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8年7月17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0/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0/07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8年7月18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評西泠印社巴黎 “古韻今聲” 展

作者
評西泠印社巴黎 “古韻今聲” 展
 
6月19日中國杭州西泠印社在巴黎中國文化中心舉辦篆刻體驗課程 林祖強

6月19日中國杭州西泠印社社藏曆代印章原拓題跋扇面展和篆刻體驗課程表達的是:嘗試拓展國際藏家資源的中國杭州西泠印社得到中國政府設立的海外文化展示和文化教育的服務與執行機構巴黎中國文化中心對中國文化附加值建設的精緻配合。書法和篆刻在傳統中國文化中是具有代表性的形式,西泠印社與中國篆刻藝術院聯合申報的 “中國篆刻藝術” 2009年被收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保護《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西泠印社在組織結構上具有產業和文化相結合的特點。因此無論從促進旅遊的角度,還是發展文化產業的角度,或是向世界展示優秀中國文化的角度來看,這次展覽都和中國的文化政策完美兼容。美輪美奐的展示和體驗教育也給觀眾帶來思辨當代中國政策的快樂: 文化附加值為實體經濟服務還是為資本投機服務 ? 中國是科學社會主義的中國還是投機資本主義的中國 ?

6月19日晚, 中國杭州西泠印社社藏曆代印章原拓題跋扇面展在巴黎文化中心舉辦,取名為“古韻今聲”。

這次展覽看點很多。組織展覽的杭州西泠印社是一個集社會團體和財團為一身的機構。就像一些大型宗教團體一樣,社團負責內容,財團負責經營。財團養社團,社團為財團打造附加值。與眾不同的是,西泠印社的部分運營經費來自國家撥款,另外一部分靠自己創收。

在內容方面,西泠印社傳承了吳昌碩為代表的中國19世紀末20世紀初篆刻和書畫名家的歷史、活動地址和社會名望,結合這些專業里的當代人才,建立創作和研究團隊,開設美術館,讓書畫和篆刻在材料、形式、風格及主題上有歷史根據,有審美參照。

在經營方面,西泠印社有自己的拍賣平台。換句話說,在中國內地對國際不開放拍賣業的情況下,同一件作品 "在拍賣中升值,在升值中盈利" 的遊戲基本上都是中國人和中國人自己玩,投機資本在中國人之間流動。

最近十五年,當愛馬仕和路易威登等國際精品業在中國通過高附加值從普通高收入人群中大面積吸收資本時,當畢加索的畫以資本投機的模式天價地走進中國富商王健林的收藏時,中國怎麼樣以自己的高附加值將資本從愛馬仕和路易威登的發源地收回來,參考賣畢加索畫的方式把中國的硬通貨幣式的藝術品送進老牌資本投機社會的收藏里,這是中國發展文創產業機制的一個重要的興趣點。

和法國印章一樣,中國印章最主要的功能是身份和權威的公認信物,用來防偽。但是在網路和人工智能的時代,這個功能在人們日常的政治和經濟生活中退化到差不多要淡出歷史舞台的程度,雖然還在極少量地使用,有一點象英國國會裡用來發表新法律的羊皮,還在延續老傳統,但畢竟大勢已去。

然而在中國人中間, 中國印章的藝術性得到了宗教一般的崇拜。美術史家們從歷史上的皇族和篆刻高人兩方面找到一些規律,在社會階層和歷史傳統里找到一些典故,在材料和風格上圈點出了罕見性;結果這些崇拜成為資本投機的動力,通過藝術教育而造就的大面積集體認同的價值觀信仰華麗變身成資本投機的馬達,資本操作家們把篆刻作品象自來水管一樣插進藝術信眾群里,插進大量希望在資本投機中發財的人群中,從他們那裡接收到源源不斷的財富。

可是印章,就和那些一夜爆貴的房產與藝術品一樣,當它成為資本的信物,身價不斷提高,到一定極限之後,必然會停滯下來,因為藝術信眾和資本投機家的人口基數與財富量的比例在完全飽和後,只有擴大人口基數,遊戲才能繼續下去,不然, 比例失衡,就有產生資本泡沫破裂的危險。

就在這個時侯, 杭州西泠印社社藏曆代印章原拓題跋扇面展在巴黎中國文化中心舉行就有在海外擴大藝術信眾和資本投機家的人口基數上的意義。展覽本身遠遠不足以產生這個意義上的實際效果, 但它是一種務虛式的嘗試,探路般的開拓。

法國印章的語言、形態、習慣和歷史與中國印章有很大區別,法國人對中國印章的認識首先需要從了解漢語,了解字形的多樣性和演變,了解印章與中國歷史的關係,了解篆刻的技藝,了解材料開始。要讓法國人分享中國人對印章的熱情,先決條件是,他們不僅要了解這些內容,而且還必須喜歡才行。

