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6月1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6月1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6/06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6/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9年6月16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陳破空:如果中共不改弦易轍,“一帶一路”將步入一條死胡同

作者
陳破空:如果中共不改弦易轍,“一帶一路”將步入一條死胡同
 
北京召開“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 路透社/Thomas Peter

亞太經合組織峰會已落下帷幕,與會的各國領導人首次未能達成一致、發表共同宣言,令峰會成果黯然失色。美中日等21個環太平洋國家和地區的首腦出席了本次峰會。各國領袖對當前貿易體系意見相左,中美兩國更在貿易投資以及亞太地區相互矛盾的願景等話題上針鋒相對,導致峰會共同宣言流產。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就本次峰會以及相關的話題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法廣:本次亞太經合組織峰會未能達成共識,這是1993年峰會舉行25年來,第一次沒有發表聯合公報。您對此作何感想?

陳破空:亞太經合組織峰會第一次首腦峰會宣言流產的確十分罕見。按照東道主的說法是:兩個大國爭吵、或者兩個大象打架,殃及其他國家。我想大家現在都知道,峰會(宣言)流產是因為中美雙方未能就峰會(宣言)的措辭達成一致,美國的說法是要維護自由貿易、維護公平規則,因此批評那些不守規則的國家;中共方面是要另搞一套,為自己辯護、或者反過來要去譴責美國的“單邊主義”,甚至為了達到自己的目標,中共不惜以大欺小,派官員去跟主辦國-巴布亞新幾內亞的外長去談話,遭到拒絕後想強闖辦公室,造成了一時的醜聞。在這樣的情況下,因為這兩個大國完全無法達成起碼的一致,因此峰會宣言流產,顯示了兩大經濟體-美國和中國的爭執對整個全球事務的影響,在APEC會議上首次體現出來。

法廣:中美兩國激烈交鋒,主要焦點何在?

陳破空: 關於激烈交鋒,從美國副總統彭斯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分別在會議上抒發的演講可以看出來。美國副總統彭斯主要還是繼續不點名地譴責、批評中共破壞世界貿易經濟體系,包括大規模地盜版知識產權,強迫技術轉入,還有就是單向的由政府來補貼工業。另外,人為地製造貿易逆差,忽視勞工權益等等。而且彭斯還直接地批評說,極權政治在亞太地區應該是沒有立足之地。或者說:極權政治、有些國家對其他國家輸出極權政治,對區域安全和穩定的危害,就直指中國。同時彭斯也批評了中國的一帶一路,說這是一個“束縛他國的袋子”,而且是一個“債務海洋”,另外,“一路”是一條單向的路,是一條不歸路。因此,美國和國際社會認為:像一帶一路這樣不公開、不透明、為某個國家單向服務的這種做法是對世界經濟的損害。

反過來,習近平的演講卻不點名地批評美國,說美國是單邊主義,要把自己的模式強加於人,或者說是美國的做法是對自由經濟的傷害等等。但實際上,習近平的發言、批評,許多用詞應該說用在美國身上並不成立,用在中國身上倒是更為合適。其中特別是說“大國霸道”、或者“不講道理”等等。這些說法對中共來說更為合適。所以與會者應該說可以聽得出彭斯講的是真話,是肺腑之言,是描述了一個現實的途徑,中共在經濟上或者說地緣政治上不守規則、呈兇作霸的這麼一個形象。但是習近平講的卻是假話。他主要是將給中國國內人民聽。講的好像美國怎麼不講理,但是在國際上比較,他對美國那些指控,其實都不成立。所以這兩種講話就形成了針鋒相對的一種氣氛。我認為,中美雙方在會上針鋒相對的演講是這次會議最大的看點。

法廣:習近平倡導的“一帶一路”發展規畫不斷遭遇阻力,您如何展望這一發展規畫

的前景?

陳破空:習近平在這次APEC峰會上繼續地兜售一帶一路,但是一帶一路不僅在國際上不受歡迎,在中國國內也不受歡迎。在國際上,被譴責為“債務陷阱”,被說成是“新殖民主義”,而且中共本身也不願意把這個決策過程透明化,工程招標也不透明、公開,完全由中共方麵包辦。已經顯著地給其他國家造成了損害。在國內也不受歡迎,因為中國老百姓認為這是一個“大撒幣”的工程,中國國內還有貧困問題、上學難的問題,就業難的問題,但是領導人卻把大把大把的銀子撒向外國,如果這些錢用在中國,“全面小康”早就實現了。但似乎中國政府並不願意把這個錢用在國內。所以在國內國外受到雙重的批評,但是習近平仍然在國際會議上去推銷。

