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10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10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7/10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7/10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8年10月17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二—— 哀悼舊制度,思考新世界的青年時代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二—— 哀悼舊制度,思考新世界的青年時代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 網絡照片

[提要] 托克維爾對舊制度的覆滅有着出自本能的哀悼,因為他看重貴族階層舊傳統中的一些優秀品質,比如忠信、慷慨、虔敬、高雅等等。但他清醒地知道,這個制度因它固有的弊端而必然滅亡。他在思考、探尋,有沒有一種制度,能為人們創建新的生存方式,又保留舊制度中的好東西呢?

問:生長在這樣一個苦難的貴族之家,對托克維爾的思想發展,一定很有影響吧?

答:當然,只是托克維爾一直努力掙脫這個影響,為自己的思考尋找新的方向。我們還是先簡單地回顧一下托克維爾的成長過程吧。托克維爾1805年7月29日出生於巴黎維勒-勒維克街,他是這個家庭的第三個,也是最後一個兒子。在這個正統保皇派的家庭中,籠罩着一種懷念波旁王朝的氣氛。據托克維爾自己記載:“有一個晚上,我們圍坐在火堆旁,擁有甜美而深情的嗓音的母親,開始唱起一首熟悉的保皇派之歌,訴說路易十六的悲傷和死亡。當她唱完,我們都淚流滿面。不是為了我們自己的不幸,而是為了一個人的命運,他十五年前就死了,這個人曾是我們的國王”。托克維爾在家裡很受寵愛,因為夏多布里昂的兩個侄子,由托克維爾的父親撫養,所以夏多布里昂常去他們家。他紀錄托克維爾在“維爾納伊受寵的程度,比我當年在貢堡還甚。他是不是最後一個在襁褓中默默無聞,但將來我會見證的成名之人?托克維爾探索了美國的城市,而我探索了美國的荒原”。果然,後來兩人都是名聲大振。也正是夏多布里昂把托克維爾帶入了雷加米埃夫人的沙龍。1815年,拿破崙帝國崩潰,波旁王朝復辟。路易十八登基後,立即頒布了《憲章》(Charte),這個憲章其實包含了許多大革命的成果,波旁王朝已不再是絕對君主制的王朝,它承認了立憲原則,法國成為了君主立憲制的國家。但畢竟波旁王朝又回來了,王位上坐着的是路易十六的弟弟,路易十六的女兒昂古萊姆公爵夫人不忘為她父親辯護並為此犧牲了生命的馬勒澤布的後人,托克維爾的父親被任命為曼恩盧瓦爾省省長,又轉任莫澤爾省省長,全家搬到了梅茲。托克維爾就在梅茲讀書。

問:他的青春期和學習期可真夠動蕩的。

答:沒錯。那正是法國要確定它的政治體制未來方向的關鍵時刻。拿破崙和復辟王朝終結了第一共和國,但是經歷了法國大革命的法國人並不願意徹底復辟舊制度,他們要保留革命已經取得的一些積極成果,所以此刻是新舊世界並存。重要的托克維爾傳記作者休·布羅根指出了托克維爾此刻的處境:“他深陷兩個世界之間,在他出生的世界中不能安眠,又不能自信地進入那無情地出現在他面前的世界”。路易十八登基後頒布的《憲章》,確立了貴族院和眾議院的體制,而且允許對眾議員進行小範圍的選舉。表面上看君主立憲下的代議制政權形式似乎已經建立起來了,但實際上極端保皇勢力,掌握了政權,他們在“無雙議會”中佔據多數,並且一步步推行反動的復辟措施。在他們背後的支持者,是阿圖瓦伯爵,後來的查理十世。於此對立的,則是盧瓦耶-克拉爾、基佐、巴朗特這些自由主義思想家,當時被人稱為空論派。也有貢斯當、斯塔爾夫人這些傳統自由派。這些人都是雷加米埃夫人沙龍的常客。托克維爾也廁身其間。他如饑似渴地閱讀基佐的作品,認真參加基佐在索邦大學開設的法國文明史講座。他敏感地把握住復辟之後,擺在法國人面前的基本問題,法國向何處去。當時政府內部有一些手握實權的大臣,比如內政大臣勒內、掌璽大臣塞爾伯爵、警務大臣德卡茲,他們很受自由派思想家的影響,在執政期間推行很多自由主義的開明措施,甚至在1819年通過了塞爾新聞法,在新聞自由方面大大地邁出了一步。在路易十八的立憲君主制之下,法國人卻獲得了比大革命時期和拿破崙時期更多的言論自由。

