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1月1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9年1月16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6/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6/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1月1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烏合之眾的分析家勒龐第三節 群體心理的情感方式和思考方式

烏合之眾的分析家勒龐第三節 群體心理的情感方式和思考方式
 
法國社會心理學家古斯達夫•勒龐著作《烏合之眾》一中文譯本資料圖片 DR網絡圖片

[提要] 群體有和個體完全不同的情感方式和思考方式,他們衝動、易變,而且輕信傳言並受其刺激。輕信往往使他們產生集體幻覺,因被幻覺支配,所以行為格外偏執,不容懷疑。他們的思考要力求簡單,所信奉的觀念往往用口號表達。群體基本沒有推理能力,所以最容易被政客和野心家利用。

問:上次你談到群眾心理的一般特點,這些特點都是有共同訴求的人聚合成群體時,造成個體人格的變化。那麼可不可以把群體也理解成一個人格,把它的種種表現看作群體人格的表現?

答:你問得很有意思,我們今天就來梳理一下群體人格的情感方式和思考方式。你說的對,當無數個體形成群體之後,他們實際上已經無意識地放棄了自己的人格,這個我們上次已經談到過。一個公司白領和一個清潔工在群體中流露同樣的情感,這就是說群體會形成一個新人格,所以勒龐的分析實際上是把群體當作一個完成對象來分析。在分析中,他不再注意組成群體的個人,曾經有什麼樣的人格。好,我們下面看一看個人人格變成群體人格的表現。在勒龐看來,這首先表現為情感上多變,一個人本來意志堅定,目標執著,但他融入群體之後,可能會變成全無主見,只依從群體的情感指向。我們常說,隨大流,就是指這種無定見,隨波逐流的情況。勒龐舉1789年8月4日法國貴族投票,同意放棄特權的事兒為例子。他說:“法國的貴族一時激情澎拜,毅然投票放棄了自己的特權。他們如果單獨地考慮這件事兒,沒有一個人會表示同意”。所以在群體中,個人之所以會隨大流,那是因為群體中的行為,從來不是事先規畫好的、深思熟慮的行為。他們往往是受即時事件的刺激,比如勒龐所舉的1789年的這個例子,米涅在他的名著《法國革命史》中說:“等級不存在了,專橫跋扈被打掉了,伴隨他們的不平等也應當取消。這些工作只用了8月4日一個夜晚就完成了”。事實是,法國最古老的家族諾阿耶公爵提議廢除封建特權。當時在場的貴族們爭先恐後地同意,以表現他們的愛國心。結果幾個小時之後,貴族特權就被宣布永久廢除。這就是當貴族們齊聚制憲會議會場,和所有其他等級,主要是第三等級,混成一個巨大的群體時,他們的行動完全是一哄而起,其實他們根本沒有準備這樣做,純粹是受當時會場氣氛的暗示和烘托。他們根本沒想到這個舉動是自掘墳墓。勒龐形象地說,“他們就像被風暴捲起的樹葉,飛向四面八方,然後又落到地上”。

問:這種情況確實很常見,因為反應是情緒性的,而情緒會互相影響。

答:對。這就引出了群體情感的第二種表現,輕信,也就是不顧事實。中國有個成語“三人成虎”,說的就是這種情況。在群體情緒作出反應時,不會有人問,真的嗎?魏國大臣龐聰問魏王,如果第三個人也對你說,大街上來了老虎,你會信嗎?魏王說,三個人都說街上有老虎,“寡人信之矣”。只因為說的人多,再荒謬的傳言,也能讓人信以為真。群體心理中不存在探究真相的要求,而且跟着而來的就是第三種特點,誇張。凡是群體對某一事件反應激烈時,一定會有情緒誇張的成份,因為事實會被誇張到遠離真相。一件事兒傳的人越多,越要小心它離譜太遠。所以勒龐說,“群體因為誇大自己的感情,所以它只會被極端感情所打動,希望感動群體的演說家,必須出言不遜,信誓旦旦,誇大其辭,言之鑿鑿,不斷重複,絕對不以說理的方式證明任何事情”。我們知道,希特勒的演講,百分之百就是反映這樣一種情況。在這種多變、輕信、誇張的心理趨勢推動下,就必會出現第四個特徵,偏執專橫。在群體心理中不存在有話好好說這回事兒。群體一旦被激發起來,肯定是不撞南牆不回頭,而且是沒理可講。這是因為群體情緒的互相感染,使任何人都不願也不敢偏離群體情緒的指向,否則就成了個叛徒,下場就會很慘。勒龐分析這些特點,認為這是個體一旦陷入群體,會產生新的性格。而弗洛伊德一方面讚揚勒龐指出了問題,卻進一步認為,“沒有必要過多地強調新性格出現的重要性,我們只需指出個人在群體中獲得了某些條件,它們使他能夠擺脫對自己無意識本能衝動的壓抑。至於那時他因此表現出來的,表面上看來新穎的性格,實際上不過是這種無意識衝動的種種表現形式而已。在這種無意識中,包含了人心中所有罪惡的東西,秉承了人類所有的惡念”。

