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9年4月21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4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00點至7:00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1/04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1/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9年4月21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洛桑尼瑪:高壓政策控制不了藏人的靈魂

作者
洛桑尼瑪:高壓政策控制不了藏人的靈魂
 
藏人在印度馬德里遊行紀念310事件60周年,2019年3月10日 © Reuters

六十年前,1959年3月10號,成千上萬西藏拉薩民眾為了阻止他們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前去觀看軍區的文藝演出,包圍了他暫時居住的羅布林卡,民眾認為這是中共要誘騙劫持達賴喇嘛的騙局,類似“達賴已經被帶走”的謠言四起,藏民控制了羅卜卡林內的三位噶倫,並在街上貼海報,喊口號,要求共產黨離開,這個突發事件最後演變成了大規模起義。解放軍隨後實施的鎮壓行動造成了多少藏人死亡的數據根據不同的來源說法也不同,最終導致達賴喇嘛決定出走印度達蘭薩拉,組成流亡政府。這個事件被北京定性為“暴亂”,藏人稱其為“起義”,無論何種稱呼,不可否認的是,它改變了達賴喇嘛和所有藏人的命運,也完全改寫了西藏的歷史進程。

60年過去了,西藏自知問題依然懸而未解,中國宣稱,西藏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認為達賴喇嘛是個危險的分離主義分子。長期呼籲通過中間道路解決西藏問題的達賴喇嘛已經完全退出了政治來推動民主進程。

達賴喇嘛如何準備後達賴時代?現在藏區人權狀況如何?流亡政府如北京是否繼續接觸?達賴喇嘛倡導的中間道路具體何指?…..在本次特別節目中,藏人行政中央駐歐洲華人事務聯絡官洛桑尼瑪回答了相關的問題。

洛桑尼瑪:我去年9月和11月份去了達蘭薩拉,總體上說,達蘭薩拉藏人的生活是平靜的,但也因對西藏事務的關注,有時會出現一些響應和活動來配合和支持西藏境內的藏人。平時的生活狀態很平和,但是是不是會有起伏不斷的活動,比如針對每年藏人的紀念日,或者對西藏境內的藏人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受到鎮壓或其他不同事件進行呼籲和援助,這些活動會讓那個平靜的小山村顯得有些熱鬧。

每個藏人都有離別之苦,尤其是近幾年來出來的藏人更有這種離別的鄉愁,所以他們會時刻關注國內藏人的狀況。

達賴喇嘛為推動民主進程選擇退休

法廣:您去的時候有沒有見到達賴喇嘛,他現在身體狀況如何?目前他關注的焦點何在?

洛桑尼瑪:尊者今年八十多歲了,但是他的心靈和各方面比年輕人還要活潑,身體狀況感覺很不錯。

大多數時候,他關注的都是佛法事業的傳播、世界和平以及生態環境的保護,也關注對佛教與科學之間的交流、對下一代心靈的滋養以及對團結全世界的各大宗教做出積極的貢獻。這些都是他 目前從事的最重要的工作。

法廣:達賴喇嘛2011年3月宣布完全退休,不再擔任藏人行政中央的領導職責。也就是說他為推動西藏流亡政府的民主進程,完全放棄了政治方面的權力和職責?

洛桑尼瑪:在行政權力和直接的政治權力行駛領域方面,他已經完全放棄了,但是作為整個西藏人民公認的精神領袖,以及世俗傳統精神上的偶像和西藏人民發自內心認可的他們的代言人,達賴喇嘛始終在六百萬藏人的心中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這不是從政治角度講的,而是超越了政治角度,政治角度只是一個民選領袖,只代表某一個時期的政治觀念,而他的地位是不能相提並論的,因此可以說達賴喇嘛尊者在西藏的地位非常特殊。

那麼他為什麼要放棄政治職責呢?其實他在沒有流亡到印度期間,也就是在西藏境內還沒有“親政”的時候就萌發了民主的思想,但是介於中共的軍事侵略以及被迫流亡,加上流亡社會也需要一個精神父母,從各個角度看,他都是最有權威的。藏傳佛教的各個派別,各個領域的藏區都把他視為唯一的可以信任和依賴的人。因此,這個時期他要安置他的人民,就不可能從別的角度在政治上做出其他更多的抉擇。但是他從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就 不斷潛移默化地影響群眾,影響整個社會,讓大家慢慢去了解民主的好處,到最後完全退出政治舞台。