現在看上去,美國、歐洲、日本都開始行動,用自己的另外一套經濟援助模式、或者經濟發展之路在亞太地區展開,甚至包括澳大利亞都先後宣布了本地區的一些基建計畫或經濟發展計畫,而且彭斯在這次會議上也說,美國所要實施的計畫是公開的、透明的,對其他國家是構成幫助的,不會給其他國家帶來陷阱、同時也是在其他國家自願合作的基礎上。實際上就是對中國一帶一路這麼一個針鋒相對的做法。但是在國內,據傳國內發改委開內部會議,已經在討論一帶一路的善後工作。從這些角度來看,一帶一路的前景不妙,除非中共改弦易轍,除非它像當年的、美國的馬歇爾計畫一樣,進行公開招標、公開監管。對任何其中的環節都實現國際化。而且是惠澤於他國,而不是倒過來單方面地惠澤於中國本身。否則的話,如果不能改變的話,我想 “一帶一路”會走向一條死胡同。

法廣:隨着地緣政治的升溫,西南太平洋似已成為中美兩國展開較量的重點。兩國將在爭奪戰中採取怎樣的做法來加強各自的影響力?

陳破空: 在西太平洋或者說亞太地區,中共不僅在經濟上挑釁美國,試圖阻止本地區的經濟事務,事實上中國已經跟周邊的一些國家形成了最大貿易夥伴關係,在經濟上,可以說在亞洲形成了相當大主導優勢。但是中共試圖在軍事上、在地緣政治上脅迫他國。但是中共本身的意識形態這種價值體系,一黨專政的模式卻在國際上不得人心,走不出國門。因此中共現在也在政治上干預他國選舉。用金錢、間諜、或者各方面的手段對周邊國家的選舉進行干涉。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越來越提出了中國的模式問題。一方面,彭斯提出“對外擴張和侵略戰爭在亞太地區沒有立足之地”,這是他在新加坡東盟峰會上所講的。

到了巴布亞新幾內亞的APEC 會議上,彭斯進一步指出:極權政治在亞太地區沒有立足之地、沒有存活的機會。直指北京的政治制度,這恰恰是北京最敏感的地方,也是它的底線。因此北京對此作出了毫不掩飾的說法(回應),他們在中美貿易談判中表示:不能動搖中共一黨專政的道路。所以我認為,中共為了維護它的共產黨政權,會繼續推行對內鎮壓、對外威脅的政策。因此亞太地區必然會成為美國與中國博弈的大戰場,而且這個戰場已延伸到、從印度洋到太平洋的廣闊地區。因此形成了像美國、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亞的另一層防線。這條防線也可以倒過來證明,中共力圖突破第一島鏈、第二島鏈的封鎖,美國和國際社會在加強對中國的這種紅色怪獸的封鎖。

法廣:您如何預測未來數年中美兩國關係的發展走向?

陳破空:首先一個看點是:本月底在阿根廷舉行的中美兩國元首會談會不會舉行?氣氛如何?會不會在貿易商達成協定?目前有不同的說法。有樂觀的說法認為:可以在貿易戰上實現停火協議,如果中方可以做出重大讓步的話。一種中間的說法是:可能舉行一個會談,有其他的議題進行嚴肅的談判;但是比較不看好的觀點,包括美國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為代表的觀點認為,即便達成協議,中共也未必去執行和遵守。因此在經濟上也可能達成一定的妥協,但是中共可能會繼續使用這種不遵守或者拖延戰等方式來敷衍美國。而在政治上,雙方完全沒有空間對話的餘地,雞同鴨講。中共會繼續堅持他的一黨專政,美國則會對中共的一黨專政保持高度地警惕。因為外交是內政的延伸,這種模式對世界構成的威脅,在歷次大戰或者冷戰中已經顯現。像當年納粹德國對世界的威脅,這種一黨專政。前蘇聯對世界的威脅。日本軍國主義,當時軍國主義控制日本的時候對世界的威脅。我想,現在共產黨用一黨專政的方式控制十三億人,恐怕這是中美之間無法解脫的死結。

中美關係,按照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的說法,已經無法回到從前。儘管中共、習近平和王岐山請基辛格或者保爾森這些人到中國去調解中美關係,即便是這些對中共比較友好的、被稱為“親中”“親共”的、過去的前美國高官,但是他們的說法都發生了改變。基辛格對中共的告誡就是:中美關係不可能回到從前。中國必須脫離舊制度。保爾森對中共的告誡是:必須遵守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則,也就是必須履行入世承諾。中共是否能做到這些?我們還拭目以待,但是多數(人)看來,中共做不到、也不願意做。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下,中美對立、對抗、甚至於敵對的大趨勢已形成。所以習近平在APEC峰會上講“熱戰、冷戰、貿易戰沒有贏家”,已經就在暗示中美之間,這三種戰爭都可能爆發。貿易戰、熱戰、冷戰都可能爆發。因此,中美關係發展的前景,可以說是陰雲密布

  • 陳破空:蔡英文意識到“中國的民主化是台灣安全的最大保障”

    陳破空:蔡英文意識到“中國的民主化是台灣安全的最大保障”

