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8月24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4/08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4/08 11h00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8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8月24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六四三十周年回顧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的歷程(四):六四悲劇與政治體制改革失敗的根本原因

六四三十周年回顧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的歷程(四):六四悲劇與政治體制改革失敗的根本原因
 
圖為六四事件前夕,1989年6月2日北京天安門廣場。 網絡圖片

[提要]十三大之後,趙紫陽努力落實政治體制改革總體方案的設想,但他的做法已被黨內保守勢力看作離經叛道。他們直覺趙推動並具體落實的政改措施,會危及他們的權力,也就是一黨獨裁的權力。而恰恰在這一點上,趙與鄧的分歧顯示出來,而趙在關鍵時刻毅然堅持自己的理念,不順從鄧的思路,鄧趙分裂,悲劇不可避免。

問:十三大之後,中國出現了新氣象,趙紫陽似乎躊躇滿志,要大幹一番。

答:那隻是從表面上看,其實趙的處境更加危險。從前有胡耀邦在,他雖然和趙也有不合拍的地方,但終究都是改革派,在鄧之下互為依託,是個掎角之勢。但胡失勢後,唇亡齒寒。而鄧失胡,三角之勢不再,也失去了穩定性。鄧去胡是自剪羽翼,應該說是一大失手。自胡下台,就埋下了六四悲劇的禍根,當然對一個歷史事件的判斷,可以有很多角度。一個大事變的形成,會有無數細節和偶然性,比如我們可以說,如果趙不去訪朝,則四二六社論可能就不會出籠,學生就不會被激怒而引起絕食行動。但是我們也可以說,如果鄧同意趙的想法,在民主法治的軌道上解決問題,那就算學生有過激行為,事情也不會走向極端。所以六四悲劇和政治體制改革的進程密切相關,而最關鍵之處在於趙與鄧在政治體制改革的方向、內容、前景的認識上有根本性的分歧。上一次我們引用了吳偉先生對趙紫陽深刻反思的敘述,現在我們看看趙本人是如何說的。趙紫陽先生在他的《改革歷程》一書中說:“鄧對現行政治體制的運行,他是有不滿意的地方,主張改革也是真實的。但他心目中的改革,並不是真正的政治上的現代化、民主化,主要的是一種行政改革,屬於具體的工作制度、組織制度,工作方法,工作作風方面的改革。鄧主張的是在堅持共產黨一黨專政前提下的改革,改革正是為了進一步鞏固共產黨的一黨專政,任何影響和削弱共產黨一黨專政的改革,鄧都是堅決拒絕的”。

 

問:趙紫陽先生的這段話是說到點子上了。有這個線索才能明白,他與鄧的分歧有多大。

答:這個分歧實質上是把中國引向一個自由民主的憲政國家,還是在一黨專政的權力架構下,搞點富國強兵的改革,現在中國官方宣傳總愛說,正因為六四鎮壓,才有中國後來的經濟大發展。結果一群愚民就歡呼,六四鎮壓好。因為六四鎮壓,中國現在成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是,你要知道,根據麥迪遜資料庫的世界經濟史統計資料,中國早在1500年,也就是明正德年間,就是世界第一大經濟體,1600年萬曆年間也是世界第一。大清康熙年間,是世界第二。甚至到了1820年前後,也就是清嘉慶、道光年間、鴉片戰爭前後,中國仍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可這有意義 嗎?一個民族是不是世界文明大家庭的一員,在世界上受不受人尊重,一個國家有沒有國格,能不能保護自己的人民和主權, 並不是只看你個兒大不大,胳膊粗不粗,還要看你的人民是不是自由、有尊嚴,是不是有人的幸福。什麼是人的幸福?就是除了滿足基本的物質需求之外,還有政治自由、精神自由,民眾有道德感、尊嚴感,民眾對國家政治有發言權。現在大陸官方宣傳每天都告訴老百姓,看你吃得多好,多飽。是的,大多數中國人現在能吃飽飯了,這是個事實。但豬也可以吃飽,不僅吃飽,還能改善夥食呢。但人不是豬啊!可在中共洗腦之下,真就洗出了一群愚民,你要說他是豬,他說你罵他,非 跟你急。可政府拿他們當豬養,他們卻感恩戴德。希臘先哲蘇格拉底斥責希臘城邦的統治者,說,你們只會用貨船來填滿城市,卻不能用美善和正義充滿城城邦。他認為這是個大錯誤。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阿瑪蒂亞·森說:“一個人一生追求的最終意義是自由,更完整地說,是追求個人的‘實質自由’( substatif freedom),它包括個人選擇自己所珍視的生活方式,選擇的能力和機會”。這些和你的國家是第幾大經濟體毫無關係。你要是個奴隸,你的國家是第一大經濟體,你也是個奴隸。

