS的研究員,我們的許多著作都是用英文發表,因為這樣可以最大程度上增加受眾。我們曾經在美國哈佛大學出版社出版了兩本有關宏觀經濟的書籍,我們正在準備出版第三本同類的書籍,最近我們正同英國的一家出版社合作,出版一本名為經營資本主義(capitalisme managérial)的作品,這本書是為紀念馬克思誕辰兩百週年而作,雖然從書名上來看不太明顯,但是,這本書的副標題是:財產,管理,新經營模式的誕生。寫這本書的目的是梳理馬克思的思想,尋找幫助解答今天社會疑問的答案,尤其涉及新自由主義。

法廣:您在上個世紀六十年代曾經學過中文,最近十多年來,您與中國學者之間的交流頻繁,能否簡單介紹一下您在中國參加的交流討論會以及在中國大學教科的經驗?

杜美尼勒先生:這一切主要是從2000年之後,主要是從2010年開始,我開始重新學習中文,我在上海復旦大學教了一個月的哲學課,也參加過多次學術討論會。在復旦大學的教課過程很順利,我的學生是哲學系的研究生。但是,我參加的學術討論會令我十分失望,這是由於中國目前特殊的情況,作為馬克思主義者在中國其實面臨的是一個十分尷尬的處境,因為中國政府自稱遵循的是馬克思主義,這使我感覺十分詭異,我因此決定停止與中方的交流。

法廣:您在接受法國文化電臺採訪時,您曾經表示您在中國受騙了,您可以解釋一下為什麼怎麼說嗎?

杜美尼勒先生:對,我確實使用了受騙這個詞,這是因為一開始我沒太明白,剛剛接觸中國時,由於我過去出版了多本著作,我受到非常恭敬的接待,之所以說我受騙,具體地來說,中國自稱馬克思主義研究學院派幾年前創設了兩大刊物,其一叫做:《世界政治經濟學評論》(World Review of Political Economie) ,另一份叫做《國際思想家評論》(International Critical Thought),他們請我為這兩大刊物的撰寫文章,主題是如何通過馬克思的著作來解析今天的社會,當時是刊物創刊首期,我非常樂意地接受了。但是,這從一開始就是一個騙局,因為我後來發現,那些聯繫我的人以及這兩份雜誌遵循的都是中國式社會主義的主導思想,這使我很不高興,因為我並不認為中國當今的社會模式與社會主義有任何關聯。我第二次受騙是在一次討論會上,有人告訴我說我要獲得一個獎項,我獲得的是二等獎,一等獎的獲得者就是中國式社會主義思想的權威學者,因此,我明白了他們要我參加這些活動的目的。

中國的馬克思主義學派擁有很多經費,他們在全世界召開討論會,可以邀請各國的學者來參加,我的許多同事都很高興去中國,因為他們十分絕望。所以,我明白他們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讓馬克思主義思想主導下的中國式的社會主義理論獲得學術界的公認,而我對此並不認同,所以,我覺得最好還是停止合作。

法廣:您能否進一步闡述一下為什麼您認為中國式的社會主義與馬克思主義沒有任何關係?

杜美尼勒先生:這是因為鄧小平提出的所謂中國先發展資本主義,發展提高生產率,等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正如馬克思所說的那樣,再發展社會主義,我認為這完全是在開玩笑。因為今天的中國,一個統治階層已經逐漸形成,正如我在書裡面所描述的那樣,今天在中國發展的是一種經營資本主義,是資本家與經營貴族聯合結成統治階層的資本主義社會,這些人正在佔領鉅額的資產,我根本就不相信今天的中國社會還有可能回過頭來發展社會主義,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如果社會財富有一天會重新分配的話,只可能通過暴力甚至流血的過程。

法廣:對您來說,中國還是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嗎?

杜美尼勒先生:不,絕對不是,中國是一個正在走向經營資本主義的國家,同西方美歐等國不同的是,中國並不一個新自由經營資本主義國家,因為中國保留了許多國家機構以及一黨專制。中國政權很可能是受到了蘇聯的解體的影響,中國還期待恢復昔日的光輝,有一種民族主義的色彩,當然帶有一定的中國特色,但是,將此叫做是社會主義制度,這實在是太不嚴謹了。

法廣:中國主席習近平近日表示,中國選擇馬克思主義是十分正確的,中國特色與馬克思主義相結合是中國模式成功的原因。您對此作何評論?

杜美尼勒先生:正如我剛纔所說的,中國正在建設的是一種經營資本主義,目前尚不是新自由主義,但是很可能會成為新自由主義。但是,為了讓老百姓能夠接受,中國在全世界拿出巨資尋求國際承認,至少尋求國際馬克思主義研究學者的承認。

法廣:中國政治局常委王滬寧近日表示,習近平思想是二十一世紀的馬克思主義,對您來說,習近平思想與馬克思主義之間有什麼關係?

杜美尼勒先生:對我來說,這一切都是在開玩笑,首先必須搞清楚什麼是馬克思所指的社會主義,社會主義至少應該是減低貧富差距,減低統治者與被統治者之間的距離,而中國目前所走的完全是反方向。

至於習近平思想本身,我認為完全是空話,這不過是反反覆覆重複出現的陳詞濫調,所謂中國式的社會主義,經常出現的詞語就是以中國特有的方式發展現代化,在共產黨的領導下,但這些都是空洞的理論。

法廣:在您看來,西方應該如何與中國打交道?

杜美尼勒先生:西方國家根本不在乎中國是否是社會主義國家,馬克思主義以及其他思潮都失敗了,西方的主流思想是資本主義最終取得了勝利,中國的加入對西方來說是求之不得的,唯一的問題是中國是否會加入西方的已有的以美國為主導資本經營體制,還是中國會打造自己的經營體制,這個問題的回答目前還不知道,我認為這個問題並沒有答案。

法廣:您如何評論中國的馬克思主義研究?

