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7年7月27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7/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7/07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一小時)2017年7月28日 北京時間6h00至7h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陳破空:習近平與特朗普在朝核問題上合作冒有一定政治風險,毛左派不滿

作者
陳破空:習近平與特朗普在朝核問題上合作冒有一定政治風險,毛左派不滿
 

美朝兩國的緊張關係再次吸引世人目光。美國傳出航母打擊群駛往朝鮮半島之際,朝鮮籍“太陽節”之日,舉行了大規模的閱兵,並在閱兵後的翌日,進行了一次新的導彈試驗。儘管這又是一次失敗的試驗,卻不乏為一次向美國挑釁的行為。朝鮮彈道試驗失敗後,美國再次警告平壤,絕不會容忍朝鮮進一步導彈發射或核試活動。整個東北亞地區呈現緊張態勢。這場較量將何去何從?中國將發揮怎樣的作用?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向我們闡述了看法。

法廣:近天來,關於美國航母群駛往朝鮮半島的消息傳的沸沸揚揚,但又有消息說,美國航母群並沒有駛向朝鮮半島。無論如何,各方猜測一場戰爭可能無法避免。您怎樣解讀當前的這樣一種局勢?

陳破空:我想美國方面否認航空母艦戰鬥群“卡爾文森”號駛向朝鮮半島,說是闢謠,我想這是美國方面的一個做法。有可能顯示朝鮮方面有示軟的表現。美國要給平壤一個台階下。因為現在中國和美國兩個超級大國都對朝鮮做了最後通牒式的和平勸告,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國方面也有很多闢謠,美國方面也有闢謠。中國方面,有報道說中國增兵中朝邊境,當局後來闢謠說,那裡本來就有15萬軍隊;有報道說中國國航停飛平壤,當局後來闢謠說是因為本身就沒有生意;大連環保局發了一個防止核試爆的通知,連黑子紅章都有 後來卻闢謠說是網上的假消息。中美都忙於闢謠,可能是給朝鮮的一個台階下。畢竟金正恩要面子,要給他個台階下。那就說可能是朝鮮方面有示軟的跡象。

我們不能低估一個獨裁者生存術,金正恩是獨裁者,他很會跳高。但是他怎麼跳高,到了最後的生死關頭,他還是要保他的命、保他的政權。因此不排除最後的一刻他示軟的表現。金正恩已經發出某些示軟的信息,比如,恢復設立最高外交委員會,在四月份最高人民會議上,他隻字不提韓國和美國。然後用閱兵式代替了核試爆。第二天,他發射的導彈,應該說是受到了美國技術性的摧毀:剛發射就爆炸。應該說是美國的網絡戰電子戰起了作用。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又大軍壓境(航母轉向消息也可能是戰略迷惑之計,兵不厭詐),我相信朝鮮可能暗中作出了示軟的表示,但示軟的表示,它要一個下台階,要中美兩國給它一些面子。所以說才出現了美國發出這樣的信息。因為作為美國來說,不可能有這麼長時間不說清楚航母戰鬥群駛向那裡,到現在才來闢謠。這種可能性很小。應該是本身航母戰鬥群是駛向朝鮮半島,但是由於朝鮮發出示軟的信號,所以美國暫停、減速,或者給金正恩一個台階下。

法廣:面對全球第一大強國的威脅,金正恩似乎並不示弱,不僅大張旗鼓地舉行閱兵,還再次試射導彈。以其目前格外孤立的情況看,金正恩究竟哪裡來的這麼大的底氣敢於挑戰美國?

陳破空:我認為金正恩搞特大閱兵,他對外是示弱、對內是示強。因為4月15日那一天,是他祖父金日成的誕辰日,通常這一天,他要麼搞核試爆、要麼導彈試射。但是當天,他沒有搞核試爆、也沒有導彈試驗,就這兩個動作。他知道,他如果搞這兩個動作,都可能遭受美國的軍事打擊。 因此他就換了一個方式,就是大閱兵。大閱兵,對內是示強,就是告訴朝鮮老百姓,他不怕,他很硬。對外,他示弱,因為對外,他換了一種方式,他邀請了西方記者幾十名、或者上百名到場,到場的目的,一個是宣揚他所謂的軍力,還有一個目的,是把西方記者當作人質,當作盾牌:如果有西方記者在場,他就料定,特朗普總統不會下令轟炸。雖然特朗普總統不見得會在那個時候會下令轟炸朝鮮,但獨裁者金正恩神經過敏。金正恩前段時間神出鬼沒,有躲藏的跡象,突然在超大閱兵上亮相,那是因為有西方記者在場。他知道,西方國家,只要有一個它的公民或國民在,就不可能發動突襲。所以他搞的超大型閱兵,對內是示強,對外是示弱。