問: 看來在鄧小平的心目中,走向民主憲政的改革是不可想象的。他確實考慮的是一黨專制之下的富國強兵。

答:鄧小平這個人,雖然有六四悲劇發生,但是我對他並不完全否定。在毛澤東那一代共產黨人中,他是最有世界眼光的。但是,他依然逃不掉列寧式政黨的那個致命傷,就是權力拜物教。這個黨對權力的迷信、迷戀是極為病態的,這是列寧本人的首創。他多次說過,布爾什維克絕不能同人分享權力,他對專政的定義就是:“專政就是不受限制的、依靠暴力而非依靠法律的政權”。所以當今中國領導人宣稱,決不搞司法獨立,說明他是真正堅持列寧主義的。毛學列寧,宣稱革命的根本問題就是政權問題,這就把取得權力當成了目的,權力本來是服務於國家、人民的,而現在人民與國家的利益,要服從於權力,這是本末倒置。共產黨不能讓權,這是鄧的底線,可以說是共產黨的遺傳病。不過,中共與蘇共還是有區別的,布爾什維克武裝暴動推翻合法政府,一掌權就立即建立秘密警察,所謂契卡,什麼民主自由,免談。而中共有一個漫長的奪取權力的過程,直到它掌權之前,嘴上從沒少說過自由民主,比如像這種話:“政治需要統一,但是只有建立在言論、出版、結社的自由與民主選舉政府的基礎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這話是誰說的?它是毛澤東1944年6月13日答中外記者團時說的話。趙紫陽考慮政治體制改革,和毛當年的諾言並無差別,卻慘遭整肅,高牆圈禁十幾年。鄧提出政治體制改革,也和他文革中的遭遇有關,但他不能像趙紫陽那樣,把個人遭遇同他所信奉的這個制度聯繫起來,看清共產體制內人人自危的局面,是這個體制的應有之義,所以他不能認同趙要在民主法治的軌道上解決社會衝突,而是習慣於走老路,以階級鬥爭的方式,處理社會矛盾,以至調動軍隊,對付平民。六四開槍後的第一個定性是反革命暴亂,這就清楚說明,在鎮壓派的心目中,學生市民都是階級敵人。

問:那為什麼國民黨的蔣經國會說,沒有永遠的執政黨。而且在台灣開放報禁、黨禁,讓台灣變成民主憲政體制呢?