問:這倒是和人們一般的想象不同。

答:的確如此。在那一段法國自由主義知識分子有過一段放鬆的時候,一段幸福的時光。但是歷史往往被一些偶然事件改變方向。1820年,波旁王室可能的男性繼承人被人刺殺,自此溫和派立憲政體的自由化改革就被打斷了。路易十八在他弟弟阿圖瓦伯爵的壓力下,撤了具有自由派傾向的德卡茲的職,結果法國社會中最落後的勢力、絕對皇權派掌握了國家命脈。當時托克維爾年紀很輕,卻極為關注國內形勢的發展,因為他從小就有一個志向,要做政治人。在這裡要談談這位阿圖瓦伯爵,也就是未來的查理十世。我們在歷史中見過不少領導人,他的知識結構、文化水平、政治判斷力和價值選擇,會停留在青少年時期的某一個階段。然後不管他活多久,也不管世界上發生多少變化,他都表現為某一時刻的殭屍。如果某個機緣,讓他上了大位,他一定會從他智力、知識發展過程中停止的那個時刻,尋找資源,構造他的政治理念、價值選擇和治國方略。這種人的性格一般都執拗、偏執,並且愚蠢地自信,而且愚而自用,以為他捍衛了某種價值,能開闢國家民族發展的新方向。其實,他們往往穿着古代的戲裝,卻在現代社會舞台上表演,像墳墓中的幽靈突然出現在光天化日之下,人人都知道他是幽靈,他卻以為自己是真神。但是,他選擇的理念,推行的政策,無一不是發黴的舊貨。阿圖瓦伯爵就是這麼塊料。他所支持的極端保皇派,把大革命前舊制度下的東西,全部加以恢復,比如重歸政教合一,瀆聖可以判死罪,恢復長子繼承權,否定專業人士治國,把政府的職位留給貴族後代,恢復書報審查,取消出版言論自由,廢除陪審團制,關閉大學中的自由講座,讓教士重新掌管教育,甚至要恢復行會,禁止自由經濟和勞動力市場。總之路易十八憲章中吸納的大革命成果,要被全部廢除,讓法國重回舊制度。我們知道托克維爾對舊制度是有哀悼之心的。但面對全面倒退的政治局面,他將採取什麼態度呢?我們下次再談。

 

 

 


同一主題

  • 法國思想長廊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一:苦難的貴族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現代自由理念的捍衛者本傑明·貢斯當之六: 警惕積極自由僭越為專制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現代自由理念的捍衛者本傑明·貢斯當之五: “人民主權”抽象化的危險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現代自由理念的捍衛者本傑明·貢斯當之四:—消極自由與積極自由的區別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之十六  勒龐——烏合之眾的分析家

    法國思想長廊之十六 勒龐——烏合之眾的分析家

    [提要] 隨着工業時代的進展和民主政治的推行,現代社會的一個特點日漸明顯,那就是大眾社會的來臨。人們在政治生活、社會生活中日益受到周圍人群的影響。於是,決定喜好、憎惡的標準,不再是個人而是群體,從眾成為一種不知不覺的行為方式,這種狀況是好是壞,多有爭論。古斯塔夫·勒龐 (Gustave Le Bon 1841年5月7日-1931年12月13日) …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第十四: 陽光與閃電——美國革命與法國革命的比較(下集)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第十四: 陽光與閃電——美國革命與法國革命的比較(下集)

    [提要] 當法國的知識階層以理想原則構思完美社會,並由一些激進的革命者付諸實踐時,美國的建國者卻已經聚集一堂,不厭其煩地討論聯邦憲法,為一個真正人民主權的共和國,奠定長治久安的基礎。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第十三: 陽光與閃電——美國革命與法國革命的比較(上集)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第十三: 陽光與閃電——美國革命與法國革命的比較(上集)

    [提要] 法國是美國革命的支持者,法國革命緊隨美國革命之後,被人稱之為姐妹革命。法國革命和美國革命有共同的思想來源,那就是啟蒙思想。但是,美國革命在取得獨立之後,十三個州的代表聚集費城,平等討論,互相妥協,擬定了美國憲法,為一個偉大國家的長治久安奠定了基石。而法國卻歷經無數動蕩,很長時間走不上民主自由的坦途。其中原因,頗堪玩味。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二:對法國大革命的基本分析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二:對法國大革命的基本分析

    【提要】 法國大革命突然爆發,而且猛烈無比。從表面上看,它似乎要摧毀舊制度賴以存在的一切,王權、宗教、社會習俗。它以一個崇高的理想開始,那就是爭人權爭自由,但它採取了殘酷的甚至是邪惡的手段。托克維爾通過深入的分析,指出這種矛盾和它引發的後果。並對革命這種社會現象,進行了極具洞察力的剖析。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一: 對革命的反思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一: 對革命的反思

    [提要] 托克維爾研究美國的民主制度,並不是出於理論的興趣,而是為了他的祖國的未來。他的晚期寫作,集中於法國政治,他仔細考察了法國大革命的前因後果,對這場震驚世界的革命,他發表了真知灼見。他指出了大革命的必然性,理想主義和英雄主義的激情,也指出革命有可能為新形式的暴政鋪平道路。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數的暴政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數的暴政

    [提要] 多數原則是民主社會的基本原則,它建立在人民主權之上,但它又確實可能造成對少數的壓迫,形成多數的暴政。托克維爾指出了美國民主制度的問題,也指出了美國政治制度設計中對這些問題的防範與解決。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九: 警惕多數的暴政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九: 警惕多數的暴政

    [提要] 托克維爾認為,在美國,多數對政府的統治是絕對的。在民主制度下,誰也對抗不了多數。但是,他又極為睿智地指出,多數並不具有絕對的無上權威。如果多數的權威是不加限制的,反而會引起立法與行政的不穩定,甚至造成禍端,因為無限權威是一個壞而危險的東西。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