也可以這麼說,在他沒有完全退出政治舞台的這個時期,西藏人民始終認為由他這樣的一位慈悲的領袖來治理西藏比一個世俗的政治領袖更好,就對他更信任,因此始終對他具有依賴性。但是達賴喇嘛尊者認為必須在他在世的時候有一個能夠自力更生,將來面對任何狀況都能負起責任來的一個政府,因此他就逐漸去影響人民,用各種方式說服人民,但是人民始終希望挽留他,但是他最後還是做出了根本性的(退出政治)的決定。

法廣:也就是說達賴喇嘛在生前要為後達賴喇嘛時代的準備。關於達賴喇嘛的傳承問題,目前有多種說法,有說法指由達賴喇嘛自己決定是否轉世,也有說法稱得由藏人決定,但同時,北京政府也多次傳遞達賴喇嘛的傳承人應該由北京來決定的信息,這樣的局面可能就會給後達賴喇嘛時代帶來些難題,你們對這個情況有何種考量或預見?

洛桑尼瑪:關於尊者傳承的問題,我們認為這不是一個讓我們頭疼的事。尊者本人也多次提到這個問題,他認為最重要的決策者是西藏人,甚至不僅僅是西藏地區的人,而是整個藏傳佛教領域的所有人,包括喜馬拉雅地區與藏族在文化和血緣上有深深淵源的族群,從西邊拉達克到東邊達旺地區,還有蒙古藏傳佛教信徒和俄羅斯的蒙古藏傳佛教徒,加上幾十年來發展起來的信徒等等,我想這個問題需要所有藏傳佛教信徒的認可,主要取決於百分之七十或八十以上藏民的想法。

從我這個流亡出來的藏人角度看,我深深理解藏族人深切希望尊者達賴喇嘛不斷轉世,因為他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不是一個世俗普通人,觀世音菩薩是度藏族人的菩薩,藏族人如果希望這個民族世代相傳永遠存在下去的話,就會希望尊者達賴喇嘛永遠轉世,我可以完全確定地說,藏族人民都希望尊者達賴喇嘛轉世。對轉世這個問題是沒有任何質疑和懷疑的。

法廣:現任的班禪喇嘛有北京指定,但是他對藏人似乎已經沒有任何影響力了,在達賴喇嘛轉世問題上知否會出現同樣的局面?

洛桑尼瑪:不會,這個問題十分簡單。我們是從精神領域信仰的。達賴喇嘛轉世在歷史上出項過很多這樣的問題,比如六世達賴喇嘛就是清朝廢除的,但是藏族人永遠不承認清朝政府立的那個達賴喇嘛,不論六世達賴是否在拉薩治理西藏,或者在他隱秘了多少年期間,藏族人從頭至今一直都在懷念他,而現在藏族人普遍不認同中共選擇的十一世班禪,一直在懷念十世班禪額爾德尼,這就是對共產黨最大的一個反饋。

實際上,如果說共產黨是一個類似清朝政府那樣的政府,或者說很信仰佛教,將佛教尊為國教的政府的話,那它還有一點點理由,但是佛教的精神領袖完全超出所有世俗的政權,有靈魂的高度。共產黨選出了一個班禪喇嘛,我們藏人認為如果他是一個持戒比丘僧就好,我們只會認可他是一個普通的僧人,永遠不會在心裡承認他是十一世班禪。

法廣:但是現在可能面臨著藏區被“去藏化”或者更加漢化的問題,有很多漢人移居到了藏區,無論是商業化或是網絡的發展都無疑會對這個地區的居民產生包括文化,傳統和宗教等多個領域的影響,在這種情況下,再過幾十年,藏區會不會出現大面積漢化的破壞?

洛桑尼瑪:說實話我對此並不擔心。因為1950年發生過最大的一次軍事鎮壓和清洗,文化大革命是對文化徹底地毀滅性的摧毀。尤其是50年代,共產黨進軍西藏後,屠殺了西藏社會幾乎所有的精英。一個民族的精英全部被屠殺就意味着這個民族滅絕了,但是藏族人從這個時期開始,不論在任何時候始終在家庭和個人的傳承上不斷繼承民族文化和精神靈魂,到了文化大革命時代,藏族人說句藏語都會被批鬥,更談不上什麼文化、傳統和用語言文字了,幾乎達到對一個民族的文化毀滅的程度,但是藏族人還是用各種艱辛和痛苦的方式保存了自己民族的文化,在班禪大師被共產黨釋放出來以後,突然有了一些寬鬆的環境的條件下,藏族人的文化又開始復興了。

所以,有關藏人被漢化的問題,其實在50年,59年,66-76年十年文革期間,還有土改期間做得更絕,更糟糕,更悲慘,但是都沒有能夠毀滅西藏人。因為西藏人的文化處在一種精神領域的層次,所以,現在的年輕人的民族意識更強,在漢藏居住的邊境地區可能會有隻會說漢語不會說藏語的人,但是他們在靈魂上始終認同自己的藏人身份,所以我並不對這個問題感到憂慮。

法廣:現在西藏流亡政府針對中國政府的態度如何,是否繼續進行接觸和溝通?