答:今天你問的問題,都涉及重大歷史題目,我們沒時間詳談。簡單說,國民黨和共產黨的立黨宗旨是不一樣的。雖然這兩黨都和蘇俄有關,共產黨是俄國人一手策畫成立的,國民黨中一度也有蘇聯顧問,連蔣經國本人都是在蘇聯留的學。但國民黨畢竟是從孫中山的興中會起源,它的宗旨就是創建共和。孫中山稱之為“創立合眾政府”。它的目的就是建立一個民主的憲政國家。雖然蔣介石為統一全國和抗擊日本也一度想行獨裁,但他始終沒能真正獨裁。在國民黨,獨裁是手段,所以它有軍政、訓政、憲政 三部曲,目的終歸是憲政。蔣經國走民主憲政之路,和國民黨的立黨宗旨不矛盾,甚至是順理成章的。而共產黨從一成立就是共產國際中國支部,受蘇共遠東局指揮,它信奉的列寧主義、無產階級專政、階級鬥爭,目標是實現人類大同,也就是把全世界置於共產制度之下,用紅衛兵的話,叫做“建設一個紅彤彤的新世界”。這也是現今中國領導人念茲在茲的理想。所以,在它的基因中,沒有憲政這種東西。我們上次講趙紫陽的反省,嚴格說已經脫離了共產黨原教旨,所以他所設想的政治體制改革的目標,才是真正的政治體制改革。再往遠一點說,大清朝利用義和團,挑戰世界各國,戰敗之後,光緒帝發布《變法上諭》,這其實是老佛爺慈禧太後的想法,裡面就說:“至近之學西法者,語言文字,製造器械而已,此西藝之皮毛,而非西政之本源也。舍其本源而不學,學其皮毛而又不精,天下安得富強耶!”這本源就是西方的憲政制度。連慈禧太後都下決心學習西政之本源,搞“預備立憲”,而現在中國大陸當局的“七不講”,憲政名列其中,連憲政都成了敏感詞,說現今中共在國家政治制度層面,連慈禧都不如,是一點都不誇張的。

問:這歷史的倒退,可真讓人難以想象。

答:中國當前政治上的納粹化,有諸多原因。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是鄧受黨文化所禁錮,親手葬送了他本人發起的政治體制改革。這個黨文化有一個致命的盲點,就是它自詡是工人階級先鋒隊,是代表了人民,所以不管幹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兒,都是以人民的名義。這是一個理論幻覺。到它真正掌權時,就成了心理自欺,因為這個代表權沒有來源,沒有合法性。你可以用槍桿子奪取政權,但你不能用槍桿子指着老百姓說,我代表你。因為要代表人家,一定是人家自願的。否則就像大陸人常說的“被代表”。清廷的《 變法上諭》中說:“誤國家者,在一私字。困國家者,在一例字”。連慈禧都明白,以一家之私理國會誤國,因循舊例治國會困國。但黨文化把一家之私變成一黨之私,家天下成了黨天下,結果都是剝奪人民的權利、人民的自由。《清帝遜位詔書》有一句話“ 今全國人民心理多傾向共和,人心所向,天命可知。予意何忍,因一姓之尊榮,拂兆民之好惡”。這話說得懇切,因為皇朝主權在帝王,共和主權在人民。只有實現真正共和,人民才是國家的主人。可惜一黨專制的國家,雖有共和之名,而實際上主權在黨。趙紫陽看到了這一點,十三大之後,他力主建立社會協商對話機制,就是為了讓老百姓多少能表達一點自己的意志。趙先生下台之後,被非法剝奪人身自由十六年。在這十六年中,他更深入地思考了政治體制改革問題。他最後給中國人留下的肺腑之言是:“幾乎所有發達國家,實行的都是這樣一種議會民主制,幾十年來,發展比較快的新興國家逐步轉向議會民主制的趨向也越來越鮮明,我想這絕不是偶然的。為什麼沒有一個發達國家實行另外一種制度呢?這說明一個國家要實現現代化,要實現現代的市場經濟,現代文明,它就必須實行政治體制上的議會民主制”。趙紫陽先生所說的議會民主制,就是憲政制度。這就是中國政治體制改革慘遭失敗之後的最終結論。

 

 


同一主題

  • 特別節目

    六四三十周年回顧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的歷程(三):政治體制改革的“總體設想”出台