在這個背景里,杭州西泠印社就在巴黎中國文化中心舉辦了篆刻體驗活動。這實際上是為吸引法國社會對中國印章感興趣的教育活動,有一點象香店鋪的店員請您試香的意思。巴黎中國文化中心一樓靠近花園的大廳被布置成比茶禪堂還雅緻的教室。每張課桌上鋪着考究的中國特製紙,白色的,但不刺眼,有宣紙的機理,但厚實、挺括。在紙布上,每個人都有一套精緻的篆刻刀和印章。篆刻刀和印章各自都有一個很古典的提花布面裝裱的盒子。印章上已經描好了“吉祥”的“吉”字或者歡樂的“樂”字,西泠印社的專家喬中石告訴你怎麼用刀,怎麼順着字形,用拇指和食指的力量,一點一點通暢地刻下去。

在教授團隊中,有一位懂得篆刻的法國漢學家龍樂恆,他也是西泠印社的社員。他既為中國篆刻家做翻譯,又講解他對中國篆刻的認識,展示他的作品。學員團隊中,既有巴黎中國文化中心嚴振全主任的夫人,一位來自北京的公共關係專家,也有法國的藝術愛好者。嚴夫人就象電視里常見的中國政治家夫人那樣,熱心地與身邊的其他學員分享她剛剛從老師喬中石那裡學到的動作和姿勢,很自然地介紹她對篆刻審美的興趣,興奮而快樂。法國聽眾既有三十歲的青年人,充滿好奇;又有氣度非凡的老人,優越而慈祥。巴黎中國文化中心把一樓通向花園的門打開,遠處服務人員在準備着香檳,紅酒和點心,一陣晚風在夕陽中吹向教室,讓中國印章的體驗美輪美奐。

在基層,在執行層面,中國杭州西泠印社與巴黎中國文化中心很唯美地執行中國的中央政策。在中國的文化政策里看,巴黎中國文化中心這次展覽和體驗課同時對應了多項要點。書法和篆刻在傳統中國文化中是具有代表性的形式,西泠印社與中國篆刻藝術院聯合申報的 “中國篆刻藝術” 2009年被收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保護《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西泠印社在組織結構上具有產業和文化相結合的特點。因此無論從促進旅遊的角度,還是發展文化產業的角度,或是向世界展示優秀中國文化的角度來看,這次展覽都和中國的文化政策完美兼容。

6月19日的展覽和體驗課程表達的是:嘗試拓展國際藏家資源的中國杭州西泠印社,得到中國政府設立的海外文化展示和文化教育的服務與執行機構巴黎中國文化中心,對中國文化附加值建設的精緻配合。

從宏觀的角度看,文化附加值實際上就是文化信仰的價值。在資本的流動里,當地區文化信仰的價值成為推動力,資本就會從一個地區流向另一個地區。

在中國自己的經驗里,印章和其他藝術種類一樣,在與它相關的文化信仰被打造成功之後,也成為資本投機的對象。

把對中國印章的文化信仰從中國發展到法國,實際上也是把這個領域的資本投機的範圍從中國發展到法國。換句話說,從原來只是中國人自己和自己玩變成中國人和法國人玩,以後不僅有中國玩家,也有法國玩家。

這種可能的趨勢符合另一種眼光里的貿易對等原則, 好比設立航線,兩國的航空公司之間的那種對等關係: 愛馬仕、路易威登所代表的文化附加值怎麼在中國找到大批買家,畢加索所代表的文化附加值怎麼在中國找到王健林,西泠印社的印章也可以同樣通過文化附加值在法國發展忠誠的崇拜者。

但是中國本土經驗里的資本投機看起來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要全力推動的實體經濟思路又是不吻合的。只要是資本投機,即使以中國文化和旅遊部看好的文化附加值作後盾,即使用藝術品來做門面,它仍然是買空賣空,仍然和打造中國人的美好生活、建立財富分配的公平正義所急需的實體經濟思路南轅北轍。

在宏觀上,中國各地在各個時期出台的各種政策考慮和設計得不周全而造成日後政策間的不兼容性時隱時現。

退一步來假設,如果用包括資本投機的方式,拿中國文化附加值,到曾經和正在用法國文化附加值在中國市場大規模圈錢的法國去吸金, 然後拿賺到的錢在中國扶貧呢 ?

換句話說,用地區間反向資本投機賺回的錢來幫助資本投機造成的財富壟斷的受害者, 為他們建設美好生活,從而為中國的長治久安作貢獻呢 ? 這個理由能為用文化附加值和用文化產業來做資本投機的西泠印社集社會團體和財團為一身的公營機構模式提供更多一點的正當性嗎?

當然這裡面眾多的政策概念之間的關係要經過更細緻的界定,以方便議題的討論。比方說,附加值建設與資本投機的關係。

實際上,在大眾消費里,附加值建設只是為產業的轉型升級做貢獻,讓實體經濟的層次更豐富些。但是當附加值建設超出大眾消費的範疇,進入小眾消費,從小眾消費轉化成升值的信物, 從升值的信物再通過拍賣等手段變身成資本遊戲家的玩具,讓同一件藝術品象房產那樣身價日新月異,號召越來越多的基數龐大的人群參與升值夢想,為少數資本遊戲家提供金源時,這就是典型的資本投機。

