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8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8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2/08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2/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9年8月22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六四三十周年回顧中國政治體制改革歷程(二 )----與鄧小平對錶

六四三十周年回顧中國政治體制改革歷程(二 )----與鄧小平對錶
 
中共已故領導人鄧小平 網絡照片

[提要]86年,鄧小平再提政治體制改革。這次鄧明確提出要研究政治體制改革問題。趙紫陽抓住鄧重提改革的時機,開始系統布局,從問題研究入手,分出長遠目標與近期目標,並且審時度勢,在不刺激黨內老人反彈的策略要求下,穩步推進。用鮑彤先生的話,這叫做“與鄧小平對錶”。

86再提政治體制改革,似乎決心下得很大,明確要看到具體落的成果。

答:按照鄧這個人的性格和作風,他抓一件事兒一定不要只說空話,而要看到具體成果。所以86年6月10日,他要求中央書記處“考慮一下政治體制改革問題”“允許用年把時間搞調查研究,把問題理一理,把主意拿好,然後再下手”。從鄧的話中可以看出來,他要實實在在地推動政治體制改革的進程。但是,他想要的成果,仍然是黨政分開,權力下放,精簡機構,他仍然不忘強調“不能照搬西方”。不過這次他提議由趙紫陽來主持政治體制改革,這很出人意外。因為這工作本該屬於總書記胡耀邦負責。鄧卻讓主持政府行政工作的總理趙紫陽來抓,顯然他已下決心要換掉胡耀邦。1986年9月18日,趙紫陽主持成立了中央政治體制改革研討小組,用吳偉先生的定義,這是“宣告了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的方案設計工作,在趙紫陽的主持下正式啟動”。這個研討小組下面設了一個辦公室,由鮑彤、嚴家其等人負責。吳偉先生進入了這個辦公室。在辦公室成立的會議上,鮑彤透露,趙紫陽說“這件大事兒解決了,可以去見馬克思了”。可見趙紫陽深刻認識到政治體制改革對中國是一件無比重要的大事。中共高層中能有這樣一個人和這種認識,可以說是千載難逢。

 

:那陽對政治體制改革的前景是如何看呢?又如何設計實施的步驟呢

答:從吳偉先生的紀錄中可以看出,趙的看法是在體制改革小組成員們多次討論下,逐漸具體化的。當時最重要的認識是,提出了政治體制改革的根本目的是,“建設社會主義的民主政治”。在我看來,這個口號提得極高明。因為社會主義這個定語,同民主制度並不衝突,我們知道北歐那些奉行民主社會主義的國家,都是民主憲政國家。所以,只要是實行民主政治的社會主義,就一定要和列寧式共產制度畫清界線。也就是必然要拋棄以階級鬥爭方式治國,和無產階級專政,一黨獨裁這些東西。因為歷史的實踐已經告訴人們,這一套東西給中國人民和世界上一些其他國家帶來無窮的苦難。而承認普世價值,承認人類文明的自由憲政價值,是中國人民徹底擺脫專制壓迫,走向自由文明,成為真正意義上的人的唯一方向。它就是五四以來,中國人民所嚮往的東西。雖然在歷史的偶然因素下,特別是在蘇聯、日本兩大外力的促迫下,中國偏離了這個方向,走上了共產專制的道路,但五四精神沒有死,它甚至在老一輩共產黨人中,仍有一些人心中藏着這個火種。政治體制改革,其最終目的,就在於使中國重新向這個方向走。在這個政治體制研討小組成員廢寢忘食的研究之下,提出了許多根本性的問題,和切實可行的步驟。在一次會議上,鮑彤先生提出,政治體制改革的長期目標,是政治生活的高度民主化、法制化,近期的目標是制度化。趙紫陽馬上說,只說走向制度化,還沒有涉及實質問題。實質問題就是分權。近期目的是要解決黨與各種社會組織的關係,包括黨與政府、人大,黨與其他社會組織,包括與企業之間的關係。趙紫陽明確指出:“我們這次改革,終究是要解決黨的權力過於集中於少數人,個別人,一個人”。這個提法和鄧小平的思想是合拍的,因為鄧在文革中深受迫害的經歷使他知道,權力集中於一個人,萬事定於一尊,哪怕是毛澤東那樣頗有雄才大略的人,也一定會給國家、民族帶來可怕的災難。但是趙紫陽更向前推進了一步,提出“言論、出版、集會、結社自由等問題,關鍵是言論與出版,要放到社會主義民主專題中研究”。這說明,趙已經認識到,要想政治民主化,沒有言論出版自由不行。隨後,在86年底,研討小組下又分設了8個專題小組,吳偉先生稱這一舉措“標誌着政治體制改革研討工作第二階段開始”。但就在這時,發生了遍布全國的學潮,於是開始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最後導致胡耀邦下台。從這裡我們可以看出鄧小平舉措的矛盾性。吳偉先生總結說:“每當鄧小平感到改革開放威脅到黨的領導地位時,他就會出來大講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每當他認為改革開放遇到障礙時,他就要出來大聲疾呼‘不改革就是死路一條’”。