另外,他第二天、過了24小時,他發射的導彈,但是導彈剛剛發射就失敗,這並不是他的故意失敗,有人以為他故意失敗,其實,我認為更大的可能性是因為美國發揮了技術功能,把它摧毀了。用技術功能摧毀它,讓金正恩感到了震撼。這種摧毀是非常有效的。導彈剛剛發射就爆炸了,不僅起不到威懾外界的作用,而且可能炸毀他們自己的發射架,及其周圍的設施,如果地面上有人的話,可能當場就造成傷亡,所以這個,對金正恩心理震撼應該說很大,而事後,特朗普一言不發,只做不說,這是特朗普的作風。在這樣的情況下,我相信,金正恩不僅失去了底氣,而且感到害怕、顯露膽怯了。

法廣:特朗普為什麼突然大張旗鼓地對朝鮮採取強硬立場,他的目的何在?這與韓國部署薩德反導系統是否有關?

陳破空: 我想特朗普總統上任以來,完全改變了前任的、和前幾任美國總統的政策。特朗普政府已經下了一個結論,就是美國對朝政策失敗。這個對朝政策就是所謂的談判、援助和等待。也就是說戰略耐心階段已經結束了。副總統和國防部長、國務卿都說了這些話。我們知道,奧巴馬總統卸任前,非常鄭重其事地給特朗普交代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要注意朝鮮核武器的發展。認為如果以這樣的速度發展下去,遲早有一天,它的洲際導彈能帶核彈頭打到美國本土。這是奧巴馬當了八年總統之後,在交接前,給了特朗普最鄭重其事地、唯一的囑託。所以特朗普上來以後,非常重視這件事情。他知道這件事情的根源是中國。朝鮮之所以有底氣,是因為中國在背後支持它,中國沒有執行聯合國決議,繼續跟朝鮮做生意,沒有進行經濟制裁,而且中國的公司還在背後支持朝鮮的核計畫,提供核原件和核材料,如中國鴻祥公司。

在這樣的情況下,特朗普採取了特別高明的一招,就是拿中國來入手。就是拿中美關係來威脅中國解決中朝關係。他採取的措施首先是拿一中問題來做文章。如果你習近平打朝鮮牌,我特朗普就打台灣牌。一打台灣牌,動搖一中政策,中國那邊就慌了,這是第一招。另外一招,就是拿貿易問題來打中國。如果你不解決朝鮮問題的話,那對不起,貿易問題我就要採取措施。這一次,應該說習近平政府在最後的關頭,是為了挽救中美關係,絕不能讓中美關係的大船翻掉。中共雖然在國內大搞反美宣傳,但暗地裡,他們一直把中美關係作為外交關係中的重中之重。所以,究竟是中美關係重要,還是中朝關係重要?經過這種權衡之後,習近平決定犧牲中朝關係,放棄金正恩,尤其放棄金正恩。而且特朗普還有一招,就是採取了決心。當中國的反韓示威達到了高峰,當朝鮮再一次試射導彈的時候,特朗普立即下令在韓國部署了薩德反導系統。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國看到了美國的決心,習近平看到了特朗普不一樣,是說到做到,因此習近平採取了挽救中美關係的措施:一個是溝通,要進行一次中美首腦會晤,在佛羅里達莊園上,在這之前已經有承諾,在這個莊園上,正式達成了中方放棄金正恩,中方同意美方採取措施、或者單獨採取措施,只要金正恩不就範,美國可以採取措施。中方給美方開了綠燈。

所以特朗普總統這次就做好了準備,無論中國合作或不合作,他都要採取行動。而特朗普給了習近平一個回報:那就是馬上宣布,不定中國為貨幣操縱國家。另外在貿易問題上,給了100天的時間,百日計畫,雙方來談判,如何逐行業、逐項地解決貿易逆差問題。給了中國一個緩衝的時間。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國媒體上也出現了質疑中朝關係的文章,調子也轉向了。目標就是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而且表示了不會對朝鮮提供任何方面的支持。中美兩個超級大國形成了這樣一致的態勢,對朝鮮的壓力是空前的。金正恩就要盤算一下,他究竟還要不要他的命?還要不要他的政權?因此我相信,金正恩最後服軟的可能性仍然存在。戲劇性地轉折仍然存在。但是他的這種服軟,美國放過他的話,也不排除他將來死灰復燃,重新搞核計畫。所以我覺得金正恩不服軟、而特朗普採取行動,反而有利。當然我們要看事態的發展。

