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9年1月22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時間19點至20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9年1月22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時間19點至20點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2/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2/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1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陳破空:如果中共不改弦易轍,“一帶一路”將步入一條死胡同

作者
陳破空:如果中共不改弦易轍,“一帶一路”將步入一條死胡同
 
北京召開“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 路透社/Thomas Peter

亞太經合組織峰會已落下帷幕,與會的各國領導人首次未能達成一致、發表共同宣言,令峰會成果黯然失色。美中日等21個環太平洋國家和地區的首腦出席了本次峰會。各國領袖對當前貿易體系意見相左,中美兩國更在貿易投資以及亞太地區相互矛盾的願景等話題上針鋒相對,導致峰會共同宣言流產。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就本次峰會以及相關的話題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法廣:本次亞太經合組織峰會未能達成共識,這是1993年峰會舉行25年來,第一次沒有發表聯合公報。您對此作何感想?

陳破空:亞太經合組織峰會第一次首腦峰會宣言流產的確十分罕見。按照東道主的說法是:兩個大國爭吵、或者兩個大象打架,殃及其他國家。我想大家現在都知道,峰會(宣言)流產是因為中美雙方未能就峰會(宣言)的措辭達成一致,美國的說法是要維護自由貿易、維護公平規則,因此批評那些不守規則的國家;中共方面是要另搞一套,為自己辯護、或者反過來要去譴責美國的“單邊主義”,甚至為了達到自己的目標,中共不惜以大欺小,派官員去跟主辦國-巴布亞新幾內亞的外長去談話,遭到拒絕後想強闖辦公室,造成了一時的醜聞。在這樣的情況下,因為這兩個大國完全無法達成起碼的一致,因此峰會宣言流產,顯示了兩大經濟體-美國和中國的爭執對整個全球事務的影響,在APEC會議上首次體現出來。

法廣:中美兩國激烈交鋒,主要焦點何在?

陳破空: 關於激烈交鋒,從美國副總統彭斯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分別在會議上抒發的演講可以看出來。美國副總統彭斯主要還是繼續不點名地譴責、批評中共破壞世界貿易經濟體系,包括大規模地盜版知識產權,強迫技術轉入,還有就是單向的由政府來補貼工業。另外,人為地製造貿易逆差,忽視勞工權益等等。而且彭斯還直接地批評說,極權政治在亞太地區應該是沒有立足之地。或者說:極權政治、有些國家對其他國家輸出極權政治,對區域安全和穩定的危害,就直指中國。同時彭斯也批評了中國的一帶一路,說這是一個“束縛他國的袋子”,而且是一個“債務海洋”,另外,“一路”是一條單向的路,是一條不歸路。因此,美國和國際社會認為:像一帶一路這樣不公開、不透明、為某個國家單向服務的這種做法是對世界經濟的損害。

反過來,習近平的演講卻不點名地批評美國,說美國是單邊主義,要把自己的模式強加於人,或者說是美國的做法是對自由經濟的傷害等等。但實際上,習近平的發言、批評,許多用詞應該說用在美國身上並不成立,用在中國身上倒是更為合適。其中特別是說“大國霸道”、或者“不講道理”等等。這些說法對中共來說更為合適。所以與會者應該說可以聽得出彭斯講的是真話,是肺腑之言,是描述了一個現實的途徑,中共在經濟上或者說地緣政治上不守規則、呈兇作霸的這麼一個形象。但是習近平講的卻是假話。他主要是將給中國國內人民聽。講的好像美國怎麼不講理,但是在國際上比較,他對美國那些指控,其實都不成立。所以這兩種講話就形成了針鋒相對的一種氣氛。我認為,中美雙方在會上針鋒相對的演講是這次會議最大的看點。

法廣:習近平倡導的“一帶一路”發展規畫不斷遭遇阻力,您如何展望這一發展規畫

的前景?

陳破空:習近平在這次APEC峰會上繼續地兜售一帶一路,但是一帶一路不僅在國際上不受歡迎,在中國國內也不受歡迎。在國際上,被譴責為“債務陷阱”,被說成是“新殖民主義”,而且中共本身也不願意把這個決策過程透明化,工程招標也不透明、公開,完全由中共方面包辦。已經顯著地給其他國家造成了損害。在國內也不受歡迎,因為中國老百姓認為這是一個“大撒幣”的工程,中國國內還有貧困問題、上學難的問題,就業難的問題,但是領導人卻把大把大把的銀子撒向外國,如果這些錢用在中國,“全面小康”早就實現了。但似乎中國政府並不願意把這個錢用在國內。所以在國內國外受到雙重的批評,但是習近平仍然在國際會議上去推銷。