    一支由八九民運參與者、倖存者及政治犯組成的中國民運代表團-“台灣民主人權參訪團”,在八九六四天安門事件迎來三十周年的前夕抵達台灣訪問。代表團得到台灣總統蔡英文等政要的會見。台灣方面向代表團介紹了台灣的民主化發展進程,同時期盼中國大陸儘早邁入民主化道路。代表團在台灣期間,還出席了在台灣舉辦的89六四30周年紀念活動。代表團名譽總顧問、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接受了本台的採訪。

  • 廖天琪:八九民運和六四屠殺直接間接地催生了中國的公民運動

    廖天琪:八九民運和六四屠殺直接間接地催生了中國的公民運動

    “八九六四”天安門民主運動今年迎來三十周年。三十年,在歷史的長河中,雖然並不算十分漫長,但在人的一生中,三十年可謂不算短。當年投身這場運動的熱血青年,如今已進入中年,許多人流落他鄉,在期盼中度日,有些人承受着生活的壓力,有些人經受着精神鬱悶的煎熬,更有些人不堪流亡生涯的重壓,英年早逝。他們渴望六四得到正名的美好願望,一年年落空。

  • 朱耀明牧師與黃雀行動:港人做了一件很光榮的事

    朱耀明牧師與黃雀行動:港人做了一件很光榮的事

    1989年發生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大規模青年學生爭民主和平示威活動曾意外地成為團結海內外華人的一條特殊紐帶。當時主權尚未正式回歸北京的香港迅速捲入其中,從捐款、送帳篷等各種形式的聲援活動,到5•21百萬人大遊行,港人始終滿腔熱情地關注和支持着這場自1949年以來,中國最大規模的街頭民主運動。六四屠殺發生後,香港更成為眾多被北京當局追捕的民運人士的逃生跳板。來自各界的不同人士迅速組成“地下通道”,成功地幫助不少處境危險的學運領袖由香港逃往海外。這也就是後來人們常說的“黃雀行動”。2014年隨香港爭普選和平佔領中環行動而重新站到民主前線的朱耀明牧師,當年就參與了地下通道的救援行動。他接受本台電話採訪,介紹了他參與救援行動的經歷,以及八九六四事件對香港社會的深遠影響。

  • 王丹談“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記憶、再次出發

    王丹談“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記憶、再次出發

    2019年6月4日,八九天安門學運迎來三十周年。三十年前的這一天,大批中國學生與民眾走上街頭,發出反對腐敗、要求民主的疾呼。這一大規模的民主運動最後以血腥鎮壓而告終。三十年來,為“六四”平反的呼聲始終未斷、期盼卻年年落空;當年衝在運動最前列的年輕的學運領袖如今也已進入知天命之年。他們中的許多人至今仍流落他鄉,有家不能回。“六四”三十周年之際,當年的學運領袖人物之一王丹接受了本台的採訪。

  • 廖天琪:科隆研討會首次敢於直接面對港台問題

    廖天琪:科隆研討會首次敢於直接面對港台問題

    以中國人權與民族問題為主題的2019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不久前在德國科隆落下帷幕。本屆論壇為該組織舉行的第九屆研討會議。中國民運敢於直接面對港台問題與民族問題,構成本屆會議的特點。與會各方人士密切關注中國人權狀況以及台灣與香港面臨“新殖民化”的局面。主持了論壇的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向我們介紹了本屆會議的情況。

  • 訪王超華:五四百年紀念與八九學運新五四宣言之夭折

    訪王超華:五四百年紀念與八九學運新五四宣言之夭折

    百年前的五四運動被看作是現代中國的一個重要起點,其意義遠超出了其發起者當年所追尋的目標。1949年以後,五四運動成為中國共產黨意識形態教育的一個圖騰,天安門廣場上的人民英雄紀念碑八幅巨大的漢白玉浮雕圖案的主題之一,就是五四運動。然而,五四運動也逐漸脫離了歷史、成為只有政府才有詮釋權的空洞符號。1989年天安門廣場上和平集會50多天的青年學生,有感於前輩的歷史擔當,也曾在5月4日那一天集會紀念,推出“新五四宣言”,希望繼續五四運動尚未完成的使命,但他們的努力最終在血泊中夭折。目前流亡美國的獨立學者王超華當年參加了這份“新五四宣言”的起草。她當時是中國社科院研究生,也是八九民運中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高自聯)常委會成員。六四屠殺發生後,她被列入當局首批通緝的21人名單。

  • 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潘永忠談中國的人權狀況與民族危機

    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潘永忠談中國的人權狀況與民族危機

    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第九屆研討會,於2019年5月19-21日在德國科隆舉行。本屆大會的主題圍繞中國的人權狀況與民族危機展開。2019年,因迎來“五四運動”一百周年、“八九-六四”民運三十周年而成為一個特殊的年份。在這樣的背景下召開的本屆研討會更凸顯其重要意義。會議前夕,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秘書長、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潘永忠先生接受了本台的採訪。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