資本投機的實質是什麼? 是買空賣空。拿印章來說,一枚印章本身沒有發生變化,但附加值越來越高,價格越來越貴,在這個過程里,少數資本遊戲家在大批投機夢想者們那裡吸金。這和產業轉型升級已經沒有什麼因果關係了,與實體經濟也沒有什麼因果關係了,與推動廣大人民的美好生活更沒有什麼因果關係了。但與社會貧富差距的進一步惡化有因果關係, 與社會的不穩定和不可預見性有因果關係。

這些問題如果能夠更加細化,得到更深入的調研,作出更清楚的呈現,對什麼樣的政策調整能真正體現中共十九大提出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科學社會主義將有更具體的意義。

中國杭州西泠印社社藏曆代印章原拓題跋扇面展最有意思的地方就是它在美輪美奐的展示和體驗教育中給我們帶來的思辨當代中國政策的快樂。這種思辨產生提示: 文化附加值為實體經濟服務還是為資本投機服務? 中國是科學社會主義的中國還是投機資本主義的中國? 如果未來中國文化和旅遊部能夠更注重在問題導向里推動文化展覽,使展覽內容更加清晰地讓觀眾看到習近平新時代里的科學社會主義新特點,更直觀地了解中國文化在財富分配公平正義的語境里對打造美好生活的貢獻,那中國文化附加值的身價將不僅在務虛的審美層面里錦上添花,更將在務實的政治層面上突飛猛進。

請聽巴黎中國文化中心主任嚴振全訪談

Interview Yan Zhenquan RFI LIN Zuqiang 20 juin 2018 nuit 20/06/2018 收聽

請聽中國印學博物館副館長喬中石訪談

Interview Qiao Zhongshi RFI LIN Zuqiang 20 juin 2018 nuit 20/06/2018 收聽

  • 李迅看戛納:暴力影片也是對人性思考探索方式

    李迅看戛納:暴力影片也是對人性思考探索方式

    戛納電影節是世界最重要和最有影響力的電影節之一,因此選片的水品代表電影節的水平,也直接影響着電影節本身的信譽,紅毯,明星實際上都是表面的,重點要拼的還是電影的質量。

  • 導演畢贛談影片《地球最後的夜晚》及其創作

    導演畢贛談影片《地球最後的夜晚》及其創作

    第71屆戛納國際電影節落下帷幕,但餘音未消。在電影節上推出的影片將陸續在院線上映。電影節每年只有一部影片獲得金棕櫚獎的桂冠,即使這個金棕櫚實至名歸,但也總會讓不少人失望和感慨自己心中的最佳沒有獲獎。尤其今年被認為是“大年”,與上一屆相比,除了競爭金棕櫚將的主競賽單元,一種注目等平行單元中也是好戲連連。中國年輕新銳導演畢贛的新片,也是他的第二部影片《地球最後的夜晚》中獨特的視覺,美學體驗引起廣泛的關注,不少影評認為,電影節沒有給這部影片頒發任何獎項,是此屆電影節上最讓人困惑的事件之一。

  • 評“與佛同行”佛教考古展

    評“與佛同行”佛教考古展

    佛光山佛陀紀念館正在舉辦“與佛同行”佛教考古展。這個展覽意義重大。這是在佛教充分漢化,在漢傳佛教一代又一代百花齊放式地發展出相對獨立的分支和門戶之後,臨濟宗系的佛光山星雲大師的僧團用文化展覽的形式對世界表達的一種姿態:他們對佛教本源的關注是認真的;他們要通過本源,不僅回顧佛教漢化的歷史,更要展望根據當代世界的特點發展有佛光山特色的人間佛教的國際在地化前景。

  • 法歷史學家分析“五月風暴”前後法知識界對毛和文革的狂熱

    法歷史學家分析“五月風暴”前後法知識界對毛和文革的狂熱

    今年是法國五月風暴50周年,各種分析,回顧這場運動的出版物和辯論討論會在法國層出不窮,試圖對這場運動中進行回顧和反思。在眾多的出版物中,法國昂熱大學的歷史學教授François Hourmant的最新著作《68年五月風暴之前,當中和之後的法國毛時代》(Odile Jacob 出版社)將五月風暴和同時在中國肆虐的文革聯繫起來,介紹分析了文革對法國,尤其是巴黎知識藝術和哲學界1966年掀起那場不亞於中國的對毛澤東本人的個人崇拜,對文革這種大眾性的革命形式的狂熱現象。

  • 姜丹丹:繪畫也給我一種新生的能力

    姜丹丹:繪畫也給我一種新生的能力

    在進行中法跨文化對話和哲學研究、主編《輕與重》文叢的同時,不忘抽空從事繪畫創作,重新體驗和找到在繁忙的生活和工作中有所削減的感受能力,這是在上海交通大學擔任研究員和博士導師的姜丹丹女士從事繪畫的一個原因。

  • 阿岱爾·阿布德賽梅的批判現實主義裝置

    阿岱爾·阿布德賽梅的批判現實主義裝置

    作為藝術家,阿岱爾·阿布德賽梅的工作和法國歷史上的啟蒙運動思想家或者批判現實主義文學家同出一轍。這是變革的呼聲,是催生劑一樣的推動,是當代人對公平正義的追求。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