現在看上去,美國、歐洲、日本都開始行動,用自己的另外一套經濟援助模式、或者經濟發展之路在亞太地區展開,甚至包括澳大利亞都先後宣布了本地區的一些基建計畫或經濟發展計畫,而且彭斯在這次會議上也說,美國所要實施的計畫是公開的、透明的,對其他國家是構成幫助的,不會給其他國家帶來陷阱、同時也是在其他國家自願合作的基礎上。實際上就是對中國一帶一路這麼一個針鋒相對的做法。但是在國內,據傳國內發改委開內部會議,已經在討論一帶一路的善後工作。從這些角度來看,一帶一路的前景不妙,除非中共改弦易轍,除非它像當年的、美國的馬歇爾計畫一樣,進行公開招標、公開監管。對任何其中的環節都實現國際化。而且是惠澤於他國,而不是倒過來單方面地惠澤於中國本身。否則的話,如果不能改變的話,我想 “一帶一路”會走向一條死胡同。

法廣:隨着地緣政治的升溫,西南太平洋似已成為中美兩國展開較量的重點。兩國將在爭奪戰中採取怎樣的做法來加強各自的影響力?

陳破空: 在西太平洋或者說亞太地區,中共不僅在經濟上挑釁美國,試圖阻止本地區的經濟事務,事實上中國已經跟周邊的一些國家形成了最大貿易夥伴關係,在經濟上,可以說在亞洲形成了相當大主導優勢。但是中共試圖在軍事上、在地緣政治上脅迫他國。但是中共本身的意識形態這種價值體系,一黨專政的模式卻在國際上不得人心,走不出國門。因此中共現在也在政治上干預他國選舉。用金錢、間諜、或者各方面的手段對周邊國家的選舉進行干涉。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越來越提出了中國的模式問題。一方面,彭斯提出“對外擴張和侵略戰爭在亞太地區沒有立足之地”,這是他在新加坡東盟峰會上所講的。

到了巴布亞新幾內亞的APEC 會議上,彭斯進一步指出:極權政治在亞太地區沒有立足之地、沒有存活的機會。直指北京的政治制度,這恰恰是北京最敏感的地方,也是它的底線。因此北京對此作出了毫不掩飾的說法(回應),他們在中美貿易談判中表示:不能動搖中共一黨專政的道路。所以我認為,中共為了維護它的共產黨政權,會繼續推行對內鎮壓、對外威脅的政策。因此亞太地區必然會成為美國與中國博弈的大戰場,而且這個戰場已延伸到、從印度洋到太平洋的廣闊地區。因此形成了像美國、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亞的另一層防線。這條防線也可以倒過來證明,中共力圖突破第一島鏈、第二島鏈的封鎖,美國和國際社會在加強對中國的這種紅色怪獸的封鎖。

法廣:您如何預測未來數年中美兩國關係的發展走向?

陳破空:首先一個看點是:本月底在阿根廷舉行的中美兩國元首會談會不會舉行?氣氛如何?會不會在貿易商達成協定?目前有不同的說法。有樂觀的說法認為:可以在貿易戰上實現停火協議,如果中方可以做出重大讓步的話。一種中間的說法是:可能舉行一個會談,有其他的議題進行嚴肅的談判;但是比較不看好的觀點,包括美國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為代表的觀點認為,即便達成協議,中共也未必去執行和遵守。因此在經濟上也可能達成一定的妥協,但是中共可能會繼續使用這種不遵守或者拖延戰等方式來敷衍美國。而在政治上,雙方完全沒有空間對話的餘地,雞同鴨講。中共會繼續堅持他的一黨專政,美國則會對中共的一黨專政保持高度地警惕。因為外交是內政的延伸,這種模式對世界構成的威脅,在歷次大戰或者冷戰中已經顯現。像當年納粹德國對世界的威脅,這種一黨專政。前蘇聯對世界的威脅。日本軍國主義,當時軍國主義控制日本的時候對世界的威脅。我想,現在共產黨用一黨專政的方式控制十三億人,恐怕這是中美之間無法解脫的死結。

中美關係,按照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的說法,已經無法回到從前。儘管中共、習近平和王岐山請基辛格或者保爾森這些人到中國去調解中美關係,即便是這些對中共比較友好的、被稱為“親中”“親共”的、過去的前美國高官,但是他們的說法都發生了改變。基辛格對中共的告誡就是:中美關係不可能回到從前。中國必須脫離舊制度。保爾森對中共的告誡是:必須遵守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則,也就是必須履行入世承諾。中共是否能做到這些?我們還拭目以待,但是多數(人)看來,中共做不到、也不願意做。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下,中美對立、對抗、甚至於敵對的大趨勢已形成。所以習近平在APEC峰會上講“熱戰、冷戰、貿易戰沒有贏家”,已經就在暗示中美之間,這三種戰爭都可能爆發。貿易戰、熱戰、冷戰都可能爆發。因此,中美關係發展的前景,可以說是陰雲密布