洛桑尼瑪:我還想解釋和闡明一點關於“大藏區”這個說法,這實際上是共產黨杜撰出來的,因為我們藏族人自始至終都認為青藏高原上,包括青海西藏和所有藏區都是西藏,沒有大小西藏之分。

關於是否和中共政府談判的是,高層具體的重要信息我也不可能很清楚。但是我知道藏人行政中央(之前的西藏流亡政府)始終沒有放棄談判的希望,始終在積極接觸,因為到現在為止,藏人社會始終遵循“中間道路”的思維,“中間道路”主要的精髓和發起者就是尊者達賴喇嘛。

法廣:請介紹一下“中間道路”?

洛桑尼瑪:“中間道路”就是用佛教的中觀的思想,用各種寬容和更智慧的方式解決。比如在藏人和漢人之間,我們需要看到彼此有哪些共同的利益和目的,在不改變彼此民族訴求的情況下看看有沒有解決具體問題的看法,因為我不希望漢藏民族之間發生世代冤冤相報,血海深仇的局面發生,這樣的情況在歷史上也造成了很多民族的災難,將種族之間的傷害和傷口永遠烙在心裡,因此也會不斷影響下一代。

從公元九世紀以後,吐蕃人就不再爭強好勝,七世紀到九世紀,吐蕃是亞洲最強大的帝國,以前的吐蕃人特別好戰,是有英雄主義和帝國情結的民族,但是自從佛教進來後,我們就再也沒有發動過戰爭,侵擾過其他任何民族。

在這樣的情況下,佛教文明的根髓何在?藏人最淳樸的思維是什麼?

他們的思維是:要寧靜,和平,停止殺戮,在這樣的情況下,尤其是現在的社會處在核武器和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時代,尊者達賴喇嘛對歷史有透徹的理解,他為了世界和平,為了藏漢兩個民族的普通民眾不再出現流血,出現冤冤相報的歷史惡性循環,他希望我們能坐下來,永遠着眼於一個雙方根本的訴求,中共代表的政權有何訴求,我們都可以坐下來談,這就是“中間道路”的一個思路。

法廣:你的意思是雙方現在繼續按照中間道路的思維在進行接觸?

洛桑尼瑪:從2008年 以後,談判問題上冷淡的主要責任在於中共這一方,他們沒有積極尋求解決問題,只是在處在他們認為很危機的情況下,為了緩解緊張局勢來提出一些意見。我們以前還曾經以為習近平比之前的統治者更有魄力,但是現在發現這是一個失敗的想法和猜測。習近平逐漸地集中權力,比以往的領導人更加固執和頑固,始終相信用強大的軍事機器,集權的行政能力就能統治任何人。我想這種做法是很糟糕的,西藏這幾年來的政治形勢,以及宗教信仰的狀況越來越受到壓抑的話,反而會讓西藏人民對中國政府越來越反感,會讓年輕人更加認識到老祖宗們受過的苦難是什麼,他們會有真正的切身歷史的體會的教訓。現在國際社會關注的維吾爾人受到的壓制,實際上就是西藏人幾十年來受到了的局面。

西藏人幾乎就是被關在一個大型的牢籠里,沒有絲毫自己的思維和行動的權利。

法廣:目前國際社會對新疆維吾爾族地區再教育營的關注程度很大,而從西藏傳出來的聲音似乎更少,據您的了解,藏區目前的人權狀況如何?

