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6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00點至7:00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7/06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7/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6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六四30周年 侯芷明向丁子霖致敬

media A Hongkong: des chinois commémorent 64 chaque année. 香港每年六四都舉行燭光悼念晚會 路透社 REUTERS

89六四30周年即將來臨之際,法國漢學家侯芷明接受本台法廣RFI專訪,稱讚香港人勇敢,並向丁子霖致敬。

今年2019年是89六四30周年,本台法廣RFI中文節目組織特別系列專題,紀念這段不堪回首的過去。本次節目我們請來長期研究中國問題的法國漢學家ˎ“中國團結”協會(Solidarité Chine)主席瑪麗.侯芷明女士。

法廣RFI:請問三十年前的1989年六月您當時身處何地?

侯芷明:“我當時在巴黎,所以我就只能在電視看當時在北京都發生了什麼。但是,這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法廣RFI:作為一名法國漢學家,三十年了,您為何一直執著地關注着六四事件呢?

侯芷明:“有幾個原因。六四之後,我們好幾個法國人和住在巴黎的一些中國人,在一起組織了一個協會。這個協會的名字叫 “中國團結”。這個協會的意義就是在巴黎和中國繼續幫助為民主而奮鬥的中國異議人士,或者中國的普通老百姓。我們的目標也是,不讓全世界忘記六四大屠殺這個可怕現象。我們馬上就感覺到,雖然這對全世界影響很深刻,但全世界的消息都很容易被忘記。所以,我們覺得這麼重要的一件事 絕對不能被忘記。所以,我可以說,從那一天起,我就一直沒有忘記六四。每年我們都在巴黎組織一些活動,紀念六四或者在巴黎人權廣場或其它地點組織遊行。還有自從劉曉波去世之後,也同時紀念劉曉波。因為,劉曉波的整個生活,可以說89年後就全部獻身給了六四的死難者。”

法廣RFI:30年前六四事件之後,在法國的海外華人是怎樣的反應呢?侯芷明:“當年的海外華人,當然,我不能說是所有的,但很多都到巴黎的人權廣場。這個小人權廣場就在巴黎鐵塔對面。所以,這個地方有很大的象徵性。每次電視台來,他們都會拍我們的遊行和背後的鐵塔風景。所以,我記得當時雖然有很多法國人,但是中國人更多。很多很多中國人受不了他們所看的大學生和北京普通老百姓,沒有帶武器,既不打算殺人,也沒有反對或是想要推翻中國共產黨的目標,但他們遭到政府的開槍。我看到大家的反應都非常恐懼,也很生氣,罵共產黨怎麼這樣對中國年輕人開槍。”

法廣RFI:六四三十周年之際,香港立法會在上個月初(2019年4月初)曾討論過一項平反議案。請問,您覺得香港立法會提出議案對中央政府的決策有多大影響呢?

侯芷明:“這個我不能回答。因為,我不知道現在中國政府的態度如何。但是我有兩個感覺:第一,中國政府對香港的鎮壓和控制,言論自由ˎ新聞自由的控制,包括對遊行自由的控制是越來越大了。我們最近看到被判坐牢的審判是多麼的可怕。所以,我估計這個措施不會有很大的影響。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我覺得,我們不要向中國共產黨申請平反。天安門母親現在也是這麼說。而且,差不多在十年前就已經這麼說了。我們不要求平反,但總有一天,中共自己會提出平反的要求。因為,有罪的是中共,而不是中國老百姓。所以,中國老百姓現在應該感到驕傲,那時他們不顧一切地去維護那些沒有武器,無罪的公民,避免他們遭到坦克車的輾壓。所以,我覺得這個問題不能忘記,也不能原諒共產黨。”

A Hongkong: des chinois commémorent 64 chaque année. 香港每年六四都舉行燭光悼念晚會 法廣RFI

侯芷明贊香港人勇敢

法廣RFI: 六四事件發生在1989年,香港回歸是在八年之後的1997年。以您的分析,北京中央政府未來是否還會讓香港民眾一如既往地紀念六四呢?

侯芷明:“ 這是一個問題,但這個問題有兩方面:一方面是有很多年輕人已經不知道六四的意思了,他們根本就沒有聽說過。想一想,當年十歲的孩子現在也四十歲了。如果他們父母沒有和他們詳細講過,四十歲的大人都根本不知道64是什麼意思。如果繼續這樣下去,如果中國共產黨不允許中國人去知道過去,去知道過去的真相。很多人就不會去關心。如果在國內沒有人關心,慢慢的在國外人家也就不關心了。他們會說,中國國內的人不要為他們自己的自由和平等奮鬥,我們為何還要繼續這麼做?再說,中共在國外的影響也是越來越大。首先有利益的問題,加上通過電腦ˎ 電話和電視的控制,所以有越來越多的人害怕,怕說出來會失去他們工作的機會,或者求學的機會,或者旅遊的機會。我擔心將來的香港人可能也會慢慢放棄。到現在,香港人還是非常不得了的,非常勇敢的。而且還是非常願意重複這句話:就是我們中國人也相信全世界的普世價值,不會放棄,但是誰知道將來會怎樣。”

法廣RFI:從一名西方漢學家角度,您覺得64事件在最近的將來是否有平反的可能?

侯芷明:“如果習近平繼續當中國的主席或總統,英文是COE(Chairman of everything) - 控制一切的主席。我看當然不會平反的。因為,不僅是現在的習近平,過去的鄧小平,江澤民和胡錦濤他們都否定天安門事件是大屠殺,都說天安門那邊沒有人死,如果有人死,基本上都是部隊的人,是老百姓殺死部隊等等。沒有說可能1500至2000人被部隊殺了。所以,我能保證習近平永遠不會承認中國不對,殺死了很多,無緣無故的北京或其它城市老百姓。”

侯芷明向丁子霖致敬

法廣RFI:請問您有何想要補充?

侯芷明:“有很多可以想補充。第一個我當然要向丁子霖女士,這個勇敢的媽媽表示尊敬。因為,自從1989年後,他一直沒有放棄目標,要說那時的亡者都是有名有姓,有血有肉,有背景。雖然如此,這個天安門母親團體只能集中到200多個名字。我們知道,死的人實際上可能是200多的五倍,或者四倍。所以,這200多個名字,遠遠的不夠說明當年所發生的情況。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現象。到現在,在中國說真話還是很危險的。”

感謝法國漢學家侯芷明女士接受法廣RFI專訪。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