法廣:作為朝鮮傳統老大哥,中國在解決朝鮮問題中的作用被普遍視為“不可或缺”。在今次的對立中,中國將起怎樣的作用?

陳破空:中國的作用是非常大的。如果說習近平沒有跟特朗普達成這樣的共識,那特朗普對朝鮮問題採取行動會有很大的風險。我上面說道,中國經過權衡之後,它不僅要挽救美中關係,而且它對中韓關係也有一個反思。我們看到它反對薩德並沒有收到成效。因為薩德的部署是防禦性的。它的原因是朝鮮有核彈。可以說朝鮮的核武器被解除、朝鮮解除核武裝的話,我想韓國撤除薩德也是可能的。也就是說,解決問題要找到原因,擒賊先擒王、射人先射馬。先解決朝鮮核威脅問題,才能解決韓國薩德問題,對中國來說,這也是順理成章的。所以我們看到中國反韓的調子也降低了。中國的作用表現在:一方面,習近平跟特朗普已經有了承諾,願意解決朝鮮問題;但是另一方面,在國內,他們還是做和平宣傳,表示自己在做最大的和平努力。

因為習近平與特朗普合作,讓過去幾十年的中朝關係逆轉,這樣的政策在國內冒有政治風險,尤其是在十九大召開前。他的對立派系會拿來做文章。我想國內的毛左派已經針對了習近平,比如說,有三個軍事網站,都是毛左派、極端民族主義者活躍的網站,一貫是挺朝鮮、一貫是反美的,但是最近被取締了。有的是被整頓、關門整頓,有的是被取締,有的是不能登陸,這三個著名的軍事網站被取締顯示:習近平對毛左派動手了。而有些毛左派的代表人物發言,暗示對習近平不滿,對現在的政策不滿,還在力挺朝鮮。所以習近平在國內是冒有一定的政治風險。

由於這種政治風險,因此他在國內的宣傳調子與國外不一樣。在國外,他已經與特朗普總統聯手去解決朝鮮問題,但是在國內,他表現出還在做最後的和平努力,還一直在說:朝鮮問題要和平解決,或者不以“更迭政權”為目的,說美國也不以“更迭政權”為目的。事實上,不以“更迭政權”為目的,卻可以以“更迭政權”為手段,達到朝鮮半島無核化。也就是說,他們的目標可能是換一個人,把金正恩換下來,至於朝鮮政權內部的一黨制,不一定變,只是換上溫和派,對美韓無害,對中國仍然親善,或者對中國無害,對美韓親善這樣的人,各方都可以接受。因此中國這一次是發揮了比較建設性的作用。儘管習近平在國內有政治風險,但是在國際上,跟美國採取了很務實的合作,這種合作如果成功,能夠成功解決朝鮮問題,中美關係也能夠回到一個正常發展的軌道。
 

  • 茉莉新書:反彈的彎枝與巨無霸

    茉莉新書:反彈的彎枝與巨無霸

    台灣雪域出版社最近出版了中國流亡作家茉莉的第二本西藏問題評論集。茉莉自1998年訪問印度達蘭薩拉流亡藏區以來,更加關注西藏的人權狀況,常常以政治評論和文化隨筆的方式發表感言,力圖引發公眾對西藏問題的關注。這部評論集集合了茉莉最近十年來在香港發表的涉藏文章。我們在今天的本節目里,請茉莉談談與這部評論集相關的話題。

