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年06月25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6/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5/06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 第一節中文廣播北京時間2017年6月26日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陳破空:習近平與特朗普在朝核問題上合作冒有一定政治風險,毛左派不滿

作者
陳破空:習近平與特朗普在朝核問題上合作冒有一定政治風險,毛左派不滿
 

美朝兩國的緊張關係再次吸引世人目光。美國傳出航母打擊群駛往朝鮮半島之際,朝鮮籍“太陽節”之日,舉行了大規模的閱兵,並在閱兵後的翌日,進行了一次新的導彈試驗。儘管這又是一次失敗的試驗,卻不乏為一次向美國挑釁的行為。朝鮮彈道試驗失敗後,美國再次警告平壤,絕不會容忍朝鮮進一步導彈發射或核試活動。整個東北亞地區呈現緊張態勢。這場較量將何去何從?中國將發揮怎樣的作用?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向我們闡述了看法。

法廣:近天來,關於美國航母群駛往朝鮮半島的消息傳的沸沸揚揚,但又有消息說,美國航母群並沒有駛向朝鮮半島。無論如何,各方猜測一場戰爭可能無法避免。您怎樣解讀當前的這樣一種局勢?

陳破空:我想美國方面否認航空母艦戰鬥群“卡爾文森”號駛向朝鮮半島,說是闢謠,我想這是美國方面的一個做法。有可能顯示朝鮮方面有示軟的表現。美國要給平壤一個台階下。因為現在中國和美國兩個超級大國都對朝鮮做了最後通牒式的和平勸告,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國方面也有很多闢謠,美國方面也有闢謠。中國方面,有報道說中國增兵中朝邊境,當局後來闢謠說,那裡本來就有15萬軍隊;有報道說中國國航停飛平壤,當局後來闢謠說是因為本身就沒有生意;大連環保局發了一個防止核試爆的通知,連黑子紅章都有 後來卻闢謠說是網上的假消息。中美都忙於闢謠,可能是給朝鮮的一個台階下。畢竟金正恩要面子,要給他個台階下。那就說可能是朝鮮方面有示軟的跡象。

我們不能低估一個獨裁者生存術,金正恩是獨裁者,他很會跳高。但是他怎麼跳高,到了最後的生死關頭,他還是要保他的命、保他的政權。因此不排除最後的一刻他示軟的表現。金正恩已經發出某些示軟的信息,比如,恢復設立最高外交委員會,在四月份最高人民會議上,他隻字不提韓國和美國。然後用閱兵式代替了核試爆。第二天,他發射的導彈,應該說是受到了美國技術性的摧毀:剛發射就爆炸。應該說是美國的網絡戰電子戰起了作用。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又大軍壓境(航母轉向消息也可能是戰略迷惑之計,兵不厭詐),我相信朝鮮可能暗中作出了示軟的表示,但示軟的表示,它要一個下台階,要中美兩國給它一些面子。所以說才出現了美國發出這樣的信息。因為作為美國來說,不可能有這麼長時間不說清楚航母戰鬥群駛向那裡,到現在才來闢謠。這種可能性很小。應該是本身航母戰鬥群是駛向朝鮮半島,但是由於朝鮮發出示軟的信號,所以美國暫停、減速,或者給金正恩一個台階下。

法廣:面對全球第一大強國的威脅,金正恩似乎並不示弱,不僅大張旗鼓地舉行閱兵,還再次試射導彈。以其目前格外孤立的情況看,金正恩究竟哪裡來的這麼大的底氣敢於挑戰美國?

陳破空:我認為金正恩搞特大閱兵,他對外是示弱、對內是示強。因為4月15日那一天,是他祖父金日成的誕辰日,通常這一天,他要麼搞核試爆、要麼導彈試射。但是當天,他沒有搞核試爆、也沒有導彈試驗,就這兩個動作。他知道,他如果搞這兩個動作,都可能遭受美國的軍事打擊。 因此他就換了一個方式,就是大閱兵。大閱兵,對內是示強,就是告訴朝鮮老百姓,他不怕,他很硬。對外,他示弱,因為對外,他換了一種方式,他邀請了西方記者幾十名、或者上百名到場,到場的目的,一個是宣揚他所謂的軍力,還有一個目的,是把西方記者當作人質,當作盾牌:如果有西方記者在場,他就料定,特朗普總統不會下令轟炸。雖然特朗普總統不見得會在那個時候會下令轟炸朝鮮,但獨裁者金正恩神經過敏。金正恩前段時間神出鬼沒,有躲藏的跡象,突然在超大閱兵上亮相,那是因為有西方記者在場。他知道,西方國家,只要有一個它的公民或國民在,就不可能發動突襲。所以他搞的超大型閱兵,對內是示強,對外是示弱。

