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6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6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9/06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9/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6月19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萬潤南回首六四(二):成也小平敗也小平

作者
萬潤南回首六四(二):成也小平敗也小平
 
萬潤南近照 梅松白露

八十年代被視為中共建政以來出現的一個極其罕見的“光明年代”,然而“光明年代”卻倒在“八九六四”的血泊中。如果說鄧小平帶領中國人民走出毛澤東的“中世紀”,啟動了這個新時代,鄧卻在八九年親手抹殺了一線光明?如何看鄧小平在八九六四所起的作用,他個人的歷史定位,以及六四事件與習近平時代的因果關係?萬潤南繼續為我們回首八九六四,解讀中國命運。

法廣:三十年前一場偉大的民主運動在血泊中結束,實際上的中共最高領導人鄧小平下令鎮壓,槍聲終結了他親自開啟的一場中共治下史無前例的改革。關於鄧小平的歷史角色或者定位的問題,您有什麼思考?

萬潤南:十年改革鄧小平是曠古功臣,八九年鄧小平卻成為歷史罪人。從整個中共的歷史看,鄧小平確實如毛所言:人才難得。和其他中共領導人比較,鄧小平不僅有政治眼光,而且有政治智慧。當然,他有自己的局限。他開啟了改革開放的“小平中興”,八九年卻成為六四鎮壓的千古罪人。可以說,成也小平,敗也小平。八十年代的這個好時代的領軍人物是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是他的左膀右臂。

八九年發生的事情,某種意義講,鄧小平有機會走向更偉大。可惜他沒有抓住機會,結果走向了自己的反面。時間過去了三十年,現在再重新審視當年的局勢,我認為有三種可能,如果按上中下來分:上策是鄧小平在最後關頭放手,按照趙紫陽提出的在民主和法治軌道上解決問題。當時我們幾乎已經看到了這種可能。民心、軍心、黨心,幾乎都在改革派這邊。而且廣場上的學生已經非常疲倦,不需要採取極端辦法,學潮就可以和平結束。結果鄧嚴重錯估了形勢,沒有採取趙紫陽提出的那種理性解決的辦法,導致了最壞的結果。

政治是一個妥協的藝術。共產黨內部就是有改革派有保守派。改革派的領袖是鄧小平,胡、趙是兩員大將,當然還有一大批,包括閻明復,胡啟立,項南,習仲勳……等等,可以說兵強馬壯、大將如雲。創造八十年代黃金十年的,就是以鄧為首的改革派陣營。保守派是陳雲、姚依林、李鵬、王震等等,他們是反對改革的。一個很明顯的例子,鄧小平搞特區,南巡,去深圳,陳雲從來就沒有去過,也就是說他從內心深處是反對的,他也不掩飾自己的觀點。我的一個校友,學長楊繼繩寫過一本『改革年代的政治鬥爭』講到這個情況,他認為八十年代不是一言堂,而是雙峰政治,就是有兩個司令部。一個是鄧,一個是陳。逢雙改革派推進一步,逢單保守派反撲一下。八十年代,一邊要改革,一邊要對付保守派。到八九年,只搞經濟改革,不搞政治改革的改革已經進行不下去了。八九年學生運動,為改革派提供了一個推動政治改革的機會。可惜鄧錯估形勢,採取武力鎮壓的下策,讓保守派得逞,改革派幾乎全軍覆沒。