  • 徐友漁:憲政民主與和平理性是劉曉波重要精神遺產

    徐友漁:憲政民主與和平理性是劉曉波重要精神遺產

    中國獨立作家、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因病英年早逝。劉曉波在上個世紀80年代曾被稱作是中國文壇“黑馬”,但1989年席捲全國的學生運動讓他從此走上了一條完全不同的艱難道路,從文學批評轉向了對中國民主建設的政治思考,他因此而四次入獄。2010年10月,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將這一年的獎項頒發給他的時候,他正因為參與起草要求憲政改革的《零八憲章》而在獄中服刑。但他的政治理念不僅為中國政府所不容,被屏蔽在所有中國媒體平台之外,而且在中國海內外民主活動人士中也並非沒有爭議。在今天的節目中,我們電話採訪劉曉波夫婦的好友、原中國社科院哲學所教授、目前在紐約新學院大學作訪問學者的徐友漁先生。徐友漁先生認為,劉曉波留給後人的最重要精神遺產,既是他的政治主張,也是他的和平理性精神氣質。

  • 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理事長費良勇談漢堡G20抗議活動

    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理事長費良勇談漢堡G20抗議活動

    7月7日和8日,20國集團峰會在德國的漢堡舉行。作為一個直接影響未來世界政治和經濟的重要平台,20國集團峰會吸引了各方的密切關注。峰會前夕及峰會期間,世界各地的抗議者陸續湧入漢堡,展開了各種形式的抗議活動。海外多個中國民運組織則在20國集團峰會前夕,在7月6日至7日,舉行了“憲政民主,民族自治  2017年歐洲蒙、維、藏、漢漢堡研討會”,並在隨後的7日和8日,在漢堡舉行示威抗議,以吸引國際社會對中國民主化進程的關注。我們在今天的本節目中,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理事長、組織並主持了本次抗議活動的費良勇先生,向我們介紹一下與本次活動相關的情況。

  • 廖天琪:放行劉曉波是習近平晉身世界級領袖的契機

    廖天琪:放行劉曉波是習近平晉身世界級領袖的契機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傳出在獄中罹患肝癌的消息,引發國際社會關注。全球154位不同領域的諾貝爾獎得主聯名發出公開信,多個民間團體和許多異見人士也紛紛呼籲,要求中國政府遵循人道主義原則,允許肝癌晚期的劉曉波和體弱多病的妻子劉霞到國外治療。有消息顯示,劉曉波本人也表示希望出國。劉曉波的最後願望是否能夠實現?等待着他的又將是怎樣的前景?對此,旅居德國的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向我們闡述了她的看法。

  • 戴耀庭:雨傘運動後,更多港人盼民主普選

    戴耀庭:雨傘運動後,更多港人盼民主普選

    2017年7月1日是香港主權正式回歸北京20周年。20年間,中央政府對“一國”的強調與港人“兩制”的堅持使得人心的回歸路途多有曲折。如果說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庭因為他倡導爭普選公民抗命運動後來演變成大規模雨傘運動而頗令北京當局不滿的話,30多年前,中英開始就香港前途問題談判、眾多港人對何去何從糾結不已的時候,還在大學讀書的他卻是支持回歸的青年學生中的一員,但他們支持的不僅是香港的民族回歸,更是民主回歸。主權移交20年後的今天,他怎樣看當年的理想和未來的道路?戴耀庭先生接受了我們的電話採訪。

  • 劉學偉:法國政治生活並未出現預料的碾壓式“海嘯”

    劉學偉:法國政治生活並未出現預料的碾壓式“海嘯”

    最近一年來,法國政壇動蕩非凡,似在經歷着一場延綿不斷的地震。每一次震蕩都會造成舊體制的部分瓦解。5月7日,馬克龍當選總統,將法國引向一個新的起點。總統領導下的新政黨在6月18日的議會選舉中大獲全勝,令法國的政治生活再次經歷震蕩,並衍生出一個得到徹底更新的議會景觀。自此,新總統馬克龍是否就可以大刀闊斧地展開深層次地改革?新的議會將如何處理與總統府之間的關係並發揮作用?真正的反對黨何在?對此,我們對旅法學者、歷史學博士劉學偉先生進行了採訪。

  • 陳破空:特朗普退出巴黎氣候協定是明智選擇

    陳破空:特朗普退出巴黎氣候協定是明智選擇

    美國總統特朗普決定退出聯合國氣候變化巴黎協定,引發國際社會強烈反響,也在美國引起巨大爭議。美國退出的決定,似乎將中國推上了前台。中國隨即表明立場,重申了對氣候協議的承諾,並與歐盟發表共同聲明,表示要加強合作、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美國退出巴黎協定的決定將為全球氣候變遷的關注帶來怎樣的影響?是否將衝擊美國綠能產業的發展?會否損及美中及美歐之間的關係?對此,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