另外,他第二天、過了24小時,他發射的導彈,但是導彈剛剛發射就失敗,這並不是他的故意失敗,有人以為他故意失敗,其實,我認為更大的可能性是因為美國發揮了技術功能,把它摧毀了。用技術功能摧毀它,讓金正恩感到了震撼。這種摧毀是非常有效的。導彈剛剛發射就爆炸了,不僅起不到威懾外界的作用,而且可能炸毀他們自己的發射架,及其周圍的設施,如果地面上有人的話,可能當場就造成傷亡,所以這個,對金正恩心理震撼應該說很大,而事後,特朗普一言不發,只做不說,這是特朗普的作風。在這樣的情況下,我相信,金正恩不僅失去了底氣,而且感到害怕、顯露膽怯了。

法廣:特朗普為什麼突然大張旗鼓地對朝鮮採取強硬立場,他的目的何在?這與韓國部署薩德反導系統是否有關?

陳破空: 我想特朗普總統上任以來,完全改變了前任的、和前幾任美國總統的政策。特朗普政府已經下了一個結論,就是美國對朝政策失敗。這個對朝政策就是所謂的談判、援助和等待。也就是說戰略耐心階段已經結束了。副總統和國防部長、國務卿都說了這些話。我們知道,奧巴馬總統卸任前,非常鄭重其事地給特朗普交代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要注意朝鮮核武器的發展。認為如果以這樣的速度發展下去,遲早有一天,它的洲際導彈能帶核彈頭打到美國本土。這是奧巴馬當了八年總統之後,在交接前,給了特朗普最鄭重其事地、唯一的囑託。所以特朗普上來以後,非常重視這件事情。他知道這件事情的根源是中國。朝鮮之所以有底氣,是因為中國在背後支持它,中國沒有執行聯合國決議,繼續跟朝鮮做生意,沒有進行經濟制裁,而且中國的公司還在背後支持朝鮮的核計畫,提供核原件和核材料,如中國鴻祥公司。

在這樣的情況下,特朗普採取了特別高明的一招,就是拿中國來入手。就是拿中美關係來威脅中國解決中朝關係。他採取的措施首先是拿一中問題來做文章。如果你習近平打朝鮮牌,我特朗普就打台灣牌。一打台灣牌,動搖一中政策,中國那邊就慌了,這是第一招。另外一招,就是拿貿易問題來打中國。如果你不解決朝鮮問題的話,那對不起,貿易問題我就要採取措施。這一次,應該說習近平政府在最後的關頭,是為了挽救中美關係,絕不能讓中美關係的大船翻掉。中共雖然在國內大搞反美宣傳,但暗地裡,他們一直把中美關係作為外交關係中的重中之重。所以,究竟是中美關係重要,還是中朝關係重要?經過這種權衡之後,習近平決定犧牲中朝關係,放棄金正恩,尤其放棄金正恩。而且特朗普還有一招,就是採取了決心。當中國的反韓示威達到了高峰,當朝鮮再一次試射導彈的時候,特朗普立即下令在韓國部署了薩德反導系統。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國看到了美國的決心,習近平看到了特朗普不一樣,是說到做到,因此習近平採取了挽救中美關係的措施:一個是溝通,要進行一次中美首腦會晤,在佛羅里達莊園上,在這之前已經有承諾,在這個莊園上,正式達成了中方放棄金正恩,中方同意美方採取措施、或者單獨採取措施,只要金正恩不就範,美國可以採取措施。中方給美方開了綠燈。

所以特朗普總統這次就做好了準備,無論中國合作或不合作,他都要採取行動。而特朗普給了習近平一個回報:那就是馬上宣布,不定中國為貨幣操縱國家。另外在貿易問題上,給了100天的時間,百日計畫,雙方來談判,如何逐行業、逐項地解決貿易逆差問題。給了中國一個緩衝的時間。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國媒體上也出現了質疑中朝關係的文章,調子也轉向了。目標就是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而且表示了不會對朝鮮提供任何方面的支持。中美兩個超級大國形成了這樣一致的態勢,對朝鮮的壓力是空前的。金正恩就要盤算一下,他究竟還要不要他的命?還要不要他的政權?因此我相信,金正恩最後服軟的可能性仍然存在。戲劇性地轉折仍然存在。但是他的這種服軟,美國放過他的話,也不排除他將來死灰復燃,重新搞核計畫。所以我覺得金正恩不服軟、而特朗普採取行動,反而有利。當然我們要看事態的發展。

法廣:作為朝鮮傳統老大哥,中國在解決朝鮮問題中的作用被普遍視為“不可或缺”。在今次的對立中,中國將起怎樣的作用?