有沒有第三種可能,有沒有一個中策呢?當時趙陣營在處理與鄧的關係上如果更多考慮一些呢?我最近看吳偉寫的有關政治改革的書,推動政治改革確實不易,他們有一個說法,就是要和鄧小平“對錶”。做任何事情有輕重緩急,先後次序,所以古人說:治大國如烹小鮮。先做什麼,後做什麼,把握什麼樣的火候,如果稍有錯位,一鍋菜就砸了。所以要跟鄧小平對錶,這個意思很重要,就是要按照鄧的時間表來把控改革的節奏。我們再設想一下,如果趙陣營在處理與鄧的關係上,按照他一貫的方式,暫時的妥協,是否也是一種解決辦法?我認為趙與戈爾巴喬夫的談話,實際效果是把群眾的怒火轉移到鄧的身上了,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大的敗筆。有朋友認為六四是鄧小平藉機搞了一個政變。但我們從常理來看:鄧要搞什麼政變?實際上他是共產黨最高決策者。而且內部有一個說法,趙去朝鮮之前,鄧跟他講,你回來之後就把軍委主席交給你。鄧為什麼要這樣說呢?這裡有一個背景,保守派對趙攻擊得非常兇猛,他們抓住闖價格關不放。但是鄧很清楚,趙是代他受過。闖價格關是鄧下的決心,趙只是一個執行者。在這個問題上,陳雲、姚依林、李鵬他們,一直抓住不放,想搞掉趙,奪得經濟工作的領導權。鄧當然心知肚明,所以鼎力支持趙的,就是鄧。趙去朝鮮前,鄧說那番話,有人說是為了搞政變麻痹趙。這種說法超出我們常人所能理解的範圍了。鄧幾乎擁有絕對權力,需要搞這種小動作嗎?所以我認為鄧準備把軍委主席交給趙,不是虛晃一槍。如此說來,在趙會晤戈爾巴喬夫發表那番講話之前,鄧趙關係沒有出問題。出問題就是在這個講話之後。我看到有些人就這件事問到趙,趙回答說沒有想到過這麼一個結果。我認為在具體安排這件事情上,準備講話的過程顯然欠考慮。什麼時候說,在什麼場合說,什麼時間說,是公開還是內部的,這都是政治,同樣一句話,在不同時間不同場合用不同方式講,後果就會不一樣。有人說:如果鄧對趙的支持堅持到底該多好?但這裡頭要有一個前提,鄧趙的關係不要發生裂變。由於學生的不妥協,趙陣營很難辦。由於鄧趙關係生變,群眾的怒火燒到鄧,鄧很難辦。結果導致了最壞的選擇:鄧成為歷史罪人,改革派幾乎全軍覆沒。這對中國,對鄧,對趙,對改革派陣營,對學生運動,都是一個悲劇,唯一高興的,就是保守派。

法廣:您認為八九六四遭鎮壓,鄧小平成為歷史罪人,別的事情還都做得不錯?但是他提出的“堅持四項基本原則”一直被認為是控制社會的緊箍咒?

萬潤南:這件事可以從兩方面來看。首先,這是鄧的局限,這是那一代人的政治底色。在經濟改革方面,鄧受到以陳雲為首的保守派的掣肘,但在政治改革方面,他們是一致的:四項基本原則、維護中共一黨專政,這是他們的共識。在執行上,鄧的兩員大將胡和趙,都是消極的。無論是清除精神污染,還是反自由化,胡、趙一方面不得違背鄧的意旨,在執行時都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胡耀邦反自由化不力,被保守派攻訐,鄧砍掉了左臂。八九年鄧誤判了形勢,趙回天乏術,又不得不砍掉右膀。這是鄧半拉子改革的悲劇。趙在會見戈爾巴喬夫時說出鄧是最高決策者,在這個時間點上,在這個節骨眼上,用直播的方式。後果嚴重,會被認為是趙和鄧決裂的宣言書,這就把鄧逼到了死角。

法廣:但是鄧在最後的時候,他還是可以運用自己的權勢和自己的力量,他如果真正有遠見的話,假如他如果真有成為偉人的可能的話,他應該挺身而出,也可能會避免這樣一場屠殺?但那樣的結果會不會影響共產黨的統治?

萬潤南:歷史沒有如果。鄧顯然是誤判了形勢。正是這最後的一步錯棋,結果滿盤皆輸,沒有成為歷史偉人,卻成了歷史罪人。所以我們說:成也小平,毀也小平。不僅是毀了改革大業,也毀了自己的一世英名。也有的朋友替趙可惜,說趙應該像後來的葉利欽那樣,挺身而出,站到坦克上振臂一呼。但我認為,在當時的時空條件下,沒有這種可能。趙和葉的權力來源不一樣,趙是鄧欽定的,葉是民選的。儘管當時的黨心、民心、軍心都是向著改革派的,但是保守派用四二六社論綁架了鄧,關鍵時刻鄧趙關係破裂,於是形勢急轉直下,終於釀成悲劇。

 

 


同一主題

  • 六四三十周年

    萬潤南回首六四(一) :不能光轟油門不踩剎車

    想了解更多

  • 六四三十周年

    萬潤南回首六四(三):習近平把黨天下變成習天下

    想了解更多

  • 特別節目

    六四三十周年回顧中國政治體制改革歷程(二 )----與鄧小平對錶

    想了解更多

  • 安琪:從“六四”出發,構建現代社會的個體尊嚴

    安琪:從“六四”出發,構建現代社會的個體尊嚴

    本次六四三十周年專題節目的嘉賓是八九流亡報人安琪女士。安琪不僅談她在八九三十周年之際的感想,也特彆強調,目前紀念六四面對未來的關鍵問題是:政改與換人,誰指望誰?除了反抗專制集權對人的禁錮外,中國所有公民也都應該走出“感性良心價值觀”的禁錮,做有人格價值和公民意識的公民。

