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1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9年1月18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1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默克爾——隨時可能退位的總理

默克爾——隨時可能退位的總理
 
德國總理默克爾在柏林 2018年8月26日 路透社

德國總理默克爾10月29日宣布將逐步退出政壇,此舉立即引發了爭奪基民盟黨主席職位的角逐。今年12月,基民盟將在漢堡舉行黨代表大會,選舉新的黨主席。按照老傳統,新主席也將是2021年國會大選時基民盟總理候選人。默克爾雖然表示願把總理工作干到本屆任期期滿,但新的黨主席是否會讓她干滿三年,德國政界和媒體均表懷疑。再者,始終反對默克爾難民政策的匈牙利和波蘭等國,現在更不會把默克爾放在眼裡了。在歐盟層面上,默克爾也將變得人微言輕。

默克爾逐步退位聲明一發表,媒體便開始總結她的成敗,內心在向這位總理告別。媒體普遍認為,默克爾2015年敞開國門歡迎難民的政策,導致了這位鐵娘子政治生涯的轉變。在隨後各種選舉中,德國第一大黨基民盟一再損失慘重,而要求默克爾下台的選項黨則不斷飆升。選民通過選票,表達了對默克爾的不滿。10月28日黑森州選舉,基民盟再次慘痛丟失10個百分點。領導基民盟18年、擔任總理13年的默克爾雖然還沒有落到非要逐步退位的地步,但她走出了這一步,讓很多人鬆了一口氣。媒體隨後馬上報道說,右翼民粹選項黨雖然已打入了所有16個州,但隨着默克爾的式微,選項黨現在沒了敵人,這意味着選項黨的巔峰已過,時局會慢慢轉變了。

德國廣播電台注意到,人們對基民盟黨主席和總理默克爾的政績評估很少象現在這樣表裡不一。表面上,大家說“令人起敬”都說了有上百遍了。但這指的只是她的逐步撤退決定。與此同時,從媒體和政界的評論里,人們明顯能聽到鬆了一口氣的那種嘆息。有些人甚至流露出勝利的喜悅。在報紙評論中,只有左派的在柏林出版的《日報》表示:“我們會懷念她。”這句話里包含了對默克爾時代社會自由化也將告終的憂慮。在過去的20年里,默克爾在某種程度上是個緩衝器。她柔化了全球化世界的粗魯,而大聯盟政府也減弱了社會衝突。在社民黨的扶持下,默克爾平安度過了金融危機這一最大危機。默克爾的緩衝政策直到2015年9月都很管用。但她向巴爾幹路線上的難民敞開國門的決定,帶來了政策模式的轉變,導致她最後關不上國門。

根據德新社11月4日消息,現有12位選手將角逐黨主席席位。其中名氣較大的有三位。他們是56歲的默克爾心腹、秘書長克蘭普-卡倫鮑爾,38歲的衛生部長施潘和曾被默克爾排擠出政壇的62歲前聯盟黨議會黨團主席默茨。多份民調顯示,德國民眾最看好默克爾最強勁敵、財經高手默茨擔任基民盟新領袖。

《明鏡》周刊上周透露說,基民盟籍聯邦議會主席朔伊布勒選中了默茨,並在暗中運力,扶持默茨出山。是朔伊布勒向默茨建議說,最遲應在10月28日黑森州選舉當日下午做出是否競選黨主席的決定。另外,朔伊布勒還幫默茨安排了一些重要會晤,以便默茨能在德國和歐盟基民盟圈內,預先探測自己成功的機會,並為競選鋪路。其中一個會晤便是十月中期默茨和布魯塞爾保守派領導人Joseph Daul的會晤。會晤後,Daul 將默茨的計畫透露給了默克爾。

朔伊布勒是基民盟舉足輕重的元老,一旦大聯盟政府破裂,多方公認朔伊布勒將是恰當的臨時總理人選。有這位重量級人物護航,默茨成功的機率自然大了不少。一旦成為黨主席,基民盟下一屆總理候選人非他莫屬。

就德國時局,《漢諾威彙報》預言說,默克爾卸任黨主席後,基民盟內不會靜水一潭。不管是默茨還是施潘,他們都既不願意也根本不想和默克爾合作。默克爾的親信克蘭普-卡倫鮑爾如果不想成為默克爾的翻版,那她也得儘快和默克爾拉開距離。而社民黨是決不會給一個新總理先送點信任分的  大聯盟可能要嗚呼哀哉了。

  • 德國《世界報》:特習對弈 習近平不能示弱

    德國《世界報》:特習對弈 習近平不能示弱

    美國和中國一月初的貿易談判落幕後,德國媒體很快感到失望,認為會談結果離真正解決問題還很遙遠。不過,中國副總理劉鶴一月底將赴美繼續會談,使人們對衝突可能得到解決又充滿期待。

  • 2018年:默克爾沒有領導能力

    2018年:默克爾沒有領導能力

    德國總理默克爾 (Angela Merkel) 12月初失去基民盟黨主席職位後,她的政治生涯的終點就隱隱若現。2019年很可能是默克爾總理生涯將畫上句號的一年。

  • 2018年:德中兩國繼續靠近

    2018年:德中兩國繼續靠近

    風雲多變的2018年即將過去。在這一年裡,美國總統特朗普實行的美國優先、貿易保護主義和懲罰關稅等政策迫使德國和中國相互靠近。但即便沒有美國的推力,雙方也會繼續靠近。兩國在許多領域裡加強了合作,可謂是相當好的朋友。但體制和利益的不同使雙方仍然有不少磨擦。  

  • 劉鶴訪德 魅力攻勢難奏效

    劉鶴訪德 魅力攻勢難奏效

    中國副總理劉鶴11月25到28日訪問德國,期間會晤了德國總理默克爾,德國經濟部長阿爾特邁爾、財政部長舒爾茨,參加了中歐論壇漢堡峰會,在峰會上突出了共同利益,並許諾中國將繼續實行改革開放,歐盟競爭事務專員維斯塔格和德國交通部長朔伊爾也各各發表了主旨演講,會議以大家共同呼籲合作而告終。劉鶴還訪問了漢堡市政廳,推動了漢堡與中國的合作。劉鶴此行動作很多,但收穫有多大?他的魅力攻勢帶來了什麼效果?

  • 馬斯訪華 有打有拉

    馬斯訪華 有打有拉

    社民黨籍德國外長馬斯(Heiko Maas)本月12到13日訪問了中國。 這是他上任以來首次訪華。他會晤了中國外長王毅、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等多位高級官員,由此可看出中國對這位德國客人的重視。訪華首日,他批評了中國的新疆維族政策, 還參加了德中青少年籃球訓練,因此也被稱為籃球外交。訪華第二天,他沒再談人權,而是唱出了願和中國深化雙邊關係的主調。馬斯期望和中國合作的領域不少,貿易、未來科技、削減軍備、安全和氣候保護、強化聯合國等都在其中。馬斯的對華政策引起了什麼反響?德中關係進入了什麼狀態?

  • 《圖片報》:再教育營暴露了共產黨對維族人的恐懼

    《圖片報》:再教育營暴露了共產黨對維族人的恐懼

    中國政府終於承認在新疆設有再教育營,德國電視一台、《南德意志報》等重要媒體立即對中國信息政策的變化進行了報道。但新疆維族自治區主席紮克爾稱再教育營是免費職教中心,則遭到德國媒體的批評。德國已停止遣返維族難民 。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