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5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5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1/05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1/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9年5月21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鮑彤:習近平改革40年講話 宣布改革已死的悼詞

media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12月18日在人民大會堂發表改革40周年演說 路透社

習近平日前紀念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的講話公認沒有新意,但“有一副對聯很吸引眼球”:“該改的、能改的我們堅決改,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對此,已故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秘書鮑彤有獨到的見解。

中共八十年代推動改革的前總書記趙紫陽秘書、原中國國家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副主任、中共中央政治體制改革研究室主任鮑彤周三對英國廣播公司有一段明白無誤的解讀,在他看來,習近平改革開放40周年講話,是一篇“宣布中國改革已死亡的悼詞”。他認為這篇悼詞遲到了幾乎三十年。“事實上,以民眾為主體的中國改革,早就被中國共產黨的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用坦克和衝鋒槍處死了”。

鮑彤針對習近平提出的“該改的、能改的我們堅決改;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表示,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就是該改的、能改的,所以“我們堅決改”;官員公開財產,就是不該改的、不能改的,所以“堅決不改”。他直指,不能改的非但不改,誰敢要求改,就堅決把誰抓起來,叫做“全面依法治國”。舉一反三,其他可知。

鮑彤認為雖然“改革”這塊金子招牌還在被當局小心翼翼地保留,但改革的“主體和主題全然被異化了”。

改革的主體由民眾被異化為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改革的主題,從民眾的求生求活,被異化為“中共給自己人求穩求富求強”。治國理政重新徹底成為“黨的專利”,而人權、私有財產、思想解放、言論自由微弱的萌芽,重新成為隨時可能遭致鎮壓的對象。

今天是毛澤東冥誕125周年,北京當局以不公開的方式舉行各種紀念,但是在鮑彤看來,“中共1945年當著全世界向中國人開出的民有民治民享的支票,被兌現為官有官治官享的現實。”在今天,在中國,誰也沒有力量把中國拉回到億萬人都必須聽命於毛澤東一個人支配的僵死時代。然而,一個不爭的事實是,與30年相比,中國離“憲政共和國”的距離“不是漸行漸近,而是越來越遠了”。

改革是中共領導的嗎?鮑彤的答案是改革是中國人民突破中共禁區的結果,他表示,當年人民公社的覆滅,城鄉私有經濟的再生,農民不得進城禁令的失效,都不是中共領導出來的,反而都曾被視為異端。這些都是冒着無視且突破中共禁區的危險,才得以生存和發展。習近平講話把堅持黨的領導表述為改革的至高無上的原則,這是對現狀的概括,不符合當年的史詩。

鮑彤認為,當年的中共領導人鄧小平畢竟還有“不改革死路一條”的危機感。現在呢?習近平這篇“洋洋萬言的雄文”不再分析中國面臨的社會問題和危機,不再提出改革的任務,卻用“一系列最高級別的辭藻讚美着中國的現狀”。既如此,“哪有改革的必要,何來改革的任務?”

鮑彤對習近平講話的理解是,以維護黨的領導的權力和利益為主題的改革“也許永遠在路上”,但是“以民眾為主體”的改中國的該革明明早已死掉。後者能不能復活?在鮑彤看來,“改革就是改變現狀,因此在不得妄議的氣溫條件下,將是絕對沒有可能的”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