洛桑尼瑪:西藏人的文化精髓精神和信仰讓西藏人不採取任何暴力的手法,始終是和平和忍讓的。共產黨認為這樣的人民更好管控,因為老百姓不會採取任何極端的暴力行為,所謂共產黨認為這樣的百姓是很好對付的,但是他們不知道這是一種十分錯誤的想法,他們不了解西藏人在靈魂和精神上的強大。正因如此,中共不敢很寬鬆,總要保持一定的壓制,充滿憂慮。他們如果覺得西藏人很難控制,原因就是他們永遠控制不了西藏人的靈魂。

目前在拉薩地區,居委會裡都設立了派出所,到處都有便衣警察,所有的寺廟裡也有派出所,寺廟都是被警察和軍隊看守着的,一些大型寺廟的下面就是軍營。

這樣的做法在西藏已經做了很多年了,現在只是把這種做法照搬到了維吾爾地區,維吾爾地區的黨委書記陳全國以前就是西藏自治區的黨委書記,所以他們認為在西藏採取這種方式控制住了西藏人民,因此再把這種方式照搬到維吾爾地區來控制那裡的人民。

我想維吾爾人和藏人的性格非常不同,維吾爾人比較剛烈,而且願意表現出來,藏人則因為佛教的傳統,始終收斂強悍的一面,因此我想他們的這種做法是在傷害很多本來對局面並沒有惡意的人。據估計現在有上百萬維吾爾人被關押,這會對他們的家人,朋友和周圍的人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這樣下去的話,對一個民族在精神上和靈魂上的侮辱會造成這個民族長時間對政權的反感,這到底是聰明還是愚蠢?我認為陳全國是一個很愚蠢的人,而且習近平用這個人先治理西藏再治理維吾爾,不僅是用錯了人,還會造成政治上的危機,將來共產黨就會如同坐在火山口上,人民怒火什麼時候會再次爆發是不可預估的。他們現在正在醞釀這個火山,火山不斷醞釀能量,最後會爆發。

所以說仇恨和反感不是一天兩天形成的,而是經過了很長時間對一個民族不斷的壓制和壓抑而導致的爆發,西藏每一次對政府的反抗都是在對政府的反感和不滿到了頂點後爆發出來的。

法廣:達賴喇嘛在國際上具有很大的影響力,但是有與中國對他出訪國家的干涉和施壓,讓他的出訪受到不少限制,那麼,西藏問題的國際影響力會不會有所下降?剛剛出台的美國《西藏旅行互惠法》顯示出美國對西藏的支持,那國際上其他國家對西藏問題的關注度如何?

洛桑尼瑪:到現在為止,國際社會對待獨裁失敗的原因就是綏靖和利益主義的思想,而正是因為綏靖政策導致了希特勒在二戰期間得以進行廣泛的擴張,就因為綏靖的政策導致了相對於共產黨更民主的國民黨流亡台灣。

西方國家在二戰時期還有一種真正的人權和價值觀念,因為他們飽受了戰爭之災,飽受了人受到侮辱和迫害的歷史經驗,二戰以後的人充分地渴望和平,尊嚴和人權,那個時代的政治家也都堅持這種理念,但是隨着二戰歷史的結束,在冗長的歲月里,人們的這種理念逐漸被淡化了,對戰爭,對侮辱對獨裁的觀念逐漸淡薄,尤其是在西方社會,由於物質和商業的發展,再加上個人主義利益的橫行以及物質主義社會的思維標準,使西方社會的國家及其政客要滿足本國的物質利益的需求。所以物質主義的盛行,導致了人類精神領域的淡薄。在東方受到政治壓制,精神壓制和獨裁政體的壓制下,人民需要的是靈魂和精神上的自由。而西方國家很難設身處地地想到東方這些在集權統治下的老百姓的精神體會,加上共產黨不斷採取各種方式,包括統戰,韜光養晦甚至見縫就鑽的策略等,逐漸用各種方式滲透到了西方國家。共產黨以前說西方政治滲透,其實是他們在不斷地滲透,而最後,一旦他們得到了經濟上的利益,經濟上強大以後,就用經濟的大棒不斷對中小發展國家用它的意識形態施加影響。也就是說,現在共產黨是通過經濟實力發展共產黨的思維,尤其是集權統治的思維。

現在對尊者達賴喇嘛訪問其他的國家進行壓制的做法到什麼程度了?某個國家如果對中國政策有些異議都會遭能制裁就制裁,甚至想用他的各種策略和方式來影響這個國家的政體,一些西方國家現在開始感到緊張了,他們以前以為跟共產黨獨裁政府做生意只是物質上的問題,沒有想到用經濟上的交流是將豺狼政權逐漸被豢養成了猛獸,也開始有了軍事和經濟等各方面的危機感,獨裁的政權不惜老百姓的生命,可以發動一場除了核戰爭以外的各種戰爭,對他們來說,人民的生命根本不足惜,在這種情況下,西方目前的綏靖策略導致獨裁統治下的老百姓的痛苦不斷延續,人格尊嚴不斷受辱,共產黨實際上採取的是他們之前所指控的霸凌政策,是用金錢在霸凌。