:但紫陽只能在小平畫出的圈裡跳舞。所以把握分寸很,也很危

答:難點就在這裡。一反自由化,政治體制改革往下怎麼走就成了大問題。所以鮑彤先生認為,現在政改辦公室需要同鄧小平對對錶了。所謂對錶,就是依照鄧小平關於政治體制改革的完整想法來設計方案。但是由於鄧本人的想法,除了共產黨執政地位不能變之外,也經常變化。有時講得開放,比如對西方民主制度的某些讚揚,有時又講得保守,比如認為自己的體制決策快,要保持這個優點。所以,提出一個政治體制改革的方案,要和鄧的各種思路不衝突,對得上表,也就是步調一致,讓研討小組的人大傷腦筋。好在鄧一方面提出反自由化,另一方面並未指責研討小組的工作。吳偉先生說:“由於是鄧小平授權,趙紫陽直接主持,中央政改研討小組及其辦公室,如同一個小政治特區”。所以趙紫陽立即在87年春節團拜會上,給反自由化剎車,把它局限在黨內政治思想領域。他的這個講話得到了鄧的支持,鄧甚至說,改革不是急了,而是太穩。這才有後來鮑彤先生提出的“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的說法。鄧非常欣賞這個說法,多次使用,以至人們以為這是鄧本人的創造。但是,由胡喬木、鄧力群把持的新聞宣傳陣地,不停地向趙紫陽放冷槍。黨內保守勢力甚至準備推鄧力群出任黨的總書記。當時的局勢,真有黑雲壓城的感覺。4月28日,趙紫陽去鄧小平的家裡,和鄧有一次長談。趙向鄧彙報保守派借反自由化,要把黨的路線往左拉,鄧對這一點極為警惕。他贊成趙的判斷,說改革要加快。並且同意重新發表818講話,也就是那篇提出政治體制改革的講話。它一直是政改研討小組的尚方寶劍。趙立即召集政改研討小組開會,要把政改的總體設計進行下去。5月13日,趙紫陽召開宣傳理論新聞會議,指出“改革已成為社會主義國家的潮流”。趙頭腦清楚,他的這個所謂社會主義國家,指的就是蘇東共產主義集團。因為鄧小平對政治改革最看重的是黨政分開,所以研討小組在這個問題上考慮得最多。孫方明先生在會上明確提出黨政分開的標準,一是黨對國家事務不直接作出決定,二是黨的決定只對黨員和黨的組織有約束力,三是沒擔任國家機關職務的黨員,不是國家公職人員,四是黨的機構不是行政機構。這四條已講得相當深入,實際上已暗含着用國庫中納稅人的錢養一個政黨,是不合理合法的。因為我們知道,在實行民主政治的國家中,政黨動用國庫資金是犯罪行為。屬於佔有挪用公共資產。

:我得當反自由化運動很快就偃旗息鼓了。

答:確實,保守勢力一下子就被壓住了,這說明當時人心黨心都是主張改革開放,走向民主政治的。為了調動黨外力量,促進政治體制改革,閻明復召集民主黨派座談會,會上幾乎所有民主黨派都希望自己成為真正的政黨。他們說,當共產黨的花瓶兒,時間太長了。在我看,這其實是多黨制的雛形。當時程思遠甚至明確指出“黨領導一切,黨指揮一切,是違憲的”。趙紫陽因勢利導,開始籌備、起草政治體制改革總體設想,我們下次再談。

 

 

 