問:弗洛伊德似乎對人性有更悲觀的看法。

答:弗洛伊德對整個人類文明都是相當悲觀的,這恐怕跟他是一位猶太人有關。猶太民族的苦難,深深埋藏在他的無意識深處。在他從事研究的時候,會浮現到他的意識中,指引他觀察問題的方向。好,我們這是有點兒用弗洛伊德的方法來分析他本人了,就此打住。

除了群體心理所表現的情感特徵,我們還應該關注群體的觀念特徵,也就是它的思考方式。但是聽友們可能會問,群體不是一般都無腦嗎?沒錯,但無腦也要通過他們的思考方式來表現。畢竟組成群體的個人,並不必然是白癡。首先,群體心理中得勢的觀念絕不能是深思熟慮,經過邏輯分析,有大量事實和文獻支持的理論。群體中絕無哲學的位置,起作用的是口號。勒龐說,“給群體提供的無論是什麼觀念,只有當他們具有絕對的、毫不妥協的和簡單明了的形式時,才能產生有效的影響”。也就是說,一個觀念要想讓群體中的人反應,一定要把這個觀念變成最簡單明了的形式,所以在群體中,最流行的,影響力最大的,只能是口號式的東西。在文革中,我們幾乎每天都會接受新的口號,這些口號鼓動起全國民眾集體行動,比如說人民日報發表的社論,每一篇的題目都是能夠喚起群體行動的口號。比如“破舊立新”,紅衛兵們不會有人去問,什麼是舊什麼是新,這舊的內容是應該被拋棄打碎的,還是它本來就是人類最寶貴的精神成果和財富,不但不應破,反而要繼承保留。他們的腦子裡只有破舊這兩個字帶給他們的破壞性本能釋放的理由。

問:確實,就像文革中,人們最熟悉的就是口號,以至會有那種五一勞動節慶祝口號這種東西。

答:你舉的這個例子相當有代表性。所謂慶祝口號,就是把當局的一整套意識形態變成十幾個及其簡單的口號,所以依照這種口號行動起來的群體是非常可怕的。因為口號可以在內容上互相矛盾,用勒龐的看法來解釋,是它們沒有任何邏輯上的相似性或連續性。比如我們常聽到“進一步改革開放”,同時我們也會聽到“警惕外部敵對勢力”。這樣的兩個口號,其實內容是彼此衝突的,但是它可以成為社會運行的基本政策。所以勒龐說,這些口號“可以互相取代,就像操作者從幻燈機中取出一張又一張疊在一起的幻燈片一樣”。這解釋了為什麼能夠看到,最矛盾的觀念在群體中同時流行,在不同的時期,群體會以它的理解能力,而受不同觀念的影響,干出大相徑庭的事情。因為群體完全缺乏批判精神,因此他們反而覺察不到這種矛盾。不過,要說群體缺乏理性的推理能力,那是因為他們的思考是藉助形象的,這個我們在前面已經提到過。勒龐認為,所有善於操縱的統治者,都會利用形象來說服民眾。象古羅馬時代的安東尼,在凱撒在被刺殺之後,為了讓民眾跟着他走,他對民眾演說時,要手指着凱撒的屍體。

問:就像文革中,每個單位都有幾個階級敵人的形象。

答:確實如此。在《一九八四》年這部書中,大洋國的統治者,專門安排出“仇恨時間”,這時大屏幕上就會出現歐亞國首腦的模樣,這玩兒的都是同一套伎倆。

 


