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9年8月18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時間19點至20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08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08 11h00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8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00點至7:00點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9年8月18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時間19點至2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加繆荒謬哲學之四 幸福的西西弗

加繆荒謬哲學之四 幸福的西西弗
 
加繆和他的西西弗神話 DR

[提要] 從常人觀點看,西西弗的命運是悲慘的,行為是荒誕的,每天做同一件事,而這件事從目的性的觀點看,毫無意義。但是荒誕和無意義是同一回事兒嗎?因此我們難免要問,什麼是意義?加繆對西西弗神話的分析,就是要重新定義在荒誕的人生中意義何在。

問:有人認為,加繆在宣揚一種 虛無主義,因為西西弗的所有苦役都是無意義的行為。

答:我想加繆的意思不是這樣。他認為西西弗的苦役是有意義的,是荒謬的意義。這個意義就在於,認識到世界的荒謬,仍能堅持熱愛生活,認識到邪惡與黑暗的力量強大,任何反抗都不會有實際上的結果,但人仍要堅持反抗黑暗與邪惡。這樣的論述中,已暗含着加繆認為有一個善好的標準,人的生命、人的塵世生活,因為有善好才有意義。我想聽友們應該注意到,加繆區分了兩種意義,也就是對何謂意義作了規定,照我們在日常判斷中的意義,某件事兒達不到目的,獲得不了成果就是無意義。但是加繆卻提出,對一件事情有沒有意義的判斷,和這件事情是不是達到了目的,是不是獲得了你設想的結果,沒有直接關係。這個意義還不僅是塵世的意義,它也涉及到宗教的意義,神的意義,也就是說當一個人有信仰的時候,他是指望這個信仰能給他個人指明生存的意義嗎?如果是這樣看,那世界就不應該是荒謬的,因為荒謬通常意味着世界和人生沒有意義。但是我們如果有一個神作依靠,我們就總能從啟示中看出世界的意義。但是這種意義仍然是以獲取了結果為依據的。而加繆給我們揭示的世界,恰恰是一個孤獨的個體,無依無靠,世界非理性,沒有人指出意義何在。在這樣的一個世界裡,我們才能體會到荒謬。加繆在《西西弗神話》一書中,專寫了一章,題目叫做“基里洛夫”,他是陀斯妥耶夫斯基的小說《群魔》中的一個人物。加繆借分析這個人物,給我們具體展示了他所謂的在荒謬的世界中自殺是唯一的一個哲學問題。

 

問:加繆似乎格外喜歡陀斯妥耶夫斯基。

答:確實。他曾把他的小說《群魔》改編成了劇本,而陀斯妥耶夫斯基又被公認為存在主義的啟迪者。美國學者考夫曼編《存在主義文集》,第一位入選的就是陀斯妥耶夫斯基。這個基里洛夫,就是一位總在不斷思考自殺問題的人。他把自殺的原因分為兩種,一種是情緒性的,人由於憤恨、失望、瘋狂、看破紅塵而自殺。再有一種就是理性的自殺,就是從理性上認識到世界的無意義。他還認為,人之所以不去輕易地選擇自殺,是出於兩個原因。肉體的疼痛和地獄的報應。這兩個原因,一個是世俗的,一個是宗教的。當人們困惑於這兩個原因的時候,他們是不自由的。所以基里洛夫說:“只有把生死置之度外的時候,才能獲得徹底自由”。所以加繆認為,基里洛夫所思考的自殺,是一種觀念性的自殺,他把它叫做“邏輯自殺”。這就是說,他要把握自己的生死,他要爭取的是一種自由。基里洛夫宣稱:“誰能把生死置之度外,他就會成為新人。誰能戰勝痛苦和恐懼,他自己就能成為上帝”。加繆特別欣賞他的這個說法,因為這個說法意味着人能打破虛幻的,以外在力量為依憑的存在,而使個人、個體成為憑藉自身力量的至高無上的存在。基里洛夫說:“誰要是敢於自殺,他就能識破騙局的奧秘,除此以外,別無自由。誰敢自殺,誰就是上帝”。我在這兒要作一點提示,這裡反覆提到的自殺,是一種面對世界的態度,而不簡單是我們所通常認為的自己結束自己的生命。這很像我們常說的,連死都不怕,還怕活嗎?

問:對,這就好理解,為什麼加繆說西西弗是幸福的。

答:是這樣。加繆在《西西弗的神話》這部書中,拿基里洛夫的思考,也就是陀斯妥耶夫斯基的思考,來鼓舞面對荒謬世界的人,要挺住,要生活,要反抗。可以說,陀斯托耶夫斯基給加繆以啟示,比如基里洛夫說,我不相信未來的永恆生活,而是相信這兒的永恆生活,存在着一些瞬間,您可以達到這些瞬間,而時間卻會突然停止,那時它就會成為永恆。這就是說,當下此刻的世界,縱然荒謬,卻是人能獲取永恆的唯一場所。要永遠相信自己,相信人所獨具的自由的本性。加繆說:“如果上帝存在,一切就都取決於它,我們全然不能違背它的旨意。如果它不存在,一切就都取決於我們自己”。這可以說,是把個體自由張揚到極致了。那麼,一個自由的人,儘管面對荒謬的世界,儘管面對種種艱難困苦,他也仍然有一個有意義的生存,一種幸福。我們細讀加繆的著作,可以看出他把人面對荒謬的態度分為三種,其一,以自殺逃避。這並不可取,因為自殺不是戰勝而是失敗。所以加繆完全反對這種逃避式的自殺。其二,尋求宗教性的庇護,以放縱自己的軟弱,把自己無保留地交代給外部的力量。這仍是逃避,它不是自由人的態度。其三,認識到自殺是可能的,也就是認識到連生死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所以就沒有理由不挺身反抗黑暗、邪惡、荒謬的行為。因為認識到自殺的意義的人,他一定也能認識到現實世界確實是充滿荒謬和邪惡的。基里洛夫就把這一點表述得極為清楚。他質問那個邪惡的革命者斯塔夫羅金:“難道整個地球上就沒有一個人,在拋棄了上帝並相信自己的意志之後,敢於在最重要的問題上表達自己的意志?我可要表明自己的意志,哪怕只有我一個人,我還是要這麼辦”。