  • 潘永忠:中國民運是一項偉大而艱巨的歷史使命

    潘永忠:中國民運是一項偉大而艱巨的歷史使命

    1978年的“北京之春”在中國開啟了一場倡導自由、民主、人權、憲政的政治運動,被稱為“中國民主運動”。隨着1989、天安門“八九民運”受到打壓,許多民運領袖流亡海外,形成了一股海外民運力量,這股力量一直堅持不懈地繼續着爭取人權、民主的鬥爭,在捍衛中國人權領域起到了不可小覷的作用。

  • 習近平嫁接“九二共識”與“一國兩制”凸顯邏輯漏洞

    習近平嫁接“九二共識”與“一國兩制”凸顯邏輯漏洞

    剛剛踏入2019年,台海兩岸情勢再度陷入緊張,引發各方關注。1月2日,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之際發表講話。提及“九二共識”時強調:將推動“一國兩制”實現統一,並表示不承諾放棄對台用武。又在隨後兩天進一步表示:要“在新的起點上做好軍事鬥爭的準備”。中國主席的表述立即引發台灣及國際社會的強烈反響。

  • 夏明:中美建交對兩國及世界和平均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

    夏明:中美建交對兩國及世界和平均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

    中美兩國在貿易大戰的背景下,迎來建交40周年。從1971年7月,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秘密訪華、到1972年前總統尼克松的北京之行,中美兩國打破了相互隔絕的局面,終於在1979年1月1日正式建立了外交關係,從而結束了長期的對峙。這被視為是中國與西方關係突破的標誌性大事。40年來,隨着兩國關係在各個領域的不斷發展,對抗性競爭也逐漸形成。尤其是2018年以來,中美爆發貿易大戰,致使兩國關係發生微妙變化。如何評判美中關係?兩國關係的變化將對全球局勢產生怎樣的影響?紐約市立大學研究生中心政治學教授夏明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 張倫:中國80年代改革成就的核心因素是自由

    張倫:中國80年代改革成就的核心因素是自由

    2018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40年來,中國經濟飛速發展,取得了驚人成就,但世人對這些成就的驚羨也伴隨着越來越多的不安。經濟實力的強大並沒有帶來民主進程的推進,四個自信引導下的中國一方面要以高壓維穩,應對國內的各種社會緊張關係,另一方面,也在國際舞檯面對越來越多的質疑與防範,中美關係在建交40周年之際更是進入了一種類冷戰的對立狀態。40年後,中國的改革開放之路正走向何方?我們邀請在法國塞爾日-蓬多瓦茲大學教授張倫先生談談他的看法。他認為,中國官方話語今天所說的改革已經與上個世紀80年代的改革南轅北轍,中國進入了一個以改革的名義反改革的時代。當前的執政方略絕對開創不出新時代。

  • 鮑彤:為何11屆3中全會不是改革開放的起點

    鮑彤:為何11屆3中全會不是改革開放的起點

    2018年12月18日,中國政府在北京人大會堂舉行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紀念大會。1978年12月18日至22日在北京召開的中共中央11屆3中全會被普遍看作是中國改革開放的起點。但曾經擔任國務院總理趙紫陽的政治秘書、國家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委員、中共中央政治體制改革研究室主任等職務的鮑彤先生不贊同這種說法,在他看來,11屆3中全會本身並不是一次改革開放的大會,但它掀起了一股懷疑共產黨、懷疑毛澤東的高潮,為後來的改革開放創造了條件。而改革開放也完全沒有頂層設計,其主體更是不願做奴隸的中國人,而不是黨。身在北京的鮑彤先生通過電話向法廣闡述了他的觀點:

  • 丁學良:中國模式核心理念不是個人自由

    丁學良:中國模式核心理念不是個人自由

    1978年底的中共中央11屆三中全會被普遍看作是中國改革開放政策的起點。儘管這種說法頗引爭議,無可否認的是,此後四十年間,一度瀕臨崩潰邊緣中國經濟,已經搖身變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種令人眩目的經濟起飛引發對所謂中國模式的關注。有無中國模式的爭論似乎已經讓位於對中國模式是否可以持續的懷疑。而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正力圖向世界展示這種有別於歐美民主自由體制之外的另一種發展模式。何謂中國模式?其核心內容是什麼?其核心價值是什麼?中國模式是否是可以輸出傳播的模式?我們電話採訪了在香港註冊的公共政策研究機構,博源基金會的學術委員會委員丁學良教授。丁學良教授曾在2012年出版《中國模式:贊成與反對》一書。

  • 夏明:達賴喇嘛力主佛教與科學對話

    夏明:達賴喇嘛力主佛教與科學對話

    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與西方科學家展開定期對話已經進行了三十多年。全球數百位當代科學家先後參加了這些對話。2018年11月1日至3日,達賴喇嘛在印度北部喜馬拉雅山的小鎮達蘭薩拉與華人科學家展開了首次對話。除探討物質和意識本質之外,此類對話的目的還對人類心智的本質和情緒機制等內容進行探索。出席了此次對話的紐約市立大學研究生中心政治學教授夏明先生接受了本台的採訪。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