陳破空:中國的作用是非常大的。如果說習近平沒有跟特朗普達成這樣的共識,那特朗普對朝鮮問題採取行動會有很大的風險。我上面說道,中國經過權衡之後,它不僅要挽救美中關係,而且它對中韓關係也有一個反思。我們看到它反對薩德並沒有收到成效。因為薩德的部署是防禦性的。它的原因是朝鮮有核彈。可以說朝鮮的核武器被解除、朝鮮解除核武裝的話,我想韓國撤除薩德也是可能的。也就是說,解決問題要找到原因,擒賊先擒王、射人先射馬。先解決朝鮮核威脅問題,才能解決韓國薩德問題,對中國來說,這也是順理成章的。所以我們看到中國反韓的調子也降低了。中國的作用表現在:一方面,習近平跟特朗普已經有了承諾,願意解決朝鮮問題;但是另一方面,在國內,他們還是做和平宣傳,表示自己在做最大的和平努力。

因為習近平與特朗普合作,讓過去幾十年的中朝關係逆轉,這樣的政策在國內冒有政治風險,尤其是在十九大召開前。他的對立派系會拿來做文章。我想國內的毛左派已經針對了習近平,比如說,有三個軍事網站,都是毛左派、極端民族主義者活躍的網站,一貫是挺朝鮮、一貫是反美的,但是最近被取締了。有的是被整頓、關門整頓,有的是被取締,有的是不能登陸,這三個著名的軍事網站被取締顯示:習近平對毛左派動手了。而有些毛左派的代表人物發言,暗示對習近平不滿,對現在的政策不滿,還在力挺朝鮮。所以習近平在國內是冒有一定的政治風險。

由於這種政治風險,因此他在國內的宣傳調子與國外不一樣。在國外,他已經與特朗普總統聯手去解決朝鮮問題,但是在國內,他表現出還在做最後的和平努力,還一直在說:朝鮮問題要和平解決,或者不以“更迭政權”為目的,說美國也不以“更迭政權”為目的。事實上,不以“更迭政權”為目的,卻可以以“更迭政權”為手段,達到朝鮮半島無核化。也就是說,他們的目標可能是換一個人,把金正恩換下來,至於朝鮮政權內部的一黨制,不一定變,只是換上溫和派,對美韓無害,對中國仍然親善,或者對中國無害,對美韓親善這樣的人,各方都可以接受。因此中國這一次是發揮了比較建設性的作用。儘管習近平在國內有政治風險,但是在國際上,跟美國採取了很務實的合作,這種合作如果成功,能夠成功解決朝鮮問題,中美關係也能夠回到一個正常發展的軌道。
 

  • 陳破空:特朗普退出巴黎氣候協定是明智選擇

    陳破空:特朗普退出巴黎氣候協定是明智選擇

    美國總統特朗普決定退出聯合國氣候變化巴黎協定,引發國際社會強烈反響,也在美國引起巨大爭議。美國退出的決定,似乎將中國推上了前台。中國隨即表明立場,重申了對氣候協議的承諾,並與歐盟發表共同聲明,表示要加強合作、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美國退出巴黎協定的決定將為全球氣候變遷的關注帶來怎樣的影響?是否將衝擊美國綠能產業的發展?會否損及美中及美歐之間的關係?對此,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 夏明談蔡英文執政後的兩岸關係

    夏明談蔡英文執政後的兩岸關係

    台灣總統蔡英文掌權已一年有餘,蔡英文曾在總結一年以來的政績時指出:台灣各項經濟指標都有進步;在備受關注的兩岸關係問題上,台灣總統則表示:依舊維持其上任之初的主張: “維持現狀”。實際上,一年多來,兩岸關係是否如蔡英文所言,得以保持 “現狀”?蔡英文掌權後,力圖開拓更大國際生存空間的打算是否實現?兩岸關係有沒有變化?目前又處在怎樣一種狀態?對此,紐約市立大學教授夏明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 導演文海與他的中國獨立紀錄片見證:《放逐的凝視》