同一主題

  • 法國思想長廊

    烏合之眾的分析家勒龐第二節: 什麼是群體的特點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法國思想長廊之十六 勒龐——烏合之眾的分析家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第十四: 陽光與閃電——美國革命與法國革命的比較(下集)

    想了解更多

  •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六節 克拉夫琴科審判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六節 克拉夫琴科審判

    [提要]蘇聯的擴張姿態,使西方國家的政治領袖明白,雅爾塔會議上羅斯福的設想,由和平共處的大國合作,來保障世界和平,已完全落空。蘇俄共產體制根深蒂固的輸出革命的衝動,使他們一有機會就來試驗民主國家的勇氣。北大西洋公約的簽訂,為戰後格局的穩定建起一道防線,但很多人看不清楚它的意義。雷蒙阿隆為此大聲疾呼,此時維克多·克拉夫琴科審判,更撕裂了法國知識界。

  •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五節 面對冷戰的阿隆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五節 面對冷戰的阿隆

    [提要] 1946年冷戰開啟,這是以兩個講話為代表。歐洲的知識分子面臨站隊的問題,從當時陣營的畫分看,是集權暴政的蘇俄與自由民主的英美相對峙。從表面上看,是個簡單的非黑即白的問題,但在現實中,尤其在思想理論層面上,卻要複雜得多,呈現出多層次的灰色地帶。

  •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四節  戰後時代的分化與對峙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四節 戰後時代的分化與對峙

    [提要] 二次大戰之後,反納粹德國的統一戰線迅速瓦解,雅爾塔會議對東西方勢力範圍的畫分,實際上是西方民主國家與集權國家和平共處的幻想。同樣面對納粹,對英美來說,保家衛國是捍衛民主自由的普世價值,對蘇聯而言,衛國戰爭事實上是捍衛另一種價值,戰爭的結果是維護了集權統治,甚至在可能時要擴展暴政的範圍。這是人類歷史上的關鍵時刻,對法國知識界當然有極大的影響。

  •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三節  學習與思考的年代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三節 學習與思考的年代

    [提要]從二十年代末到三十年代末,雷蒙阿隆有一個漫長的學習與思考期,他曾去德國生活工作過幾年,德國哲學給他相當深的影響。三十年代又正是德國納粹主義崛起的時代,法國也社會動蕩不斷,左右兩派激烈鬥爭,左翼聯盟“人民陣線”曾一度掌權,推行改良主義的社會政策。雷蒙阿隆就在這個背景中開始了他的學習與思考。

  • 介入的旁觀者— 雷蒙·阿隆第二節:虛幻的光明

    介入的旁觀者— 雷蒙·阿隆第二節:虛幻的光明

    [提要] 一次大戰結束之後,出現了人類歷史上第一個共產黨執政的社會主義國家蘇聯,它給許多不滿資本主義、一心追求人類自由與和平的知識分子帶來希望。那時可以說對共產主義的追求在法國知識分子中激起一股不小的浪潮,人們對蘇聯這個國家既好奇又嚮往,法國知識界中對蘇聯共產體制抱有好感的人不在少數。

  •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一部分:  雷蒙·阿隆的時代背景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一部分: 雷蒙·阿隆的時代背景

    [提要] 在二十世紀的法國思想家中, 雷蒙·阿隆(Raymond Aron,1905年3月14日-1983年10月17日)是相當特殊的一位人物。他是學術精英圈子的一員,在這個圈子裡卻又顯得像個局外人。他是典型的法國知識分子,又和德國近當代哲學社會學聲氣相通。他重新發現托克維爾思想的重要性,舉起自由主義的旗幟,反抗二次大戰前後泛濫於法國知識界的左傾思潮。他繼承法國知識分子介入社會問題的傳統,是一位堪稱典範的公共知識分子。

  • 生命自由的探索者柏格森第三部分: 綿延是自我意識的本質

    生命自由的探索者柏格森第三部分: 綿延是自我意識的本質

    [提要] 柏格森認為,真正的自我意識不是靜止不變的,也不能被看作是一個個思緒的片段。它總是現在包含着過去,並趨向未來,而未來又可能返回過去的根源,所以它是分分秒秒在變異着,生成着,這就是綿延的實質。正是這個綿延使世界從內到外都活躍起來。這也就是生命的本質。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