感謝藏人行政中央駐歐洲華人事務聯絡官洛桑尼瑪接受法廣專訪。


同一主題

  • 特別節目

    達賴喇嘛:“熱比婭贊成我以非暴力方式尋求自治的立場”

    想了解更多

  • 特別節目

    達賴喇嘛:“我們從未提出大西藏的概念”

    想了解更多

  • 特別節目

    達賴喇嘛:“民主是世界趨勢 中國應順勢而行”

    想了解更多

  • 六四紀念系列:王軍濤談胡耀邦去世為何引發89年北京之春

    六四紀念系列:王軍濤談胡耀邦去世為何引發89年北京之春

    30年前,1989年4月15日,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因心臟病突然與世長辭,許多北京大學生與市民在天安門廣場舉辦的悼念活動立即得到全國大學生的相應,胡耀邦的靈堂被設置在了各地的大學校園內。隨後悼念的活動轉向要求政府控制通貨膨脹、處理失業問題、解決官員貪腐、政府問責、新聞自由、民主政治與結社自由等民主訴求,進而發展為5月13號起在天安門廣場上靜坐和絕食……

  • 洛桑尼瑪回應北京西藏白皮書:中共在西藏實施“黨奴制”

    洛桑尼瑪回應北京西藏白皮書:中共在西藏實施“黨奴制”

    中國國務院3月27號發表了題為《偉大的跨越:西藏民主改革60年》白皮書,除了前言和結束語外,主要內容包括十個部分,涵蓋歷史、社會、政治、宗教和生態等主題。中國官媒稱,白皮書通過數據和事實,系統闡述民主改革60年來,西藏發展取得的巨大成就。但位於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流亡中央政府官員反駁白皮書說,中共對西藏實施殖民專制雙重壓迫,認為“中國政府用‘民主改革’這樣一個名詞來混淆視聽,其實就是“集體化運動”,這些運動讓西藏民族經歷了巨大的苦難。

  •  視頻: 法專家談歐洲對一帶一路計畫應持何立場

    視頻: 法專家談歐洲對一帶一路計畫應持何立場

    中國主席習近平訪問歐洲將一帶一路計畫推向歐洲輿論的風口浪尖,意大利作為七強國家中率先與北京簽署合作備忘錄受到歐洲輿論側目,觀察家注意到某些意大利政府官員似乎並不十分自在。與意大利政府關係緊繃的法國政府更是藉此機會高調呼籲必須謹慎對待一帶一路,要提防北京的霸權野心,要協調一致共同應對中國,而不要使一帶一路成為分裂歐盟的金蘋果。那麼,歐洲在對待中國的一帶一路計畫問題上究竟應該採取什麼樣的立場?如何評論一帶一路計畫實施五年多來的結果?我們請法國知名學者,法國國際關係學院(IFRI)亞洲中心研究員迪-羅謝女士 …

  • 2019年巴黎書展面臨如何振興出版業難題

    2019年巴黎書展面臨如何振興出版業難題

    又是春天,又是讀書季。法國最大的圖書沙龍巴黎書展從3月15到18號在南部的凡爾賽門國際展覽中心舉行,這個每年一度的圖書盛會在四天的時間裡有望吸引近20萬讀者。

  • 李子薇:巴黎出色的當代藝術女策展人

    李子薇:巴黎出色的當代藝術女策展人

    李子薇來自中國廣東,學習藝術和管理,隨後來到巴黎繼續深造。李子薇於2005年在巴黎六區的開設A2Z的畫廊並且從事當代藝術策展,15年來她辛勤耕耘,推出不少青年當代藝術家,也展出了如馬德升,越南裔Hom等具有代表性來自中國和亞洲的藝術家。李子薇接受本台三八婦女節的專訪,與大家共同分享自己作為女性策展人的經歷。請聽法廣專訪。

  • 達瓦才仁:3.10血寫的歷史不能讓墨寫的歷史掩蓋

    達瓦才仁:3.10血寫的歷史不能讓墨寫的歷史掩蓋

    1959年3月10日達賴喇嘛走出西藏,流亡到印度的達蘭薩拉。作為藏人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在此後的半個多世紀里,為保護西藏的文化奔波勞碌。走出西藏五十周年後,達賴喇嘛退出政壇,專心弘法。那麼六十年前達賴喇嘛走出西藏的那天,對藏人來說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日子呢?今天的西藏特別節目中,請到了達蘭薩拉藏人政府駐台灣辦事處主任、達賴喇嘛宗教基金會代表達瓦才仁。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