杜美尼勒先生:我並不認為中國的馬克思主義學派可以推動對馬克思思想的研究,恰恰相反,我認為中國政府出動巨資宣傳馬克思主義是為自己的體製做宣傳,同馬克思主義並沒有關係,在中國沒有任何新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我在學術討論會上所聽到的一般都十分令人失望。

法廣:最後,您還有什麼要補充說明的?

杜美尼勒先生:我並不是要批評中國,中國今天取得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但是,不應該將中國偽裝成是馬克思主義,這就是我的主要觀點,我對中國並不反感,恰恰相反,我從學生時代就對中國文化,歷史感興趣,我還學過中文,我對中國並沒有任何成見,中國必須面對自己沉重的歷史,這已經夠承受的了。但是,不要要求我說,中國正在建設社會主義,這也實在太不嚴肅了,因為中國正在建設的不是社會主義而是別的模式。

非常感謝杜美尼勒先生(Gerard Dumenil)先生接受本台的專訪,感謝安東尼的配音合作,感謝Souringa和Julie的技術合作,更感謝各位的收聽。


同一主題

  • 英國/媒體/政治

    經濟學人:馬克思一生是一個研究失敗者的好題材

    想了解更多

  • 德國/中國

    馬克思誕辰200周年:中國將在特里爾推出四個展覽

    想了解更多

  • 中國/法國/政治

    視頻:法共談中國的馬克思主義熱

    想了解更多

  • 中國/十九大

    法媒: “習近平 拌着中國調味汁的馬克思主義新先知”

    想了解更多

  • 王軍濤:孟宏偉案“好戲”還在後頭

    王軍濤:孟宏偉案“好戲”還在後頭

    中國前公安部副部長,國際刑警組織前主席孟宏偉案繼續受到高度關注。從孟宏偉9月底回國後失聯,他的妻子(格蕾絲·孟)Grace Meng向法國警方報案後又召開記者招待會,最終逼迫中國官方做出反應的過程讓全世界感到震驚,中國政府“處理”涉嫌貪腐官員的獨特方式昭然於天下,由於孟宏偉特殊的身份,讓提升了事件的國際關注度。

  • 俄國軍演中蒙參加令西方世界擔心

    俄國軍演中蒙參加令西方世界擔心

    調動近30萬名士兵,36,000輛軍車,1000架飛機,80艘軍艦,以及中、蒙兩國軍方的參與。 俄羅斯九月中旬發起了歷史上最大規模的軍事演習。 行動名稱:“東方-2018”為期六天,在東西伯利亞和俄羅斯遠東地區舉行。是否從這次軍演中看到對西方世界的威脅呢?和法廣同屬法國世界媒體集團旗下的法國電視24台的辯論節目,日前就此請來法國國際戰略關係研究所所長、前法國駐俄大使讓•德•林尼亞斯蒂,歐洲政策分析中心的研究員克里斯蒂娜•杜冠,請他們就這一主題進行分析辯論。在今天的節目里就為您介紹這次辯論的主要內容。

  • 鄭麗君:文化只有加法沒有減法 擔心“去中化”是種誤解

    鄭麗君:文化只有加法沒有減法 擔心“去中化”是種誤解

    9月10日,第22屆台法文化獎在法蘭西學院舉行頒獎典禮。台灣文化部長鄭麗君親自將此一榮譽頒給投入蘭嶼達悟族文化調研達47年的學者艾諾(Véronique Arnaud)、07-08年開始記錄台灣社會的導演尚若白(Jean-Robert Thomann)、多次到台創作的編舞家黎卓(Christian Rizzo)以及致力於台灣族群國家認同與民主演變進程的高格孚教授(Stéphane …

  • 競爭性經濟的武器——旅遊業

    競爭性經濟的武器——旅遊業

    旅遊業是一個行業、一個競爭非常激烈的市場。 每年,名副其實的人潮跑遍全球去尋找感受、探奇和欣喜。 數以億計的遊客因其購買力而被爭奪。 那麼是否存一種大眾旅遊的地緣經濟呢?和法廣同屬“法國世界媒體集團”旗下的法國電視24台的經濟訪談節目,日前採訪了地理學家托馬斯·竇牧,他是《大眾旅遊的夢想之旅》一書的作者之一,請他解答有關問題。在今天的節目里,我們就為您介紹這次採訪。

  • 台灣第一代掌中戲藝術女演師家族劇團亮相Avignon OFF戲劇節

    台灣第一代掌中戲藝術女演師家族劇團亮相Avignon OFF戲劇節

    2018外亞維儂藝術節(Festival d’Avignon OFF)7月6日起拉開帷幕,聚集此地的全球戲劇愛好者,直到29日為止,又能再度欣賞到台灣文化部巴文中心精心推出呈現台灣多元創作的4個表演團體,他們分別是以排灣族文化為主體的【蒂摩爾古薪舞集】、首度參與且是台灣極少數布袋戲女演師江賜美創辦的【真快樂掌中劇團】、融合大圈、呼啦圈與太極身段的【方式馬戲】以及獲得美國劇院編舞大獎的張婷婷【T.T.C. …

  • 王軍濤:29年後、各界開啟六四反思

    王軍濤:29年後、各界開啟六四反思

    一九八九年的六月四日,在北京市中心的發生的天安門事件震驚了世界,不僅影響了中國的政治、社會、經濟、家庭、個人,即使是二十九年後的今天,這一事件仍是很多中國人心中永遠的痛。在六四事件周年之際,世界各地的海外華人都組織活動紀念這一事件。今天本台連線旅居美國的學者王軍濤先生請他談談對六四的感想。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