  • 大陸新移民黎明:修例若通過,香港將成法律黑洞

    大陸新移民黎明:修例若通過,香港將成法律黑洞

    繼6月12日香港民眾再度大規模集會,抗議港府《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之後,香港街頭目前暫告平靜。但6月12日集會活動遭遇的警方暴力,以及特首林鄭月娥當日對集會活動的定性都進一步刺激港人的神經,新的抗議活動已在醞釀之中,而二十餘名香港學界和文藝界人士自6月12日子夜零時發起的接力絕食行動還在繼續。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講師黎明女士是這次絕食行動參與者之一。黎明女士2008年才移居香港生活。但她很理解港人在這次圍繞港府修改《逃犯條例》努力變現出的堅持與決心。

  • 張倫:我與法廣

    張倫:我與法廣

    一九八九年六月八日,震驚世界的六四屠殺發生四天之後,全球的中文聽眾第一次從短波收聽到了來自法國的中文廣播,法廣中文部(簡稱法廣)就這樣誕生了! 六月六日,法國世界媒體集團總裁Marie-Christine Saragosse,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台長Cécile Mégie主持慶祝法廣中文部誕生三十周年活動,法廣中文部總編索菲向來賓簡介了本台創始經過。今天,我們很榮幸地請到了法國塞爾奇·蓬多瓦茲大學教授、社會學者張倫先生。多年來,張倫既是本台忠實的聽眾、讀者,同時又是本台重要的合作者,一直熱心地關注着法廣的發展

  • 班農揚言:歐盟一體化已死 法國極右問題專家加繆為您解讀

    班農揚言:歐盟一體化已死 法國極右問題專家加繆為您解讀

    由於參與投票人數眾多,各大黨派相繼全數動員,被認為是歐盟史上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歐洲議會投票在5月26日落下帷幕。極右翼政黨在法國等多個國家取得勝利,懷疑歐盟主義進一步在歐洲議會壯大。被法國總統馬克龍支持的“歐洲復興”黨一度指控是美國干預歐盟選舉代表的,白宮前首席戰略師班農在選後宣稱,“一直以來的歐盟一體化進程在周日死去”,他的發言是否有理,此次大選又顯露出歐盟內部中的何種關鍵問題?我們請來了法國和歐洲極右翼主義和政治問題研究專家、讓-饒勒斯基金會(Fondation …

  • 嚴家其:紀念六四就是要尋求正義

    嚴家其:紀念六四就是要尋求正義

    今天的六四三十周年系列節目有幸請到的嘉賓是嚴家其先生。介紹“第二次新文化運動”,以及他對憲政民主以及他對中國前途的思考。他認為,中國的未來發展趨勢應該通過和平的方式走向第三共和,紀念六四並不應局限在翻案不翻案上,而是要尋求正義。 

  • 徐文立回憶“六四慘案”及案後被殺害的鄰居“嘎子”

    徐文立回憶“六四慘案”及案後被殺害的鄰居“嘎子”

    本次“八九六四”三十周年特別節目的嘉賓是徐文立先生。在紀念“六四”三十周年之際,78、79年開始的民主浪潮的影響力也再次受到高度關注。徐文立是78年民主牆期間重要的參與者和組織者,後因創辦《四五論壇》雜誌和建立中國民主黨共被判刑28年、兩次入獄16年。2002年聖誕夜流亡美國,他繼續對中國社會和政治的研究和思考,並於2008年出版《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概論》一書,加以闡述。

  • 蘇曉康訪談

    蘇曉康訪談

    30年前,蘇曉康是中國新聞界頗有名氣的才子,年輕、聰明、有激情、有文采、有人脈、有平台。他在中國培養最精英的媒體人才的北京廣播學院學習,任教;被中國現代文學史上的名家冰心讚揚;與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重要經濟智囊、北京大學經濟學教授歷以寧等主張開放私有化經濟的西學力量有重要合作 – 製作質疑中華傳統,提倡西學改良的電視片《河殤》。結果,六四天安門事件之後,蘇曉康被中國政府通緝。當時的中國執政團隊認為蘇曉康對1989年學生運動的出現有重要責任。今天研究蘇曉康的意義在於:在尋求精準判斷1989年學生運動形成中的政治因素、技術因素和作出武裝鎮壓學生決定的根本原因的進程里,了解30年前的中國執政團隊通緝的、被定性為對學生運動爆發有重要責任的人,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把被中國政府問責的當事人的陳述作為一個層面的線索,應證其他當事人的史料,通過補充和比較,讓歷史得到更全面和更客觀地呈現。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