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8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7/08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7/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8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8月1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00點至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知識分子價值的捍衛者朱利安·班達第五節: 捍衛民主的道德價值是知識分子的責任

知識分子價值的捍衛者朱利安·班達第五節:  捍衛民主的道德價值是知識分子的責任
 
知識分子價值的捍衛者朱利安.班達 網絡圖片

[提要] 班達指出,推崇秩序至上的知識人,其本質是反民主的。因為民主制度中的公民平等原則,已經否定了秩序等級,否定了所謂有着歷史合理性的不平等。班達認為,民主制不僅有其歷史的正當性,而且有道德上的正當性。

問:看來班達所說的秩序,不僅是社會秩序,還是等級秩序。

答:對的。本來ordre這個詞,有一個重要的意項就是基於社會等級序列的一種秩序。而作為一種社會等級規範的秩序,自然就帶有高下、尊卑,但民主卻是基於人生來平等這一信念之上的。秩序論者反對民主的理由之一,是民主會造成違反自然的平均主義。班達卻為民主辯護,他指出,民主並不否認個體之間的自然差異,它所要求的平等,是公民在法律上和機會上的平等。他引述路易·布朗的話:“平等只在於人人都能發展他們不平等的能力”。又引伏爾泰的話:“我們是平等的人,但不是無差異的社會成員”。班達為平等辯護,因為在他看來,平等是一個道德理念,儘管歷史和自然的條件限制,造成了人們在實際上的不平等。但良心這種道德的要求,卻必須承認扶弱濟貧、尊重每一個體的原則。這是源於自然法的規定,它高於實定法。秩序要求服從社會中的不平等,而正義卻要求平等,秩序要求服從國家,而道德卻要求國家要以個人權利為依歸。這就又回到了班達判定知識人所應維護的價值的標準。班達的標準,是康德以人為本的定義,是與個人權利相匹配的良心。我們能夠看出來,班達的標準是一種抽象的標準。

 

問:這其實是自由主義的出發點。

答`;可以這樣理解。他批判秩序主義,其實就是批判國家主義。他認為知識人為國家唱讚歌,是對自身職責的背叛。這些知識人,崇拜國家的“堅如磐石”,歌頌國家是“不可分割的現實”,是全能的。在這個列維坦面前,個人權利、個人觀念完全被吞沒,班達說:“所謂國家的靈魂,不過就是我們在納粹的所有機構中都能看到的那個口號‘民族才是你的一切,離開民族,你什麼都不是’”。但是我們知道,整體一定是由個體組成,沒有活生生的個體,總體就是一個空洞的集合概念,所以事實恰恰和納粹的宣傳相反,沒有個人就不會有民族、國家。專制主義者會說,個體、個性、個人自由會削弱國家,損害所謂民族大業。其實,個人自由一旦成為立國原則,遭到削弱的只是專制者不受限制的權力。而民族,卻會因為個體的豐富與自由,而成為一個極富創造力的、在精神與物質上都極大豐富的民族。班達隨即提出了一個重要問題:“知識人的作用,是否要服務於使國家強大”?在一般人看來,這是一個不證自明的問題。知識人要服務於國家,要幫助國家強大。但班達的回答不是這樣。他認為,知識人的天職,是要捍衛那些普世的價值。在這種價值和國家行為發生衝突時,知識人要秉承價值,批判國家。在個體與國家關係中,那些背叛了自己職責的知識人,推崇國家對個體的吞噬與制服。這和另一個現代觀念,即組織化的觀念相關。所謂組織化,是孔德實證哲學的重要觀念。這一點我們在前面介紹孔德時,已經作過一些介紹。

問:孔德的哲學是不是和他考慮工業社會的效率有關?

答:孔德考慮問題答角度確實相當科學化和技術化。班達對他是持批判態度的。聽友們可能還會記得,孔德所謂人類發展三階段說,也就是神學階段、形而上學階段和實證階段。在孔德的歷史發展圖景中,神學的、形而上學的觀念,在實證階段就統統消失了。可班達恰恰認為,信奉這種實證論,是對知識人職責的背叛。因為知識人正是要捍衛人類精神世界中的那些抽象的永恆原則。這些原則自古以來就存在於形而上學和神學的思想之中。班達特地指出孔德實證哲學對組織化的推崇,他認為信奉組織化organisation,是背叛了知識人所應該捍衛的那些原則。什麼是組織化?就是個體自由、個體獨立性被收容於一個組織結構,用我們常說的話,就是每一個人都是革命這部大機器上的齒輪和螺絲釘。這個比喻形象地表明了一切專制社會的運轉狀態。當然,孔德的組織化是來源於大工業生產的效率原則,但這個原則推廣到人類社會的其他方面,就成了剝奪個人自由的有力武器。所以班達批評說,在孔德的思想體系中,自由是完全多餘的東西,是一種否定的價值,因為它對生產效率毫無助益。班達甚至認為,希特勒納粹那一套高度組織化的運作方式,是從孔德那裡學到的。他引希特勒在《我的奮鬥》中所說的話“當我們真正組織國家時,個人自由就一錢不值”。因為組織化所追求的目的,是最大化的產出,它取消了個體自由所帶來的能量的消耗,使國家獲取最大的整體效益。這個整體效益就是national efficency,這就是我們所說的集中力量辦大事兒。這是一種極可怕的力量,如果信奉這個原則的國家在體量上是一個巨大的國家,而它的這種國家效益又獲得了成功,世界就會是一個沒有任何個人自由、個人情感、個人偏好的冰冷而殘酷的世界。這個世界中通行的原則,只是控制、效率、實力、佔有,所以它具有兇狠的侵略性。它侵入到個體的心靈中,使人們不再有愛,不再有自由夢想、詩歌,不再有情感。衡量價值的標準也不再是道德上的善惡,而是能否最有效、最大量的攫取。人們不再有良心的折磨,內在的反省,不再有迷惘、困惑,只有麻木、愚蠢的快樂。