問:他的這個表達,和西西弗的形象,似乎有着密切的關係。

答:對。加繆在《西西弗神話》的最後一節,就是要闡明這個觀點。基里洛夫說:“人之所以不幸,是因為他不知道他是幸福的”。加繆抓住這個判斷說:“西西弗無聲的全部快樂就在於此,他的命運是屬於他的。他的岩石是屬於他的”。聽友們現在可以明白,像西西弗這樣一個被判處終身苦役,而且每日辛勞全屬無益的形象,其實象徵著人與命運,與荒謬,與外在威脅永無休止的抗爭。陀斯妥耶夫斯基讓基里洛夫宣布:“他會來的,他的名字將是人神”。請聽友們注意,人神這個說法。他是從十字架上的耶穌基督而來,但這個基督不是傳統基督教信仰中的那個神,而是神聖化了的人,所以是人神。加繆在《西西弗神話》的結尾,講了一段極漂亮的話,我把它錄下來,與聽友們共賞:“我把西西弗留在山腳下!我們總是看到它身上的重負,而西西弗告訴我們,最高的虔誠,是否認諸神,並且搬掉石頭。他也認為自己是幸福的,這個從此沒有主宰的世界,對他來講,既不是荒漠也不是沃土,這塊岩石上的每一顆粒,這黑黝黝的礦上的每一顆礦砂,唯有對西西弗才形成一個世界。他爬上山頂所要進行的鬥爭,本身就足以使一個人心裡感到充實,應該認為,西西弗是幸福的”。

 

 


同一主題

  • 法國思想長廊

    加繆荒謬哲學之三 西西弗神話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加繆荒謬哲學 之二 一場荒謬的兇殺案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加繆第二節 荒謬是人的一種存在狀態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加繆—荒誕世界的反抗者:地中海之子

    想了解更多

  • 荒謬世界的反抗者加繆之七  反抗納粹主義是人的道德責任

    荒謬世界的反抗者加繆之七 反抗納粹主義是人的道德責任

    『提要』 認識到世界之荒謬的加繆,選擇了面對荒謬的反抗姿態。這個姿態的背後是責任倫理和道德主義。他相信道德評價的相對性,對荒謬的人類處境抱着極大的同情與寬容。但又堅持道德本身的絕對性。他對踐踏一切人類道德的納粹主義,進行了尖銳的批判。在他心目中,納粹就是一場鼠疫。

  • 加繆荒謬哲學之六  反抗是人的自由的表達

    加繆荒謬哲學之六 反抗是人的自由的表達

    [提要]加繆指出了世界的荒謬,同時也指出了荒謬的意義,那就是他提供給人選擇的可能性。面對荒謬,懦弱的人會選擇犬儒主義態度,以虛無主義面對人的道德責任,從而隨波逐流,甚至與黑暗邪惡勢力攜手。而一個自由人,會採取挺身反抗的態度,儘管這種反抗很可能是堂吉訶德式的。

  • 加繆荒謬哲學之三 西西弗神話

    加繆荒謬哲學之三 西西弗神話

    [提要]  希臘神話中的形象西西弗,被加繆用來詮釋他的荒謬哲學。西西弗因得罪眾神,被判處一種特殊的苦役,他每天要把一塊巨石推上山頂,隨後巨石又滾下,他再開始推石上山,永無休止。加繆以西西弗的形象來說明,世界本來是荒謬的、無意義的,是人的活動給世界創造意義。

  • 加繆荒謬哲學 之二  一場荒謬的兇殺案

    加繆荒謬哲學 之二 一場荒謬的兇殺案

    [提要]  《局外人》的主人公莫爾索開槍打死了海灘上的一位阿拉伯青年,整個殺人過程冷酷而荒謬。他沒有任何殺人的理由,卻隨隨便便犯下大罪,而他對這犯罪行為又無動於衷。加繆通過描述這樁罪行,揭示出一個與現實常規世界相對立的、非理性的荒謬世界。

  • 加繆第二節 荒謬是人的一種存在狀態

    加繆第二節 荒謬是人的一種存在狀態

    [提要]  加繆一直否認自己是一個存在主義者。他稱自己的哲學是一種“荒謬哲學”,這種哲學努力探究人的存在狀況的荒謬性,並指出荒謬在生存論上的意義。同時,他從一種道德主義的立場,鼓勵人們認識荒謬以確立生存的意義。他認為,認識到存在的荒謬性,並面對它,是人的英雄行為。

  • 加繆—荒誕世界的反抗者:地中海之子

    加繆—荒誕世界的反抗者:地中海之子

    [提要]  阿爾貝· 加繆(Albert Camus, le 7 novembre 1913 - le 4 janvier 1960) 是法國二十世紀最偉大的文學家和思想家之一。他出生在法屬阿爾及利亞的孟多維,一個地中海邊的城市。從加繆的作品中,我們可以感受到地中海的陽光與陰影。他常常被人歸為存在主義思想家。但他本人否認這一點。不過,我們從他的作品中,確實能發現存在主義所關注的命題。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