同一主題

  • 特別節目

    六四三十周年回顧中國政改歷程(一):政治體制改革的緣起

    想了解更多

  • 六四三十周年

    萬潤南回首六四(一) :不能光轟油門不踩剎車

    想了解更多

  • 六四三十周年

    萬潤南回首六四(三):習近平把黨天下變成習天下

    想了解更多

  • 六四三十周年

    萬潤南回首六四(二):成也小平敗也小平

    想了解更多

  • 阿波羅登月50周年:登月讓人類能夠探索更遠的太空成為可能

    阿波羅登月50周年:登月讓人類能夠探索更遠的太空成為可能

    50年前的7月美國成功發射阿波羅11號首次將人類送上月球,7月20日阿姆斯特朗成為踏上月球第一人,隨後阿爾德林跟隨,在登月艙外採集標本。美國太空登月計畫出於與蘇聯的太空競爭。那麼美國阿波羅11號登月成功對現在人類探索太空產生了什麼影響呢?中國積極尋求在太空的發展又會如何影響國際關係呢?就在美國阿波羅11號登月50周年紀念日當天,全球不少國家舉行慶祝活動。

  • 高敬文:中共未來最大挑戰是導致分裂的內部衝突

    高敬文:中共未來最大挑戰是導致分裂的內部衝突

    高敬文先生(Jean-Pierre Cabestan)是法國著名社會學家、政治學家和遠東政治專家,現任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的系主任。他長期以來關注和研究中國政治和社會經濟等問題,2018年出版了新著《中國的未來:民主或專制》,對中國政治體制及其走向進行深入探討。

  • 個人一小步 人類一大步:阿波羅登月50周年 登月三人組的回憶之光

    個人一小步 人類一大步:阿波羅登月50周年 登月三人組的回憶之光

    1969年的7月16日,尼爾-阿姆斯特朗,巴茲-阿爾德林和米歇爾-柯林斯三名美國宇航員乘坐的阿波羅11號從地球的佛羅里達州啟程。它飛向月球,其中阿姆斯特朗的左腳在7月21日踏上了月球表面,這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把足跡留在了月表。50年過去了,這“個人的一小步,人類的一大步”,依舊在瀚海星辰的宇宙探索中,熠熠生輝。

  • 王康:習近平和太子黨是六四鎮壓直接受益者

    王康:習近平和太子黨是六四鎮壓直接受益者

    在對八九六四民運鎮壓的過程中,中共前領導人鄧小平無疑是重要的決策者,這位從15歲開始到法國俄羅斯等地留學,在中共內部鬥爭中三起三落的的領導人為什麼會下決心對民眾進行武力鎮壓,給他一生留下抹不去的陰影。中國現任領導人習近平有對六四持何種態度?

  • 從地緣政治看習近平出訪朝鮮

    從地緣政治看習近平出訪朝鮮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周四乘專機攜夫人彭麗媛,在多位中國高級官員隨同下抵達平壤展開兩天的國事合作。習近平此行是中國最高領導人時隔14年訪問朝鮮,也被稱為是一次歷史性的訪問。報道顯示,朝鮮極為重視習近平的到訪,接待規格前所未有,習近平也成為第一位在錦繡山太陽宮廣場接受致敬的外國領導人。

  • 安琪:從“六四”出發,構建現代社會的個體尊嚴

    安琪:從“六四”出發,構建現代社會的個體尊嚴

    本次六四三十周年專題節目的嘉賓是八九流亡報人安琪女士。安琪不僅談她在八九三十周年之際的感想,也特彆強調,目前紀念六四面對未來的關鍵問題是:政改與換人,誰指望誰?除了反抗專制集權對人的禁錮外,中國所有公民也都應該走出“感性良心價值觀”的禁錮,做有人格價值和公民意識的公民。

  • 大陸新移民黎明:修例若通過,香港將成法律黑洞

    大陸新移民黎明:修例若通過,香港將成法律黑洞

    繼6月12日香港民眾再度大規模集會,抗議港府《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之後,香港街頭目前暫告平靜。但6月12日集會活動遭遇的警方暴力,以及特首林鄭月娥當日對集會活動的定性都進一步刺激港人的神經,新的抗議活動已在醞釀之中,而二十餘名香港學界和文藝界人士自6月12日子夜零時發起的接力絕食行動還在繼續。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講師黎明女士是這次絕食行動參與者之一。黎明女士2008年才移居香港生活。但她很理解港人在這次圍繞港府修改《逃犯條例》努力變現出的堅持與決心。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