    導演文海與他的中國獨立紀錄片見證:《放逐的凝視》

    在上一次的公民論壇節目中 ,中國獨立紀錄片導演文海向大家介紹了他在作品《兇年之畔》拍攝過程中,對中國農民工權利意識的覺醒以及他們的維權行動的社會意義的再認識。如果說《兇年之畔》以寫實的影像方式紀錄了身處中國社會底層的農民工從邊緣人到自覺公民的成長過程的話,文海在同一時期完成的書著《放逐的凝視》則以文字的形式,紀錄了中國獨立紀錄片最近20年間,在狹窄而又充滿種種不確定性的環境下走過的道路。從不時受到警方騷擾的家庭放映,到蹣跚成型的本土獨立影像節,從國際電影節獲得的光環,到本土獨立影像節的陸續夭折,文海以自身的獨特經歷,見證中國獨立紀錄片導演內心對自由表達的執著追求與官方輿論導向機器間的博弈,也同時反思自己在這十幾年真實紀錄中國社會現實過程中的個人成長。2017年3月底,文海來巴黎參加第39屆法國國際真實電影節期間接受了我們的採訪。

  • 《1989的女孩們》導演楊雨談拍攝感受

    《1989的女孩們》導演楊雨談拍攝感受

    八九-六四天安門運動剛剛送走了第28個年頭。去年底,在迎來這一具有歷史意義的日子的前夕,旅美中國獨立紀錄片導演楊雨先生推出了《1989的女孩們》這部影片。楊雨透過三個女孩在美國的平凡生活故事,透視出中國近28年的歷史,從而將“八九的孩子”這個隱秘而敏感的群體展現在世人的眼前。在“天安門事件”迎來又一個紀念日之際,我們有幸採訪到楊雨先生,請他來談談這部影片的意義。

  • 程曉農:六四這段歷史不會永遠地忘卻

    程曉農:六四這段歷史不會永遠地忘卻

    6月4日,在中國的政治生活中是一個頗為敏感的日子。 “八九”天安門事件在2017年6月4日,迎來第28個年頭。28年來,隨着社會天翻地覆的變化,中國大大提升了在國際舞台上的地位,已然躍為第二大經濟體。然而,對六四話題解禁的期待尚沒有成為現實。今天重新回顧這段歷史,人們在認知上是否有所改變?它對現代人有着怎樣的啟迪?這段歷史能否最終從人們的記憶中抹掉?我們請旅美政治評論家程曉農先生來闡述一下他的看法。

  • 夏明:一帶一路的思路主要服務於中共的兩個“百年”

    夏明:一帶一路的思路主要服務於中共的兩個“百年”

    中國主辦的2017年“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於5月14日至15日在北京舉行。本次論壇聚集了來自上百個國家的代表,共有29個國家元首與會。就在美國總統特朗普準備邁入貿易保護主義道路之際,中國主席習近平卻再次下定決心,進一步確立其“新絲綢之路”的主張。習近平在2013年掌權伊始,就提出“一帶一路”計畫。隨着時間的流逝,世界政治、經濟格局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中國“一帶一路”的思路也在很大程度上更為具體化。“一帶一路”的主張自提出以來是否取得成效?它今後將朝着怎樣的方向繼續發展?我們請紐約市立大學教授夏明先生談談相關話題的看法。

  • 獨立紀錄片導演文海:讓我們彼此看見

    獨立紀錄片導演文海:讓我們彼此看見

    中國獨立紀錄片《兇年之畔》2017年初起陸續在鹿特丹、巴黎、布魯塞爾等歐洲不同城市放映。這部長達三小時的影片以廣州番禺利得鞋廠和深圳奇利田高爾夫用品公司工人維權事件為核心,紀錄了中國農民工權利意識覺醒的過程,而影片與歐洲觀眾見面的時刻也正是這些農民工維權活動在日益嚴酷的打壓中陷入低潮的轉折。觀眾可以從中了解這些為中國躍身世界經濟強國做出巨大貢獻卻常常無法保證自身基本權利的農民工的抗爭,以及他們面對的嚴酷打壓,導演文海則更在拍攝的過程中意識到這些身處社會最底層的人在中國社會變革中扮演了先行者的角色。2017年3月底,影片來巴黎參加第39屆法國國際真實電影節放映時,文海接受了法廣的採訪。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