    想了解更多

  • 特別節目

    六四三十周年回顧中國政治體制改革歷程(二 )----與鄧小平對錶

    想了解更多

  • 特別節目

    六四三十周年回顧中國政改歷程(一):政治體制改革的緣起

    想了解更多

  • 阿波羅登月50周年:登月讓人類能夠探索更遠的太空成為可能

    阿波羅登月50周年:登月讓人類能夠探索更遠的太空成為可能

    50年前的7月美國成功發射阿波羅11號首次將人類送上月球,7月20日阿姆斯特朗成為踏上月球第一人,隨後阿爾德林跟隨,在登月艙外採集標本。美國太空登月計畫出於與蘇聯的太空競爭。那麼美國阿波羅11號登月成功對現在人類探索太空產生了什麼影響呢?中國積極尋求在太空的發展又會如何影響國際關係呢?就在美國阿波羅11號登月50周年紀念日當天,全球不少國家舉行慶祝活動。

  • 高敬文:中共未來最大挑戰是導致分裂的內部衝突

    高敬文:中共未來最大挑戰是導致分裂的內部衝突

    高敬文先生(Jean-Pierre Cabestan)是法國著名社會學家、政治學家和遠東政治專家,現任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的系主任。他長期以來關注和研究中國政治和社會經濟等問題,2018年出版了新著《中國的未來:民主或專制》,對中國政治體制及其走向進行深入探討。

  • 個人一小步 人類一大步:阿波羅登月50周年 登月三人組的回憶之光

    個人一小步 人類一大步:阿波羅登月50周年 登月三人組的回憶之光

    1969年的7月16日,尼爾-阿姆斯特朗,巴茲-阿爾德林和米歇爾-柯林斯三名美國宇航員乘坐的阿波羅11號從地球的佛羅里達州啟程。它飛向月球,其中阿姆斯特朗的左腳在7月21日踏上了月球表面,這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把足跡留在了月表。50年過去了,這“個人的一小步,人類的一大步”,依舊在瀚海星辰的宇宙探索中,熠熠生輝。

  • 王康:習近平和太子黨是六四鎮壓直接受益者

    王康:習近平和太子黨是六四鎮壓直接受益者

    在對八九六四民運鎮壓的過程中,中共前領導人鄧小平無疑是重要的決策者,這位從15歲開始到法國俄羅斯等地留學,在中共內部鬥爭中三起三落的的領導人為什麼會下決心對民眾進行武力鎮壓,給他一生留下抹不去的陰影。中國現任領導人習近平有對六四持何種態度?

  • 從地緣政治看習近平出訪朝鮮

    從地緣政治看習近平出訪朝鮮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周四乘專機攜夫人彭麗媛,在多位中國高級官員隨同下抵達平壤展開兩天的國事合作。習近平此行是中國最高領導人時隔14年訪問朝鮮,也被稱為是一次歷史性的訪問。報道顯示,朝鮮極為重視習近平的到訪,接待規格前所未有,習近平也成為第一位在錦繡山太陽宮廣場接受致敬的外國領導人。

  • 安琪:從“六四”出發,構建現代社會的個體尊嚴

    安琪:從“六四”出發,構建現代社會的個體尊嚴

    本次六四三十周年專題節目的嘉賓是八九流亡報人安琪女士。安琪不僅談她在八九三十周年之際的感想,也特彆強調,目前紀念六四面對未來的關鍵問題是:政改與換人,誰指望誰?除了反抗專制集權對人的禁錮外,中國所有公民也都應該走出“感性良心價值觀”的禁錮,做有人格價值和公民意識的公民。

  • 大陸新移民黎明:修例若通過,香港將成法律黑洞

    大陸新移民黎明:修例若通過,香港將成法律黑洞

    繼6月12日香港民眾再度大規模集會,抗議港府《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之後,香港街頭目前暫告平靜。但6月12日集會活動遭遇的警方暴力,以及特首林鄭月娥當日對集會活動的定性都進一步刺激港人的神經,新的抗議活動已在醞釀之中,而二十餘名香港學界和文藝界人士自6月12日子夜零時發起的接力絕食行動還在繼續。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講師黎明女士是這次絕食行動參與者之一。黎明女士2008年才移居香港生活。但她很理解港人在這次圍繞港府修改《逃犯條例》努力變現出的堅持與決心。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