問:這個前景夠可怕的,可還真不是沒有可能性的。

答:所以班達要大聲疾呼,知識人,你要堅守自己的職責。在他看來,這些國家觀、民族觀、組織化原則,甚至不加批判的所謂愛國主義,都和知識人所應捍衛的價值相背離。而且他特別指出,這是一種現代病,是現代世界最野蠻的發明。它和人類精神文明的主流價值不合拍,而正是精神文明的主流價值,才是知識人安身立命的基礎。他感嘆一部分知識人去擁抱這些現代的野蠻發明,說明他們已經完全忘掉了自己存在的根據何在。我們可以批評班達的絕對精英主義,批評他把孔德和希特勒裝在一個口袋裡的做法,有欠考慮之處,但他對知識人的責任,有一種堅韌的持守,這些很值得我們深思。

 

 


同一主題

  • 法國思想長廊

    知識分子價值的捍衛者朱利安·班達第四節 什麼是知識分子的永恆使命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朱利安·班達:知識分子價值的捍衛者之三重審與赦免——知識界的分裂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知識分子價值的捍衛者朱利安·班達第二節 左拉——《我控訴》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知識分子價值的捍衛者朱利安·班達第一節 德雷福斯事件

    想了解更多

  • 荒謬世界的反抗者加繆之七  反抗納粹主義是人的道德責任

    荒謬世界的反抗者加繆之七 反抗納粹主義是人的道德責任

    『提要』 認識到世界之荒謬的加繆,選擇了面對荒謬的反抗姿態。這個姿態的背後是責任倫理和道德主義。他相信道德評價的相對性,對荒謬的人類處境抱着極大的同情與寬容。但又堅持道德本身的絕對性。他對踐踏一切人類道德的納粹主義,進行了尖銳的批判。在他心目中,納粹就是一場鼠疫。

  • 加繆荒謬哲學之六  反抗是人的自由的表達

    加繆荒謬哲學之六 反抗是人的自由的表達

    [提要]加繆指出了世界的荒謬,同時也指出了荒謬的意義,那就是他提供給人選擇的可能性。面對荒謬,懦弱的人會選擇犬儒主義態度,以虛無主義面對人的道德責任,從而隨波逐流,甚至與黑暗邪惡勢力攜手。而一個自由人,會採取挺身反抗的態度,儘管這種反抗很可能是堂吉訶德式的。

  • 加繆荒謬哲學之四 幸福的西西弗

    加繆荒謬哲學之四 幸福的西西弗

    [提要] 從常人觀點看,西西弗的命運是悲慘的,行為是荒誕的,每天做同一件事,而這件事從目的性的觀點看,毫無意義。但是荒誕和無意義是同一回事兒嗎?因此我們難免要問,什麼是意義?加繆對西西弗神話的分析,就是要重新定義在荒誕的人生中意義何在。

  • 加繆荒謬哲學之三 西西弗神話

    加繆荒謬哲學之三 西西弗神話

    [提要]  希臘神話中的形象西西弗,被加繆用來詮釋他的荒謬哲學。西西弗因得罪眾神,被判處一種特殊的苦役,他每天要把一塊巨石推上山頂,隨後巨石又滾下,他再開始推石上山,永無休止。加繆以西西弗的形象來說明,世界本來是荒謬的、無意義的,是人的活動給世界創造意義。

  • 加繆荒謬哲學 之二  一場荒謬的兇殺案

    加繆荒謬哲學 之二 一場荒謬的兇殺案

    [提要]  《局外人》的主人公莫爾索開槍打死了海灘上的一位阿拉伯青年,整個殺人過程冷酷而荒謬。他沒有任何殺人的理由,卻隨隨便便犯下大罪,而他對這犯罪行為又無動於衷。加繆通過描述這樁罪行,揭示出一個與現實常規世界相對立的、非理性的荒謬世界。

  • 加繆第二節 荒謬是人的一種存在狀態

    加繆第二節 荒謬是人的一種存在狀態

    [提要]  加繆一直否認自己是一個存在主義者。他稱自己的哲學是一種“荒謬哲學”,這種哲學努力探究人的存在狀況的荒謬性,並指出荒謬在生存論上的意義。同時,他從一種道德主義的立場,鼓勵人們認識荒謬以確立生存的意義。他認為,認識到存在的荒謬性,並面對它,是人的英雄行為。

  • 加繆—荒誕世界的反抗者:地中海之子

    加繆—荒誕世界的反抗者:地中海之子

    [提要]  阿爾貝· 加繆(Albert Camus, le 7 novembre 1913 - le 4 janvier 1960) 是法國二十世紀最偉大的文學家和思想家之一。他出生在法屬阿爾及利亞的孟多維,一個地中海邊的城市。從加繆的作品中,我們可以感受到地中海的陽光與陰影。他常常被人歸為存在主義思想家。但他本人否認這一點。不過,我們從他的作品中,確實能發現存在主義所關注的命題。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